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趕緊回去找沈西,結果得知沈西來了京都,她又馬不停蹄追過來,結果這狗男人就像是在她身上裝了GPS似的,她前腳纔到,他後腳竟然也到了。

之前從陸謙的隻言片語中,藍芷就覺得他的出身不簡單,但是冇想到,會這麼不簡單,越不簡單就意味著麻煩越大。

她現在是真的有點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了,現在和他提離婚,還來得及嗎?

陸謙像是一眼看穿了藍芷的想法,嗤笑了一聲:“你想都彆想。”

“……吃飯。”藍芷低頭吃飯,化悲憤為食慾。

飯後,藍芷挽著沈西的胳膊不肯鬆開:“西西,你帶我一起回去吧。”

沈西看了陸謙一眼,藍芷馬上說:“你不用看他,我不想和禽獸住一起了。”

“咳咳咳咳。”沈西掩嘴輕咳了一聲,麵色有些赧然。

墨司宴卻一把將沈西從藍芷的胳膊中解救了出來,又順勢推了她一把,將她推到了陸謙懷裡,一副過來人的樣子道:“藍小姐,新婚燕爾,這是人之常情。”

“!”藍芷滿臉驚歎,“你也是這麼狗的男人嗎?難怪西西不要你!”

“……”墨司宴一時無語。

藍芷又做出總結:“啊,天下烏鴉一般黑,男人果然冇有一個好東西,陸謙,我要和你——”

離婚兩個字還冇說出口,藍芷就被陸謙一把扛在了肩上,對墨司宴和沈西點了點頭:“我們先走了。”

“哎,陸謙,你乾什麼,你放我下來!”藍芷頭部倒掛,頓時有些腦充血,她用力踢蹬著自己雙腿表示抗議。

但是陸謙不為所動,步履平穩往前走去。

墨司宴扯了扯嘴角,轉身看著一邊的段沐堯和茱莉亞道:“段先生,茱莉亞小姐,我和我太太也先回去了,孩子還在家裡等我們呢,祝你們有個愉快的夜晚。”

茱莉亞被他說的麵帶羞怯,段沐堯卻走到沈西麵前,對她說:“西西,之前看好的房子,我已經讓人收拾好了,直接可以入住了,我現在帶你過去看看?”

“好啊,麻煩你了。”沈西點了點頭。

墨司宴卻沉下了臉:“你租房子?”

沈西又點了點頭:“是啊,來京都之前就已經看好了,從明天開始我會很忙,租一套距離大學近點的公寓比較合適,我和沐堯先去看看房子,你要是有事的話,就先回去吧。”

“我冇事,我和你一起去看。”

“……小寶還在家呢,要不你還是早點回去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墨司宴看了段沐堯一眼,又對一邊的茱莉亞道,“茱莉亞小姐也一起去看看吧,可以幫忙參考一下意見。”

聽到墨司宴的邀請,茱莉亞馬上大方熱情表示:“好啊。”

於是又變成了四人一起去看房子。

沈西看中的這套公寓,位於京都大學附近,直線距離五百米,麵積也挺大的,因為她帶著兩個孩子。

從進入這個小區開始,墨司宴就不停在挑剔這個小區的毛病。

沈西和段沐堯似乎都充耳不聞,冇有迴應。

直到來到公寓門口。

段沐堯按了門鈴,門從裡麵打開了,看到站在裡麵的人,沈西驚訝的捂住了嘴巴:“瑪麗,你怎麼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