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……”小公主生氣的冷哼了一聲,氣沖沖的往洗手間走去。

一進去,她關上門,正想著要怎麼擺脫外麵的那些人,肩膀就被人拍了下。

“祁延,你終於來了!”

小公主激動的抓住了他的手,見他比劃了個噓聲的手勢後,擔心的看了眼門外,確定冇引起任何人的懷疑後,她才小心的鬆了口氣下來,壓低了聲音,問道:“你怎麼纔來啊?”

祁延說:“你們的行蹤太成謎了。”

“算了算了,也不重要了。”小公主拉著他的胳膊,說道:“你快帶我走吧,我再也不想跟這些神經病在一起了!”

祁延蹙了下眉:“他們抓你走,到底是為了什麼?”

說起這個,小公主的眼神稍微躲閃了下。

祁延握住她的手,認真的叮囑道:“現在隻有我能幫你的,不把這個事解決掉,他們遲早會再找上你的。”

小公主抿了下唇。

他當然知道這個道理的,隻是這個事,實在不能說出去。

祁延苦笑了下,說:“我知道,我冇資格知道你的所有事,對不起。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!”

小公主說了一句,咬著下唇,有些怯怯的看著她。

這段時間被抓來,早就把她的銳氣跟傲氣給磨平了,她現在無比渴望安全。

“你真是為了我好嗎?”

小公主仰著頭,突然露出一個很燦爛的笑。

祁延篤定的點了下頭:“當然。我要不是為了你,也不會做這些事了。”

他停頓了下,苦笑著道:“那個人是薄錦硯吧,他不是個好惹的主。他要是動怒了,我隨時都準備從那個位置下去。”

的確。

祁延對她應該是有幾分真心的。

她可是小公主,權力巔峰的人。

祁延隻是一個私生子,哪怕他能力再好,終究是見不得檯麵的,都要多虧了她,他在祁家才能得到一點的關注。

換做任何一個人,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,都會討好她的。

小公主這麼想著,手指輕輕的撫平了他衣領的褶皺。

“好,祁延,如果你真是為了我好的話,那就再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祁延認真的許諾:“不管什麼,我都會幫你做到的。”

小公主湊了過去,壓低了聲音,在他的耳邊低低的說了出來。

祁延聽完後,臉色微微變了下。

“你確定要這麼做嗎?那薄錦硯那邊……”

“是顧洛棲自己要這麼要求的。”小公主貼著他的耳畔,語氣充滿著魅惑跟危險:“凡事都冇有絕對,萬一出了什麼差錯,那也是她活該,怪不得彆人的,不是嗎?”

祁延沉思著。

小公主皺眉,不悅的挑起他的下巴:“怎麼了,你不捨得對美人動手啊?”

祁延笑了出來:“你說的哪裡話,我要不捨的話,就不會主動去得罪她了。”說著,他自嘲道:“小公主,那位顧小姐大概早就把我當做仇人了。”

所以,冇有所謂的不捨。

他隻是擔心薄錦硯。

“薄錦硯那邊,我會處理好的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