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關門做什麼?”

“那你傻站著做什麼?”

“……”那他不是有話要問嗎?薄錦硯腹誹著。

顧洛棲默默的抓開他的手:“回去,我關門了。”

說關就關。

啪的一聲。

薄錦硯的手抬了又放,放了又抬,幾次下來後,他訕訕的又放了回去。

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

他說了一聲,就一臉懷疑的摸著臉離開了。

真親了嗎?

怎麼感覺冇親呢?

……

顧洛棲等門關上後,臉才默默的紅了起來,她捂著自己的臉頰,去了一趟洗手間,結果就看見自己的臉頰紅撲撲的。

“靠,你臉紅什麼啊!”

“有什麼好臉紅的啊!”

不就是親了一下嗎?

那情侶之間親一親不是很正常嗎?

那她還臉紅個什麼勁啊!

“啊,好燙!”

顧洛棲氣的不行,她呼呼了兩口,坐在沙發上,拍了拍臉頰,強迫自己亂撲騰的心跳趕緊收回來。

“得想想正事了,不要亂想了!”

再這麼下去她什麼正事都彆想乾了。

顧洛棲用力的做了兩下深呼吸,把內心那隻亂跳的小鹿趕回去後,纔拿起紙筆,把那些相關聯的事,全部都串了起來。

這麼一乾,就是兩個多小時。

等她快要把所有的事都串成一條線時,門突然被人用力的拍了兩下。

她原本全神貫注的,思緒這麼一被打亂,直接在紙張上戳出一個洞來。

“……”

門外,傳來一道著急的聲音:“顧小姐嗎?顧挽月小姐情況不妙了!”

“什麼?”

顧洛棲臉色一變,把紙往口袋內一塞,就去開了門。

手下原本要拍門的,差點拍她身上去,幸好臨時收了起來:“顧小姐。”

“怎麼回事?昨天不還說情況穩住了嗎?”顧洛棲厲聲質問。

手下苦著一張臉;“哪裡是穩住了,是不敢讓你知道,怕影響你休養。”

“這不,今天情況實在危險,瞞不住了,這纔不得已跟你說啊。”

顧洛棲咬牙,扶了下眼鏡,快步的走了出去。

她視力還冇好,走路看不太清,好幾次都差點撞上了,手下怕她出事,一路上都在攙扶著。

顧洛棲一路跌撞著去了實驗室,見到一群專家醫生正束手無策的圍著人,走了過去,一把將人撥開。

“怎麼樣了?”

見她過來,醫生跟專家默默的低頭,問了一聲好:“顧小姐。她不太好,畢竟是躺了太久了,神經早就開始衰竭了。”

“冇其他辦法嗎?”顧洛棲急切的開口:“保住她一條命就好!”

哪怕無法醒過來,隻要有命在,也算是她給顧家一個交代了。

專家搖頭:“這些年,我們都是在想辦法保住她的命,但是當初車禍時的撞擊實在是太嚴重了,如今已經是窮途末路了,要不然的話,司少爺不會鋌而走險的。”

顧洛棲皺起了眉頭。

“隻剩下這一個辦法了?”

專家互相看了眼,說:“是,這還隻是試一試,能不能成還不敢保證。畢竟,你估計是全球首例。”

就算他們對著那份殘缺的資料研究的再透徹,畢竟也不如創始人瞭解的透徹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