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今天回來,爸真的太開心了。”

“快去看看你媽,陪她說說話,她如果知道你回來了,肯……肯定非常……開心。”

說到後麵,陸明博喉嚨哽咽的不成樣子。

陸見深伸手同樣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爸,我回來了,你們的兒子回來了。”

“以後,我會承擔起我該承擔的,你不用再自己一個人苦苦支撐了。”

話落,他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向雲舒。

雖然心裡早就想過很多遍,也預設過很多遍。

然而,真當看見雲舒躺在病床上安安靜靜,一言不發時,陸見深的雙眼還是迅速紅了。

這是他的媽媽。

是無論在任何時候都擋在他的身前,為他遮風擋雨,以一己之力保護她的媽媽。

她多驕傲的一個人啊!

可是如今,卻一動不動的躺在病床上。

冇有了思想,也冇了喜怒哀樂。

陸見深伸手,輕輕牽著雲舒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。

“媽,你感受一下,你摸一摸,我是見深,我回來了。”

“好久不見,你肯定想我了對不對?”

“媽,溪溪還有一個月就要生了,我們找人問過,是個女兒,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一個孫女嗎?還有爸,這半年來他一邊照顧你,一邊打理公司,蒼老了很多,不過,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愛你。”

“媽,如果你能聽見我說話,就一定不要放棄好嗎?等你醒了,我們一家人就團圓了。”

就在這時,突然,陸明博激動的走上來:“見深,我看到你媽媽的手指剛剛動了一下。”

“你快,繼續說,不要停,我去找醫生。”

說著,陸明博迅速跑出去。

醫生立馬就來了,檢查儀器後發現雲舒的手指的確動了。

這一刻,大家都很高興。

“醫生,這是不是說明我媽媽有希望能醒來?”

“對,這真是一個激動人心的好訊息,可能是你爸爸帶你媽媽做的新療法起了效果,也可能是你的歸來刺激了你媽媽,更大的可能是兩者都有。”

“但不管怎麼說,這都是一個天大的好訊息,所以我們千萬不能放棄,這個世界是存在奇蹟的。”

醫生的話給了陸明博和陸見深莫大的鼓勵。

出門時,雖然傷口很疼,但陸見深心裡是開心的。

回到家時,已經晚上九點了。

陸見深剛到客廳,念卿和思穆就跑了過來:“爸爸……”

“你們怎麼這麼晚了還冇睡覺?”陸見深抱起他們。

“爸爸也知道很晚了嗎?那你為什麼現在纔回來?你知不知道媽咪一直在等你。”

在客廳環顧了一圈,陸見深問:“那媽咪人呢?”

“剛剛上去,陳錚叔叔說媽咪不能熬夜,勸說了好久媽咪纔上去的,但是我和弟弟發現媽咪一點兒也不開心,她很傷心。”思穆說。

念卿也點頭:“好了爸爸,我和弟弟去睡覺了,你快去哄媽咪吧!”

“雖然我們很喜歡爸爸,但我們更喜歡媽咪,所以警告你哦,媽媽還懷著小妹妹,你絕對不能惹媽咪生氣。”

“好,爸爸保證。”

站在門前,陸見深卻遲遲冇有伸手敲門。

他掏出一根菸,狠吸了幾口抽完了。

又抽出第二根,也很快抽完了。

就在他伸手準備拿第三根的時候,菸袋已經空了。

冇有退縮的機會了,他也真的忍不下去了。

伸手,他幾乎是重重的敲響了門。

出來開門的人,是陳錚。

“少爺!”見到他,陳錚恭恭敬敬地開口。

陸見深隻是看了他一眼,就徑直地走進去。

然後,重力的關上門。

瞬間,陳錚就被隔在了門外。

南溪正站在窗前,窗戶裡有微風吹拂進來,她的衣襬被吹得緩緩飛起,髮絲也是微微淩亂的。

再也忍不住,陸見深直接走過去從身後將她抱進懷裡。

“溪溪……”

他開口,聲音低醇性感的猶如陳釀的美酒。

“你放開我。”南溪伸手去扯他放在腰間的手臂。

但陸見深的手臂就像鋼筋一樣,怎麼都推不開分毫。

“放開我!”南溪又道。

同時身子也掙紮著。

“不放。”

“溪溪,我從今往後都不會再放開你的手,永遠也不。”

陸見深篤定的說著,直接壓著南溪的兩隻手臂,將她整個人霸道的圈在懷裡。

如此,南溪根本動彈不了半分,隻能任由他為所欲為。

陸見深的聲音更近了一些,他的唇幾乎貼在她的耳廓。

“溪溪,你知道嗎?回來不過兩天,我卻分分秒秒度日如年。”

“知道我有多嫉妒嗎?我纔是你老公,可你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能參與,全都是陳錚,你的口味,你的習慣,你所有的一切,都隻讓他參與。”

“而我,就像個透明人一樣。”

“我知道你心裡有委屈,有怨氣,我也說服過自己,不管你想要做什麼,想怎麼對我,我都會隨著你。”

“可是我錯了,我冇有辦法看著你忽略我,我也冇有辦法看著你眼睜睜的依賴另一個人,溪溪,如果你生氣,你可以打我,罵我,甚至跪榴蓮,跪鍵盤,都可以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陸見深驟然用力咬住她的耳垂:“就是不許再用這樣的辦法刺激我。”

“我嫉妒,吃醋,我快氣瘋了。”

南溪的心,再也冇有辦法冷靜下去。

她轉過身,眼眶裡已經飽含晶瑩。

“我怎麼冇看出你哪裡吃醋?你明明放心的很。”

“胡說,我哪裡放心了?”

“剛剛回來,你不是還讓陳錚送我的嗎?這就是你吃醋?”

不說還好,越說,南溪越覺得委屈和難受:“陸見深,你就是個大笨蛋,我愛了你那麼多年,怎麼可能突然不愛你?”

“我就是難受,我想讓你也體會一下被遺忘的感覺。可你倒好,你就真的不理我了。”

“你簡直笨死了,我讓你不進來,你就不進來嗎?我不許你陪我去產檢,你就真的不去了?我要逛街去給寶寶買東西,你還故意躲著我?”

“你到底是多笨?你難道不知道我說的一切都是假的,隻是想讓你好好哄一鬨我嗎?”

說完,南溪反倒覺得心裡輕鬆了不少。

可依然難受。

“對不起,溪溪。”陸見深心疼的抓著她的手。

南溪用力抽出來捶著他的胸口:“我纔不想聽對不起,對不起有什麼用。”

“你既然這麼想我一個人過,那就乾脆和我……”離婚。

南溪口中的最後兩個字還冇說完就被陸見深霸道的堵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