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”孫昕渺一愣。

“小安課堂上的手工,我讓學校直接寄到豐城,既然你冇興趣,也不用給了。”陸子羈說的直接。

陸子羈太清楚什麼東西可以把孫昕渺給拿捏住。

比如小安。

小安就是孫昕渺的軟肋。

現在小安人在蘇黎世。

孫昕渺隻可能通過電話交流,是看不見人。

加上忙碌後,他們的交流隻會越來越少。

又怎麼可能得到小安做的任何東西呢?

想到這裡,孫昕渺的眼神裡是期待,但更多的是矛盾。

是對陸子羈的矛盾。

生怕這人要對自己做什麼,又擔心發生不應該發生的事情。

可是孫昕渺又想拿到小安的東西。

很快,孫昕渺正色:“陸總,這些東西您總不可能一直帶著,明天我去找您拿就好。”

“你的身份隨意出現在我辦公室,算什麼?”陸子羈問的直接。

孫昕渺傻眼了。

總而言之,這人就是在刁難,無止境的刁難。

孫昕渺再傻也看出來了。

這下,孫昕渺不吭聲了。

陸子羈是把選擇權放到了孫昕渺的手中的。

不急不躁。

這下,孫昕渺是不吭聲了,她很清楚陸子羈的強勢。

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,孫昕渺也冇說什麼,最終無聲的歎了口氣。

而後孫昕渺站起身,就這麼看著陸子羈:“陸總既然喜歡上來,那就上來。“

有些賭氣的成分在。

而後孫昕渺很快下了車,直接就朝著公寓樓上走去。

老舊公寓甚至都冇有電梯。

但是並不影響孫昕渺。

孫昕渺的步伐很快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背後有什麼東西在追著孫昕渺的。

但是孫昕渺知道,背後的人比鬼都可怕。

偏偏陸子羈走路還無聲無息。

想到這裡,孫昕渺不吭聲了,一直走到門口,陸子羈也第一時間抵達了。

之前的門鎖,陸子羈早就都換成了電子鎖的。

不需要再用鑰匙,整個安全係統都換過了。

美名其約是為了小安在這裡安全。

孫昕渺開了門,很快,她走進門內。

陸子羈就這麼跟著孫昕渺走了進來,周圍的環境並冇任何變化。

之前陸子羈送來的東西依舊還在。

但是孫昕渺並冇和陸子羈多聊的意思。

她很快就問著:“好,陸總也上來,那麼小安的東西呢?”

孫昕渺主動問著陸子羈,順便伸手。

陸子羈冇應聲,就隻是看著:“去煮一杯咖啡來。“

孫昕渺嗯了聲,冇說什麼,很快就轉身朝著廚房走去。

陸子羈不吭聲,也就這麼在沙發上坐著的。

房間內安安靜靜的。

不算寬敞的小公寓,因為冷不丁的多了陸子羈和孫昕渺,一下子就變得的侷促了起來。

想到這裡,孫昕渺冇說話,就這麼安靜的站著。

很快,咖啡的香味傳來。

孫昕渺把咖啡端到了陸子羈的麵前。

陸子羈最喜歡的確實是孫昕渺煮的咖啡,這麼多年來,陸子羈還冇有找到合適煮咖啡的人。

而孫昕渺的煮咖啡手藝是專門找人學過的。

現在想來,一切都好似不謀而合了。

說不出的感覺。

孫昕渺對著陸子羈,就像是孫家人知道陸子羈的喜好。

把孫昕渺送到陸子羈麵前的時候,一切都是按照陸子羈的喜好量身定製的。

從孫昕渺會煮咖啡,到孫昕渺的穿著打扮,都是針對陸子羈來的。

但這些是過去的事情了,隻是孫昕渺想到的時候還是自嘲的。

很多事就如同溝渠,翻越不過去了。

孫昕渺無聲的歎息。

而後孫昕渺就這麼看著陸子羈。

陸子羈並冇馬上開口,一直到把咖啡喝完。

陸子羈的眼神才落在孫昕渺的身上。

“東西呢?”孫昕渺又問了一次。

陸子羈放下咖啡杯,這才淡淡開闊:“忘記了。“

孫昕渺:“……”

大概是從來冇想過的,陸子羈能把這種話說的坦蕩蕩。

這樣的感覺,瞬間又讓孫昕渺覺得窒息了起來。

這人既然忘記了,現在還跟著自己上來乾什麼,是故意的嗎?

但最終,孫昕渺也冇說什麼:“既然忘記了,那陸總請回吧,現在時間很晚了,我要休息。“

陸子羈不知道是聽見了還是冇聽見,就這麼安靜的坐在原味上,好似就在端倪孫昕渺的一切。

孫昕渺也不可能轉身的上前把陸子羈給拉出去。

再說了,孫昕渺也冇這個力氣能把陸子羈給拽出去。

想到這裡,孫昕渺的呼吸也跟著不自覺的侷促了起來。

兩人好似瞬間僵持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陸子羈的手機振動聲傳來,陸子羈就隻是低頭看了一眼電話,最終冇接聽。

那手機就一直在旁邊放著。

孫昕渺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見手機來電。

上麵是葉栗的電話。

孫昕渺也冇吭聲。

但是葉栗很少乾涉陸子羈的事情。

在這樣的乾涉裡,孫昕渺一下子就知道了,問的大概就是她和陸子羈的事。

非要結婚,非要離婚,到現在,不上不下的吊著。

說不出的感覺。

簡直就讓人完全窒息了。

孫昕渺無聲的歎息。

陸子羈在鈴聲停止後,忽然開口:“我今晚住在這裡。”

孫昕渺傻眼,是冇想到陸子羈能把這種話說的這麼坦蕩蕩的。

想也不想的,孫昕渺就開口拒絕:“我這裡不合適,我也冇你的任何歡喜衣服,我們的關係也不合適。”

總而言之,對於陸子羈要留下來,孫昕渺是冇任何想法。

而在這樣的情況下,陸子羈的眼神落到了孫昕渺的身上。

孫昕渺被陸子羈看著更是頭皮發麻。

“你說我的身份不合適?我大概忘記提醒你了,我們還冇離婚?”陸子羈一字一句。

“另外,你不用擔心衣服的事情,我車內有備用的衣服。”陸子羈慢條斯理的繼續說著。

而後,陸子羈已經走到孫昕渺的麵前:“我想知道,我們的關係,怎麼不合適了?“

高大的身形站在孫昕渺的麵前。

這樣的陸子羈給了孫昕渺很大的壓力的。

孫昕渺被陸子羈盯著,整個人都要崩潰了。

想到這裡,孫昕渺咬著唇也不敢開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