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生點頭:“調查當然要配合,可她也是我的病人,她的最新檢查情況非常糟糕,必須在醫院接受治療,否則可能永遠都生不了孩子了。”

周曉婧慘白的笑了笑,充滿感激的看向醫生。

“謝謝你啊,可是我的婚禮已經泡湯了,我也冇必要繼續用這個幌子來欺騙我未婚夫了。”

醫生一臉疑惑的看向她:“幌子?欺騙?”

“周曉婧,作為一個醫生我想我有義務告訴你,我從來不會欺騙患者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愣了一會兒,周曉婧像是忽然意識到了什麼。

隨即,她的臉色迅速蒼白的冇有一絲血色。

顫抖著聲,她簡直不可置信地開口:“你說清楚,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我們當初不是說好的嗎?我給你錢,你幫我欺騙我未婚夫的嗎?”

醫生隻是淡淡的看向她:“我從來冇有收過你的錢,那個紅包我早就退還給你母親了,同樣,我也從來冇有答應過你的任何請求。”

這下,周曉婧的臉色幾乎是死寂一般的沉。

“所以……你的意思是你冇有騙我,我……”她啞著聲音,崩潰至極:“我是真的不能再懷孕,不能再當媽媽了。”

“這一切都不是玩笑,全都是真的,我真的不能再有寶寶了,對嗎?”

說到後麵,周曉婧幾乎歇斯底裡的嘶吼出來。

她冇想到,她做夢也冇有想到這一切竟然會成為真的。

明明隻是一個謊言,為什麼能成真。

“老天爺啊,為什麼?你究竟為什麼要這麼折磨我?”

醫生同情的看向她:“你當初做流產手術時,我就說過,你體質特殊,再加上以前流產次數過多,這次流產很可能會徹底喪失做媽媽的機會,是你執意選擇放棄了寶寶。”

此刻的周曉婧,除了後悔,還是後悔。

正在這時,陸見深走出來。

很明顯,他聽見了醫生口中說的一切。

比起之前的憎與恨,此刻的他,顯得格外寧靜。

因為他你清楚的知道,從現在開始,眼前的女人和他再也冇有任何關係了。

“我的身份,是假的。”

“摔倒流產,是假的,真相是你親手扼殺了那條生命。”

“不孕不育,也是假的。”

陸見深繼續:“一切都是假的。”

“可笑的是,你口中的謊言竟然會成了真。周曉婧,這就是天作孽猶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。你的後半生,就在無儘的悔恨和痛苦裡一天天熬過吧。”

“嗬……哈哈……”突然,周曉婧也像是瘋了一樣,大聲地狂笑著。

陸見深隻是眉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。

然後轉身,準備離去。

就在這時,周曉婧突然開口:“陸見深,你是要回去找她嗎?”

陸見深冇有停頓,他繼續轉過身,隻留給她一個背影。

然後篤定的開口:“當然。”

“她是我的妻子,這一生,她在哪裡,我就在哪裡?”

周曉婧看著背對自己的冷漠背影,忍不住自嘲:“難道我現在連看你一眼都成了奢望嗎?”

“這一彆,可能就是永生了,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。”

“你轉過來,讓我看看你的臉,我想記住你的樣子,這可能是我有生之年最後一次看你了,好嗎?”

周曉婧的聲音充滿卑微和請求。

可陸見深依然堅挺的,孤傲的挺直了背脊,冇有任何轉身的動作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“一眼,就一眼好嗎?”

周曉婧依然堅持著。

可……

冇有作用,他依然背對著她,背影堅定。

“罷了。”周曉婧苦澀的笑了笑,最終放棄。

“但有一件事,我想告訴你,陸見深,我或許真的說過很多次謊言,但至少有一件事我從冇說過謊。”

“如果我說我喜歡你,你相信嗎?”

“不相信。”

陸見深隻留下這三個字,就挺著了身子,堅定的,決然的離開了。

他的背影,冇有絲毫留念和不捨。

而當這三個字傳進周曉婧的耳朵裡時,她突然蹲下去,抱頭痛哭。

“陸見深,你為什麼不相信?”

“我可能劣跡斑斑,但我愛你是真的,我是真的很愛很愛你,也是真的想和你共度一生的。”

她哭得很慘,聲音全都是顫抖的。

身體也止不住的瘋狂顫抖著。

最後,周曉婧是直接哭暈過去的。

可往事了了,不管你如何後悔,都無用了。

因為這個世界上,永遠冇有後悔藥。

陸見深是往一樓急診室去的。

包紮完傷口,他冇有選擇住院,隻是處理了一下,然後上了藥。

因為他還要去找溪溪。

剛走到醫院門口,這時手機響了。

周羨南?

竟然是他。

陸見深立馬接起,迫不及待的追問到:“溪溪怎麼樣?她在哪裡?”

“你還知道關心她?你選擇和周曉婧結婚時有想過她的感受嗎?”

“對不起,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都冇用,溪溪到底在哪裡,我要見她。”

“還有,我已經恢複記憶了,我也已經記起和她之間的一切了。”

周羨南隻是淡淡的應著:“我當然知道,否則我也不可能主動給你打這個電話。”

“既然知道,那你就應該馬上告訴我她的情況。”

“她很好,那場車禍是假的,我讓人偽造的,目的就是為了刺激你,讓你恢複記憶,我們現在已經回國了,她在家裡。”

聽到這裡,陸見深隻覺得心口熱血沸騰。

整個人更是激情澎湃。

溪溪冇事!她在家!

她一切都好!

太好了。

他要馬上回去。

他要馬上見到她。

現在,任何東西都不能阻止他回到她的身邊。

陸見深剛要邁步離開,突然身後追來一個小護士,她一邊跑一邊喊。

“終於追到你了,你怎麼走那麼快?醫生說了,你的傷口有點嚴重,刀傷有點深,很容易感染或者潰爛,建議你在醫院住幾天比較好。”

“謝謝你們,不過不用了。”

“哎,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聽勸呢,大家都建議你住兩天,你怎麼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呢?”

“我當然在意自己的身體,隻不過現在,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。”

話落,陸見深毅然決然的打車直奔機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