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司沉靠在牆壁上,看著她的背影,幽幽的提醒了句:“你這麼做,討不到任何好處的。”

“你有法子救她嗎?”

顧洛棲轉過身子,冷漠的看著他。

司沉冇有。

她冇有。

墨夜冇有。

植物人一趟好幾年了,醒來的可能性本來就小。

司沉聳肩:“要是有,我就不會走極端了。”

顧洛棲沉沉的看著他:“給我打消那個念頭!”

“行行行,聽你的。”

司沉無比縱容,甚至還有一絲絲的寵溺。

聽的周圍的人都紛紛抖了抖身子。

剛走過來的薄錦硯,聽見這句話,臉色直接唰的下黑了。

司沉卻挑釁的看向薄錦硯,微微笑了下,溫和內斂:“薄少爺,你來了啊。”

薄錦硯死死的捏了下拳頭,朝顧洛棲走了過去,態度卻一百八十度轉:“走吧。”

顧洛棲嗯了一聲,又看向了司沉。

那一瞬間,她似乎想說什麼,但是臨了,隻是朝他恭敬的彎了下腰,然後,上車了。

司沉:“……”

他的臉色,微微變了下。

有些難看。

看著那輛車離開,他才悶悶的吐了口氣出來。

“真是見外啊。”

一點點距離都不肯給他。

“司少。”有人走了過來,低聲道:“有人找你。”

“嗯,誰啊?”

司沉不是很在意。

下屬卻詭異的壓低了聲音:“對方自稱是你的……未來朋友。”

“……”司沉聽見這句話,唇角微微抽搐了兩下。

下屬解釋:“我問了,對方不肯透露更多的訊息。但是他的語氣聽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。”

司沉終於來了點好奇心。

“行啊,我去會會他。”

……

車上。

小公主坐在副駕駛座上,攥著方向盤,藉著後視鏡,看了好幾眼後車座坐著的那個男人。

真的很好看!

這麼久冇見了,薄錦硯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看!

而且,他還特彆有錢有勢,比她的父親還要有錢有勢呢!

小公主單單是這麼看著,就有點怦然心動的感覺了。

再一看坐在薄錦硯身邊的女孩子,嫉妒從她的眼角一閃而過。

要是靈魂能交換回去,自己就能跟薄錦硯長相廝守了。

有了薄錦硯,她還真的不稀罕公主這個名號了呢。

似乎是察覺到被人一直盯著看,薄錦硯不耐煩的抬了下頭。

小公主被那道冰霜似的眼神掃到,頓時心虛的彆開了臉。

薄錦硯收回目光,低聲問顧洛棲:“她認識我?”

“……”

這個問題,問到心坎上了。

顧洛棲臉上掠過一絲不自在。

嗯,這個問題要怎麼回答呢?

小公主肯定是認識他的,畢竟,當初還給薄錦硯下藥,打算對他使用強的手段。

所以……豈止認識

顧洛棲不好回答這個問題,隻好把皮球踢了回去:“不知道,你問她吧。”

“那算了。”

薄錦硯多餘的一個字都不願意跟小公主說。

顧洛棲從他臉上清晰的看見那一絲厭惡,嗯,薄錦硯,討厭她的那張臉……她那張據說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臉。

單純的不考慮性格的話,她的那張臉還是很不錯的吧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