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戰,的確很痛快。

某種意義上而言,稱得上是一場真正的大道爭鋒。

蘇奕妙境中期修為,可戰力卻足可對抗太和階人物。

駱天都壓製修為在太武階,戰力同樣可對抗太和階人物。

兩者皆不曾動用寶物,不曾動用外力。

故而,這樣的廝殺和戰鬥,才顯得尤為難得。

哪怕在這一戰中,蘇奕也負傷,可卻為之感到痛快淋漓。

當然,這也是因為駱天都可堪一決。

冇有耽擱,蘇奕拎著酒葫蘆,轉身欲走。

“慢著!”

駱天都沉聲開口。

“還要繼續?”

蘇奕頓足。

羲寧星眸微凝,當機立斷道:“夠了!駱天都,高下已分,你難道輸不起?”

她很清楚,若繼續再戰,駱天都要想扳回局麵,勢必會施展其真正的修為,這樣的話,無論對蘇奕,還是對駱天都,都很不利!

卻見駱天都一聲苦笑,歎道:“阿寧,我是那種輸不起的人嗎?”

說著,他抬眼看向蘇奕,臉上的苦笑隨之消失不見,道:“不得不說,你的實力足以讓我刮目相看,氣魄和風采也絕非他人可比,可這不會改變我殺你的決心。”

頓了頓,他眸光變得深沉而平靜,“下次相見,必分生死!”

語氣平靜,透著不容置疑的味道。

羲寧心中一沉,秀眉蹙起。

樊騅暗自喟歎。

這就是駱天都,堂堂正正,霸道而又強勢,認定的事情,不會有任何改變!

蘇奕笑了笑,雲淡風輕道:“那你可要做好赴死的準備。”

他也很欣賞駱天都。

可既然為仇敵,以後要分生死時,他也絕不會手軟!

駱天都也笑了,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,“你也一樣。”

說罷,他轉身朝羲寧走去,自嘲似的說道:“阿寧,你真是慧眼如炬,在戰鬥之前,就勸我收回那句不自量力的話。”

開戰之前,他說要給蘇奕一點小小的教訓。

結果

被狠狠地打臉了!

羲寧眼神清冷,道:“看你被打得這麼慘,我非但冇有一點同情,反倒有些想笑。”

駱天都:“”

他無奈聳肩道:“想笑就笑吧,又不是第一次被你笑話了。”

羲寧都懶得理他,指著遠處,“你且去那邊療傷,我有話要和蘇道友說,然後一起去仙界象洲。”

這不是商量,而是命令。

並且語氣很不客氣。

可駱天都卻欣然道:“早就等你這句話呢,你們聊吧,我保證不礙眼,不偷聽,不過問。”

說罷,他轉身而去。

離開前,他目光看了一下蘇奕,笑著揮了揮手,冇有說什麼。

不知道的人,恐怕還以為是老友辭彆般。

可無論羲寧,還是樊騅都清楚,下次這兩人再相見,勢必將上演一場你死我活的血戰!

“蘇道友。”

羲寧踟躕片刻,這才走上前,道,“雖然我一向排斥駱天都,可我和他畢竟相識多年,很小的時候,就是修行路上的朋友,他”

不等說完,蘇奕已然明白,笑著打斷道:“你不希望看到我和他分生死,對否?”

羲寧點頭道:“如此最好,他日你們若為敵,倘若你有穩贏的手段,還請能手下留情。我也會傾儘全力,阻止他這麼做。”

蘇奕笑了笑,道:“從我內心而言,我也不希望他殞命,最好能變得越來越強,”

羲寧一呆,旋即內心憑生觸動,明白了蘇奕話中意思。

樊騅則不理解,道:“蘇道友何出此言?”

“我需要可堪對決之人。”

蘇奕隨口道,“哪怕彼此為敵,又何妨?他越強,我越高興,若有朝一日他能殺了我,也是我技不如人,斷不會怨什麼。”

這是他真實的想法。

樊騅睜大眼睛,愣在那,這該有何等超然的氣魄和胸襟,才能說出這樣一番話來?

羲寧一對星眸熠熠生輝,道:“相比道友的胸襟和氣魄,駱天都的確該感到慚愧纔對。”

蘇奕啞然失笑。

很快,羲寧辭彆,帶著樊騅離開。

臨走前,她將一塊秘符遞給蘇奕,言稱隻要蘇奕有需要幫忙的地方,儘可以動用此秘符進行聯絡。

直至目送羲寧、樊騅離開,蘇奕孑然一人立在那,拎著酒壺默默飲用。

他到現在還心生一絲困惑。

自己和羲寧之間,究竟藏著怎樣一線不為人知的因果?

難道說,她身上的謎團,和自己的某個前世有關?

可不管怎麼說,平心而論,和羲寧相識的這段時間,的確帶給蘇奕很不一樣的感覺。

羲寧性情清冷如冰,氣質空靈脫俗,無論容貌,還是風姿都稱得上絕代,美得令人心顫。

最重要的是,和她在一起時,讓蘇奕感覺很舒服,也很默契。

有時候甚至不需要說一句話,隻需一個眼神,彼此就能心照不宣。

那種默契,纔是最讓蘇奕印象深刻的。

“大概,這便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吧。”

蘇奕笑了笑,正欲轉身而去。

忽地,他察覺到什麼,抬眼望向極遠處地方。

就見一道火紅的倩影從遠處海域上出現,姿容嬌俏而明媚,身著一襲青色裙裳。

赫然是卿舞!

她在距離極遠處頓足,而後直言道:“我想和你合作。”

蘇奕不禁意外,“為何?”

須知,在龍宮遺蹟的祭靈祖祠前,他曾和羲寧一起,逼迫得卿舞暴露全部實力,遭受天地規則轟擊。

也是當時,這女人怨恨青蕭和金逐流不及時出手相助,如若發瘋般對兩人大打出手!

正因為她突然間的背刺,纔給蘇奕和羲寧創造一線機會,趁機出手,逼迫得青蕭和金逐流也不得不暴露實力,遭受天地規則轟擊,被因果力量侵入體內!

隻是,蘇奕卻冇想到,卿舞會找上門來,要和他合作。

“我已經徹底得罪了青蕭和金逐流,不出意外,兩人已恨我入骨,以後必會對我進行報複。”

卿舞沉默片刻,這才說道,“而在剛纔時候,你能夠從神子駱天都手底下活下來,也已足以證明,你的實力何等不凡。”

蘇奕想起駱天都在出現的時候,曾談起卿舞,說他是從卿舞那裡瞭解到發生在龍宮遺蹟的事情。

無疑,當時卿舞就意識到,駱天都會對自己動手!

“駱天都冇能殺了我,是不是很讓你意外?”

蘇奕問道。

卿舞坦然道:“談不上,因為我清楚,看在羲寧的麵子上,駱天都大概不會這麼做。”

蘇奕哦了一聲,道:“你和我合作,又是想達到什麼目的?”

卿舞深呼吸一口氣,神色鄭重道:“青蕭和金逐流他們,是你我的共同敵人,隻要你幫我化解身上的因果力量,我可以幫你一起對付他們!”

蘇奕頓時明白了卿舞的意圖。

他笑著搖頭:“我自己就能對付他們,何須與你合作?”

卿舞無疑是個聰明的女人,打著合作的幌子,實則打的是一舉兩得的主意。

隻要自己答應合作,既可以讓她化解身上因果之力,不必再擔心證道成神時會遭受影響。

又可以借自己之手,對抗來自青蕭、金逐流等人的報複!

卿舞似早已料到蘇奕不會那般容易答應,當即說道:“閣下若有什麼條件,隻要我能答應,一切都好說。”

蘇奕原本想要拒絕,可略一沉吟,卻改變了主意,道:“你先幫我去找浮遊舟,什麼時候找到了,我倒不介意考慮一下合作的事情。”

卿舞何等聰明的人,一下子聽出,蘇奕這是在試探自己的誠意。

“好!”

卿舞答應下來,“若我找到浮遊舟,該如何和你聯絡?”

蘇奕抬手拋出一個秘符,“捏碎這塊秘符,我自會去找你。”

卿舞接過秘符,道:“我很期待能夠和閣下合作。”

說罷,轉身而去。

目送她的身影消失不見,蘇奕搖了搖頭,轉身返回龍宮遺蹟。

對於卿舞能否找到浮遊舟,他根本不抱什麼希望。

之所以開出這樣的條件,隻不過是想儘快把這女人打發走,不想和這女人繼續糾纏下去。

除此,蘇奕對這女人也心存一絲提防。

倒不是畏懼,而是這女人骨子裡極為瘋狂,這從她當初選擇背刺,不惜拖青蕭、金逐流兩人下水就能看出來。

一旦和這女人徹底撕破臉,蘇奕根本不用想就知道,對方必會心生怨恨,采取極端的報複行動。

蘇奕不怕麻煩,可若能把這個麻煩送出去,自然更好。

同一時間——

一艘華美的寶船上。

駱天都笑嗬嗬站在一側,欣賞著羲寧那絕美的側臉輪廓,渾身都洋溢著輕鬆和喜悅。

他就是這樣。

哪怕經常被羲寧毫不客氣排斥和打擊,可他卻甘之若飴。

“我說的話,你究竟聽冇聽到?”

羲寧星眸冰冷,不悅地掃了駱天都一眼。

駱天都連忙擺正姿態,神色莊重道:“聽到了,不止聽到了耳中,也聽到了心中!阿寧你放心,下次遇到那蘇奕時,隻要他交出輪迴大道,我保證不下死手!”

羲寧的秀眉蹙起,正要說什麼。

駱天都已壓低聲音,轉移話題道:“阿寧,我之前得到訊息,釣魚佬最器重的小徒弟也來仙界了。”

羲寧一怔,眸子中頓時浮現出不可遏製的殺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