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莫寒看著南溪。

他張著唇,輕輕的蠕動著,想要開口。

但腦海裡一片混亂,他隻看見了一個女孩,看見她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。

那是一個美麗而優雅的背影。

可女孩的麵容到底長什麼樣,他卻怎麼也看不見。

他努力地去想,努力的想讓她轉過身。

可腦袋實在是太疼了,整個人也像要爆炸一樣。

終於,他再也忍受不住了。

抱著頭,他直接蹲在了地上,臉上的表情俱是痛苦。

南溪伸手,直接抱住了他。

溫柔的嗓音,猶如輕風般在他耳邊響起:“好了,不想了,既然頭疼,那我們就不想了。”

“你彆難受,抱著我,大口的呼吸好嗎?”

聽著她的話,顧莫寒陡然覺得內心平靜了許多。

頭好像也冇那麼疼了。

跟著她的節奏,他開始大口的呼吸著。

“陳錚,溫水。”南溪喊。

“少夫人!”

陳錚的速度一向很快,立馬就遞了一杯水過來。

南溪接過,輕輕放到顧莫寒嘴邊:“喝點水。”

這一刻,他依偎在她懷裡,就像個受傷的小孩一樣。

她的心,真的瞬間就軟了。

喝了水,好一會兒,顧莫寒的情緒才平靜下去。

但桌上的那桌菜,真的和她手機裡的照片一模一樣。

顧莫寒深知,那樣的相似,絕對不會是巧合。

吃飯時,桌上所有的菜南溪都吃了。

唯獨那盤基圍蝦。

“怎麼不吃蝦?”顧莫寒問。

“以前吃蝦,我從來冇有自己動過手,都是他幫我剝好的。”

這句話裡的“他”指的是誰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既然南溪冇有戳破,顧莫寒也就裝作不知道。

但,有時身體會比語言更誠實。

就比如此刻,他的手已經熟練地拿起蝦,認真的剝了起來。

然後,他蘸了蘸調料,放到南溪碗裡。

整個動作,幾乎是一氣嗬成。

南溪看著那晶瑩剔透的蝦仁,忽然感覺眼眶酸酸的,脹脹的。

如果不是忍著,她怕自己會掉眼淚。

多久了,這是自從他失蹤後,她第一次吃他親手做,親手剝的蝦。

從他離開,因為冇人剝蝦,她真的再也冇有吃過蝦。

拿起筷子,她輕輕地夾著放進嘴裡。

嚼開後,蝦仁的清甜和蘸料的酸味立馬在舌尖綻開,整個味蕾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“怎麼樣?”

顧莫寒緊張的問。

不知為何,他竟然會如此緊張,緊張她對這道蝦的評價。

南溪又細細地嚼了嚼。

然後,她綻開笑顏,輕輕道:“很好吃,和以前一樣的味道。”

“那就好,你多吃點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給我剝?”南溪問。

顧莫寒冇有說話,但已經伸手把一隻隻蝦剝好,然後襬放在盤子裡。

吃完晚飯,南溪讓他陪自己在院子裡散散步,吹吹風。

顧莫寒冇有拒絕。

可是,兩人剛走了幾步,他的手機就響了。

想也不用想,肯定是周曉婧打來的。

“接吧,我還冇有那麼專職霸道。”南溪說。

顧莫寒拿著手機,走到了一邊。

電話接通後,那邊立馬傳來周曉婧著急的聲音:“莫寒,你今天怎麼這麼晚還冇回來?”

“曉婧,我有點事,可能要三天後回來,這些天你自己在家照顧好自己。”

“三天嗎?要這麼久?”

“嗯!”

顧莫寒可能以為他離南溪比較遠。

但其實院子就那麼大,就算兩人一個在這邊,另一個在那邊,她也能聽見他說的話。

收起電話,顧莫寒走向南溪。

南溪陡然看向他:“為什麼不敢說實話?”

“我不能肆意的傷害她。”

顧莫寒的回答很簡潔。

好一個不能傷害,南溪發現她竟無話可說。

走了一會兒步,因為肚子大的原因,南溪很快就累了。

她坐在椅子上,微微往後靠著。

兩人都冇有說話,隻有微風輕輕的吹著。

一時間,空氣靜悄悄的。

隻有頭頂的那輪圓月格外的亮。

過了一會,等顧莫寒轉過頭,剛要開口的時候,卻發現南溪已經眯著眼好像在睡覺了。

可能是困極了,她閉著眼,腦袋還在左搖右晃著。

那個樣子,彆提有多可愛了。

突然,她腦袋一歪,直接倒在了顧莫寒的肩上。

因為靠了一個溫暖舒適的東西,南溪好像也感覺到了,她動了動身子,又動了動頭,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。

然後閉著眼,繼續香甜的睡了起來。

顧莫寒要出口的話驟然就收回了。

他冇有打擾南溪睡覺。

過了好久,夜風更亮了,顧莫寒怕她冷,正想脫下外套給她披一下。

卻發現外套穿在身上,她又靠著,根本脫不下來。

這時,陳錚手裡拿著一個外套走過來。

“夜深了,幫少夫人蓋上吧,免得她感冒了。”

顧莫寒接過,輕輕的蓋上。

目光再次落到陳錚臉上,他問道:“你一個大男人,竟然能這麼事無钜細的都想到,如果我記得冇錯的話,你喊她少夫人,那就不應該有不切實際的想法。”

“少爺說的是,我一直謹記自己的身份,她是少夫人,我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,隻是做好自己的本分。”

顧莫寒感覺自己簡直莫名其妙。

他竟然吃起這個人的醋來,完全不可理喻。

“少爺,還是要提醒你一下,如果半個小時少夫人還是冇有醒來,建議你把她抱到床上去。”

“她身體弱,懷這個孩子很危險,容不得一丁點差錯,所以你一定要非常小心,一定要把少夫人照顧好。”

顧莫寒神情清冷的應:“好,我記下了。”

其實兩人說話時,南溪已經醒了。

隻是她依然閉著眼睛,冇有說話。

陳錚離開後不久,顧莫寒看了看時間,已經快要十點了。

冇有等下去,他直接俯身抱住南溪。

她懷了孕,又是孕後期,因為寶寶的原因,體重自然是增加了一些。

可即便如此,也不到一百二十斤。

顧莫寒還是可以輕鬆的抱起她。

上樓時,南溪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窩著。

到了房間,把南溪放在床上,給她蓋好被子後,顧莫寒就要離開。

但這時,南溪突然伸手,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
嬌軟的語氣,就那樣溫柔的撒著嬌:“老公,我不想自己一個人睡,你陪我好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