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溪想了下回答:“不用了,等他們下課了直接讓司機送過來,我在門口接他們。”

“你來的話,我擔心你和羨南……怎麼說呢?畢竟你是勝利者,他可能並不是很期待見到你。”

陸見深點點頭:“也是。”

第二天上班,南溪本來打算先去看一下週羨南的。

結果剛到科室就被叫去了手術室幫忙,就連中午午餐也是迅速吃了個盒飯,就又進去幫忙了。

一連四五台手術,等最後從手術室裡出來已經是五六點了。

換下衣服,她匆匆的喝了口水。

剛坐下休息了幾分鐘,手機就響了。

是念卿和思穆已經到醫院門口了。

南溪冇有耽擱,立馬跑去門口接他們。

“媽咪!”兩個小傢夥異口同聲的喊著,一邊喊,一遍朝南溪撲過去。

那一刻,南溪感覺所有的疲倦都煙消雲散了,眼裡隻有眼前的兩個小可愛。

把他們抱在心裡,感覺心口前所未有的滿足。

“媽咪,這是你的工作服嗎?”坐電梯上去時,小念卿眨著眼睛問。

“是呀!”

“媽咪,你穿這身衣服也太漂亮了。”小念卿嘴甜的誇讚。

小思穆補充道:“不僅漂亮,而且媽媽是白衣天使,救死扶傷,特彆偉大。”

聽著兩個小寶貝的誇讚,南溪心裡也覺得十分驕傲。

“對了媽咪,你把我們接來醫院乾什麼呀!”

快到病房前,南溪停下腳步,認真回答了這個問題:“念卿,思穆,媽媽接你們來是因為周叔叔生病了,周叔叔以前一直非常照顧你們,所以我們一起去看望一下週叔叔,陪他說說話好嗎?”

“周叔叔生的病嚴重嗎?要做手術嗎?”小思穆立馬問到了重點。

“有點嚴重,不過現在已經恢複了很多,你們一會看見周叔叔一定要懂事一些。”

“好的媽咪,你就放心吧!”

到了病房門口,南溪伸手敲門。

“請進。”

周羨南以為隻是普通的查房,或者是護士來了。

所以並冇有在意,仍然在看手中的書。

隨著門咯吱一聲響,突然,身後傳來兩聲軟軟糯糯,熟悉至極的聲音。

“周叔叔!”

“周叔叔!”

兩個小傢夥一前一後的喊道。

聽到聲音,周羨南幾乎是立馬放下書,雀躍的轉過身。

當看見念卿和思穆,目光最後落在南溪臉上時,他一直嚴肅的臉上緩緩勾出笑容:“你來了?怎麼了冇有提前和我說一下。”

“嗯,早就該來看你了,結果耽誤了這麼久,還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南溪柔和的笑著道。

“怎麼會呢?你能來我就很高興了。”

上次在商場,他離開時,他甚至一度以為兩人很久很久都不會再見麵了。

但仔細想想也是,如果不是因為他病了,同事又正好送進了這個醫院,可能兩人就真的不會再見麵了。

而他,到底是存了些私心。

其實當時,相同距離的醫院有好幾家。

但他堅定的選擇了這一家,不僅是因為這家醫院的醫術更高超一些,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她在這裡。

雖然不確定兩人會不會碰見。

但想著好歹是在一個醫院,或許就碰到了呢!

隻是這些心事,他一個人默默的藏著就好。

已經不適合再對任何人說起了。

“傷口恢複的怎麼樣?感覺如何?”南溪問。

“還不錯,不用擔心。”

“你呢?最近過的好嗎?”然而,這句話問完後,周羨南就發現自己有些多此一舉了。

這次見麵,她臉上的神色比上次又明媚了許多,膚色也顯得白裡透紅,整個人愈發嬌媚。

其實不用問,這所有的一切都能證明,她過得很好。

確實,失而複得後,陸見深對她肯定非常好。

捧在手裡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。

南溪還冇開口,這時,小念卿走過去輕輕拉了拉周羨南的衣服。

周羨南也順勢蹲下:“念卿有什麼要告訴周叔叔的嗎?”

小念卿湊過去,用手擋著輕輕地開口:“周叔叔,告訴你一個秘密哦,爸爸說要讓媽咪給我們生一個妹妹出來,我和哥哥特彆開心。”

心口驟然一擊。

雖然極力遏製,但還是有種鈍鈍的疼痛。

很快,周羨南迅速掩飾好自己的情緒,然後笑著揉了揉小念卿的頭:“那很好啊,周叔叔真為你高興。”

“周叔叔,那你不能落後哦,你也要加油了!”小念卿鼓勁道。

這時,佟嫿敲了敲病房的門走進來。

“聊什麼呢,這麼開心。”

見到佟嫿,小思穆和小念卿立馬就“變心”了,瞬間就從周羨南那裡跑了過去,牽住了她的手。

同時軟軟糯糯的開口:“嫿嫿阿姨,你今天好美啊!”

“小鬼頭,小嘴怎麼這麼甜?老實說,有冇有騙阿姨?”

小思穆立馬搖頭:“媽媽說了,不能說謊,我們隻說真話。”

佟嫿笑著,同時看向周羨南:“今天怎麼樣?藥有按時抹嗎?”

“嗯,時刻謹遵醫囑。”

這時的周羨南坐在椅子上,膝蓋上放著一本書,陽光落在他側臉的輪廓上,顯得清俊無雙,格外雅緻。

而佟嫿正站在他身側,臉上揚著淡淡的笑容,嘴角的弧度溫柔美好,一如溫婉的千金名媛。

兩人的一同落在夕陽的剪影裡,美好的讓人感歎。

南溪看著,覺得真是般配極了。

想到上次陸見深說將嫿嫿介紹給羨南的事,她心口突然一動,這麼一看,確實是般配極了。

原本,她並未放在心上。

但現在看來,或許能成全一對眷侶也說不定。

伸手,南溪輕輕將佟嫿拉到了一邊,悄悄開口:“嫿嫿,這次回來這麼久,其實有個私人的問題想問問你,不過,你如果不想回答的話也冇有關係。”

“冇事的溪溪,你問吧!”

“我想問問你,如果有個外形,性格,職業各方麵都不錯的人選介紹給你做男朋友,你會考慮一下嗎?”

佟嫿搖了搖頭:“不了溪溪,謝謝你的好意。”

南溪把目光落在周羨南身上,覺得有些可惜。

“那就隻能怪羨南冇有福氣擁有你這麼好的姑娘了。”

佟嫿驟然愣住了,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震驚的問:“溪溪,你剛剛說的那個人是周羨南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