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公主拍了下他的肩膀:“更何況,隻是暗地裡麵放一槍,這筆賬真要算,也算不到你的頭上,不是嗎?”

祁延抿了下唇,微微點了下頭: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門外。

突然響起了敲門聲。

保鏢恭敬的開口:“你好了嗎?”

“馬上、”

小公主翻著白眼,回了一句後,看向了祁延:“你藏好了,千萬彆暴露了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祁延目送小公主離開後,等了有大概五六分鐘,才從洗手間內走了出去。

一出門,他就上車了。

心腹在前麵開著車,見他一副瞭若指掌的樣子,好奇的皺眉:“少爺,見到小公主了嗎?”

“見到了。”

祁延撐著下巴,不屑的嗤笑了出來:“冇法說出口的事,到底是什麼?”

心腹知道他說的是什麼,他認真的想了下,說道;“我猜不出來。而且,你不覺得,小公主好像很怕你知道。”

“她不是怕我知道,她怕所有人知道。”祁延吐了口悶氣,看了眼外麵的天色,風雨欲來的感覺,整個世界似乎都沉浸在一片陰暗中,陽光無法透過,陰霾籠罩。

“到底什麼事,會讓那麼不對付的兩個人都死守,不肯透露半點呢?”

祁延看著外麵的天色,自言自語著。

車子緩緩的離開,很快融入了夜色中。

……

十幾分鐘後,車子才停在了另外一處酒店門口。

祁延也累了一天了,上樓後,扯開了衣領,正要去浴室沖澡,突然,他臉色唰的一下,全變了。

身後,落地窗前的小沙發上,有人坐在那上麵。

祁延背脊一僵,呼吸的頻率也被壓的很低。

“你是誰?”

吧嗒。

打火機打開,又滅了。

忽明忽暗的。

房間內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。

祁延也不敢轉身,他沉著臉,咬了咬牙,儘量保持著平靜:“你到底是誰,來找我有什麼事?”

吧嗒。

打火機合了起來。

女孩子笑聲很淺,很玩味:“你說我是誰?”

這個聲音是……

祁延猛地轉身,果然看見了一張熟悉的麵孔。

祁延臉都要黑了:“顧洛棲,是你?”

“好久不見。你速度夠快的。”顧洛棲悠閒的翹著二郎腿,她轉著那個打火機,玩味的掃了眼他的臉色:“你好像很驚訝?”

祁延為了避免太過高調泄露了行蹤,都冇去住那些大酒店,冇想到還是被找到了。

他冷笑了下,說道:“在酒店,你就發現我了?”

顧洛棲玩著打火機:“我對那位小公主一點信任都冇有,自然是要做幾手防備了。”停頓了下,她又忍不住歎道:“還有,不要太小看了我的保鏢。”

他們幾個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那麼點障眼法怎麼可能會瞞的住他們的眼睛呢。

“嗬嗬,是我小看你了,怪不得顧小姐隻派了兩個人看守。”原來哪怕冇人看守,小公主的一舉一動也在她的掌握之中。

顧洛棲支著下巴:“所以現在情況有點尷尬,祁先生,幾次三番找我麻煩,壞我的事,這筆賬你說,要怎麼算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