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電話那邊迅速的接通了。

隻聽見顧洛棲直接甩出一句:“在吃飯,回見。”

然後,電話就被掛斷了。

“我。”

薄錦硯剛說了一個字,電話就被掛斷了。

他看著手機,無奈的失笑了出來。

顧洛棲你還真是……臉皮薄。

……

樓上。

氣氛十分的古怪。

當年負責聯絡他們的人,早就找到了他們,說明瞭情況,所以,他們就冇再管過這個女兒的死活了。

所以,他們從未想過會有再見的一天。

小公主坐在他們的對麵,看著他們,冷靜的說道:“顧挽月,你們還記得嗎?”

說起這個名字,顧家夫婦兩個人的臉上頓時浮現起一抹哀痛。

“你突然說她做什麼?”

“你們不是一直懷疑是我害死她的嗎?”小公主笑了下,說道;“這些年要不是身後的人保我,恐怕你們早就要了我的命,為你們的女兒報仇了把?”

“……我們不敢的。”

顧爸爸握住顧媽媽的手,勉強露出一抹笑:“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,你還說起她做什麼啊。”

“你們想見她嗎?”小公主繼續問。

顧家夫婦臉色頓時一變。

顧媽媽激動的站了起來,問道: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,我家挽月,難不成她還活著嗎?”

小公主抿了下唇,說:“當年那場車禍,不管你們信不信,都不是我安排的。那隻是一場意外,隻能說,顧挽月太倒黴碰上了。當時車禍嚴重,顧挽月被診為植物人,這些年都是她的朋友,在負責醫治她,才堪堪保住了她的一條命。但是,她的神經細胞損傷太嚴重了,已經無法再生了,所以,她快要不行了。”

顧家夫婦驚愕不已的看著她。

“是,是誰?是誰這些年一直照顧著我的女兒,卻不告訴我們?”

“顧挽月的朋友,一個還挺有本事的人。”小公主說:“當時事情發生的突然,等總算保住顧挽月一條命的時候,你們已經相信了她的死亡。再者,那個地方是為了顧挽月特地打造出來的,所用的一切儀器,都是全球頂尖的技術。人家費心費力,這些年花了不知道多少錢,才保住顧挽月到現在。現在是真的保不住了,纔想著讓你們去見一麵。最後一麵。”

顧家夫婦頓時挎了臉色。

顧媽媽果然生氣了起來:“到底是誰!這麼缺德!搶走了我的女兒,還不讓我們見嗎?”

“你們見了能怎樣?”

小公主反問:“那套儀器全球唯一一套,那些醫生也是全世界搜尋找來的專家,你們見了能怎麼樣?再造一套儀器出來,還是再找一批同樣厲害的醫生出來?人家隻是看在顧挽月的麵子上,才費儘心思保住她的命的,跟你們兩個可完全冇半點關係。”

“……你!”

顧媽媽氣急,火還冇發出來,又被顧爸爸拉住了。

顧爸爸到底是比較冷靜,他艱難的深吸了口氣,才問道:“那我女兒,她現在……”

“實在保不住了,什麼辦法都用了。”小公主說道;“你們要是能保證,過去了絕對不會找事的話,我就帶你們過去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