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看見了他。

他卻冇有看見她。

輕輕的放下衣服,南溪繼續挑著寶寶的衣服。

“陳錚,你看這個奶瓶好嗎?”

“陳錚,你看這個嬰兒車紅色的好看,還是黃色的好看?”

“陳錚,那件草莓的嬰兒服好漂亮,你幫我拿一下。”

隨後,陸見深跟在不遠的距離,總是能聽見南溪一句接著一句的發問。

而陳錚也格外有耐心。

逛了一個小時左右,南溪從嬰兒店裡出去。

陸見深再也忍不住,直接衝到她麵前。

“又是產檢,又是給寶寶挑衣服,餓了吧,五樓那家店是你以前最喜歡的,我帶你去吃飯好嗎?”

問完,他忐忑的等著南溪的答案。

“嗯!”

點了點頭,南溪往前走。

到了店裡,陸見深特意找了個靠窗的位置。

微風輕輕的吹拂著,視線也很好,窗外的美景可以一覽無遺。

陸見深很快點了菜。

全部都是南溪愛吃的。

上菜的速度很快,十分鐘左右,所有的菜都上齊了。

“菜都上了嗎?”

然而這時,南溪突然問了一句。

“嗯,都上了。”

南溪放下筷子,白皙的小臉上是難以掩飾的落寞。

陳錚主動開了口:“少爺,這些確實都是少夫人愛吃的菜,但是她血糖和血壓都偏高,醫生讓她一定要飲食清淡,而且必須要控糖。”

“就連米飯也要控製著,像蛋糕之類的更是碰都碰不得。”

陸見深給南溪夾菜夾到一半的手,驟然就停在了半空中。

很快,他放下筷子立馬道:“我現在就告訴廚房,重新點幾道你可以吃的。”

南溪望向陳錚:“讓陳錚去吧,他知道我最近的口味。”

陸見深臉上的表情漸漸僵硬起來。

動了動嘴唇,卻發不出一個音節來。

整頓飯,吃得格外安靜。

大家都冇說話。

吃完飯,南溪主動開口:“有些累了,我想回去睡覺了。”

下樓時,幾個人一起進了電梯。

原本裡麵的空間很大,三人可以並排站著。

四樓的時候,突然湧進了一大堆人。

一群人推推搡搡,擁擁擠擠的,驟然就衝了進來。

“小心!”

陸見深喊出聲的時候,已經背過身將南溪緊緊地護在懷裡。

也是這一下,他的後背被人猛烈的撞了一下。

更重要的是,站在他身後的人包裡不知道裝得什麼,很硬,很尖銳的一個東西。

所以陸見深擋過去的時候,那硬物毫不意外得戳到了他的後背。

本來後背的傷口就冇有好好處理,隻上了一些藥。

加上這幾天他冇有休息好,一直在開裂。

剛剛被用力的撞擊了一下,可想而知有多疼。

而且,陸見深已經能感覺到後背的濡濕感,如果他猜得冇錯的話,傷口已然撕裂,血也早流出來了。

強忍著疼痛,深吸一口氣,鎮定了一些,他立馬看向南溪關切的問:

“傷到冇有?”

南溪搖了搖頭:“我還好。”

陸見深鬆開緊咬的牙,嘴角露出一縷笑容:“那就好。”

好不容易出了電梯,陸見深整個後背已經被血染紅了。

而且一股巨大的疼痛在身後蔓延。

他很小心,出去的時候是退著出去的。

加上身上的襯衣是深色的,暫時還不太明顯。

到了門口,陸見深主動看向陳錚開口:“我還有點兒事,你送少夫人回家吧!”

“少爺?”陳錚不解。

陸見深苦澀的一笑:“你送吧,她想必也不想坐我的車。”

南溪輕抿著唇,捏著包包的手緊了又緊。

最後,她轉身,陳錚立馬跟上去。

他們離開後,陸見深立馬去了自己車裡。

上了車,他伸手一摸。

果然,後背上已經全部都是血。

幸好他離開的快,冇有讓她發現。

否則她肯定會擔心的。

他現在,是一點兒也不想看見她哭鼻子了。

往後餘生,他隻想讓她笑,讓無憂無慮,高高興興地度過每一天。

一腳踩上油門,陸見深迅速地開車往醫院駛去。

醫生看了傷口,建議他住院。。

陸見深卻搖了搖頭:“不用了,給我清理下傷口,再開點藥就行了。”

“陸先生,你的傷口本來就冇有癒合,這幾天又一直反反覆覆的撕裂,傷口已經有潰爛的危險,還是要住院治療。”

陸見深堅持不住院。

處理完傷口,他給陸明博打了電話:“你們回來了嗎?我在醫院。”

“回來了,你現在就可以來看你媽媽。”

掛了電話,陸見深一口氣跑向電梯口。

坐電梯的人太多,所以他就爬了樓梯上去。

他回來的時候,剛見完溪溪就準備來醫院看望媽媽的。

結果卻得知陸明博帶著雲舒去外地做治療了。

因為過兩天就回來了,陸明博讓他不要過去,所以他就一直等著在。

爬到七層,推開門的時候,陸見深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雲舒身上。

然而,他剛進去,突然胸口被用力的一撞。

下一刻,陸明博緊緊地抱住了他。

他蒼老的手,仔細捧著陸見深的臉頰,不停地顫抖著。

雙眼更是熱淚盈眶:“見深,讓我看看,你真的回來了?”

“對。”陸見深點頭。

低頭間,他看見了陸明博頭上已經白了一半的髮絲。

他記得,他的頭髮以前很濃密很黑,完全不像一個近六十歲的男人。

可是如今不到半年,他已經白了一半的頭髮,整個人就像瞬間蒼老了十幾歲。

更重要的是,那個他以為很高大的父親,竟然不知不覺比他矮了一個頭。

印象中,他一直很高。

可如今,竟隻抵他的肩膀。

喉嚨哽咽,陸見深喊出了那個許多年未曾喊出口的稱呼:“爸!”

聽到這個稱呼,陸明博整個人都是震驚的。

他完全冇有料到,呆呆的愣著,好一會才反應過來。

最後,才抬起頭,顫抖不成樣子的看向陸見深:“你……?你剛剛叫我什麼?”

“爸!”

陸見深冇有吝嗇。

他張開唇,更篤定,更用力的喊了一聲。

這一次,陸明博是真真切切,實實在在的聽見了。

雙手顫抖地更厲害,他用力的拍著陸見深的肩膀,然後應道:“好兒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