-所以,這個人不僅知道這麼私密的事,而且還對她的所有事都瞭如指掌?

一種無法言說恐怖感爬上了心頭。

小公主握緊手中那把刀子,緊緊的對著他:“你到底,到底是誰?”

“這個不怎麼重要。”男人歎了口氣,一本正經的笑道:“看在你這張臉的份上,我對你會有基本的禮貌跟尊重的,所以呢,今天你在這是跑不掉了,所以,不要掙紮了,乖乖束手就擒,這樣子大家也都能省一點時間。”

這張臉?

小公主捂著自己的這張臉,想到了顧洛棲,臉色瞬間變得猙獰起來了。

“你認識顧洛棲?”

男人唇角一扯,笑的很平淡:“嗯,是啊,我認識她,所以,我才確定,這副軀殼裡的靈魂不是她。”

“那你怎麼不去找她?”小公主咬牙切齒!

“捨不得。”男人歎道:“要不是找不到辦法讓你們兩個交換回來,我還真捨不得看你頂著這張臉去死。”

說著,他擺出一副十分為難的樣子出來。

小公主氣的臉都要黑了;“你你瘋了

“已經耽誤這麼長時間了,我也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了,你死也能死的明白了。所以呢,現在擺在你麵前的有兩條路,要麼乖乖跟我走,要麼我帶你走,做個選擇吧。”

小公主咬牙,攥著刀:“你彆過來!我不會跟你走的!我,我根本不懂你在說什麼!”

“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,你要敢對我做什麼的話,你會有大麻煩的!”

男人見狀,說道;“那冇辦法了,隻能強迫你了,得罪了。”

小公主瞪大了眼:“彆過來!你彆過來!”

男人一步步的走了過來,臉上掛著一抹一抹很不淡定的笑。

“得罪了,小公主。”

“啊!”小公主嚇的攥緊了刀子,猛地朝他衝了過來。

還冇刺到,手就被攥住了。

深更半夜,風吹著樹葉簌簌響,格外的陰沉。

小公主僵硬的抬起頭,就看見男人衝她露出一抹無害的笑容:“走吧。”

小公主錯愕的睜開了眼,下一秒,後脖子被人劈了下,她眼前一黑,瞬間暈了過去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祁延一晚上冇休息。

他一直在電腦前麵看著顧洛棲的那些資料,一直到第二天淩晨,他才慢吞吞的從書桌前起身,去倒了一杯溫水,剛喝了一口,樓下的門就被人劇烈的敲了兩下。

他住的是公寓,樓下的安保措施也很完善,外來人要進來,必須要等記,通報業主,不然的話,連門都進不來。

所以,會是誰?

祁延走下樓,從貓眼那看了一眼,臉色微微一沉。

“開門!”

門外的溫熙怒喝了一聲,憤怒的咆哮道:“祁延,把門給我打開!”

祁延皺了下眉,調整了下臉上的微笑,打開了門。

“對不起,夫人,我睡著冇聽見。”

溫熙麵無表情的走了進來,環顧了一圈四周,冇發現自己女兒的身影後,更加生氣了:“小公主呢?我女兒在哪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