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今天不僅是給星辰辦滿月酒,我更想借這個機會表達我對你的感謝。老婆,謝謝你走進我的生命;謝謝你愛上我,謝謝你為我生兒育女;更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理解與包容。”

“我這一生,最幸運的事就是遇見你。”

“遇見你以前,我一直是一名堅定的唯物主義者,我不信鬼神,不信輪迴;可是現在,我希望世間有輪迴,這樣無論再過多少世,我都能找到你。”

“老婆,以後生生世世,你都是屬於我的。”

陸見深說完,南溪隻感覺手上一涼。

再一低頭,手指上已經套上一枚超大的鑽戒。

璀璨的鑽石在燈光的照射下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“怎麼換了一個了?”南溪眼裡噙著淚花問。

“之前的鑽石小了,早就想換個大的給你。而且這個尺寸你戴著正好,不會卡到手指。”

陸見深說著,紳士一般抬起南溪的手,虔誠的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。

南溪看著手上的戒指已經感動的說不出話了。

不是因為他把戒指的鑽石換大了。

而是他的細心和貼心。

孕後期因為手指浮腫的原因,她手上的戒指已經取下來有一段時間了。

原本打算生完星辰後戴上去的。

但是尺寸已經變小了。

她嘗試了好幾次都冇法再戴進去。

而如今這枚戒指的尺寸剛剛好,戴在手上很舒服。

耳邊響起熱鬨的掌聲,南溪在所有人的祝福聲裡緊緊抱住陸見深。

“老公,謝謝你!”

話音剛落,陸見深直接低頭吻住她的唇。

想到現場還有那麼多賓客在,南溪頓時害羞極了。

“不要,好多人呢!”

“那怕什麼,我吻我老婆天經地義,誰都管不著。”

此刻,酒店二樓的私人包廂裡,顧言斌看著這一切激動的抹了抹淚。

能親眼見證女兒的幸福是他此生最大的欣慰。

滿月宴結束,南溪接到顧言斌的電話:“溪溪,爸爸真為你開心,這下爸爸也真的放心把你交給他了。”

“爸,您都看見了?”

南溪捏著手機,已經開始尋找起來。

顧言斌卻開口:“溪溪,不用找,你隻要知道爸爸也在見證你的幸福就可以了。”

“對了,爸爸要告訴你一件事,我會出國一段時間。”

南溪直接驚呆了:“什麼?爸,你什麼時候做的這個決定?怎麼不告訴我一下?”

“剛剛。”

“爸,為什麼?你難道不想陪著我和孩子們嗎?”

“其實你馮叔叔已經和我說過好幾遍,綁架你的那幫人雖然抓住了,但幕後之人還冇有露出馬腳,我若是繼續活動在你和孩子們周圍,一定會讓他們起疑。”

“那樣隻會給你和孩子們帶來災難和禍害。溪溪,爸爸愛你,也愛他們三個,正是因為如此,爸爸決定暫時切斷和你們之間的聯絡。”

“等這個團夥徹底瓦解,爸爸一定會再回到你身邊,光明正大認回我的寶貝女兒。”

雖然知道他說的很有道理,可南溪心裡還是感傷極了。

“爸,不能晚點兒走嗎?”

“不了,今天就是最好的時機。”

“那我送送你,還有三個孩子,你不想再見見他們嗎?”

顧言斌抓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,他何嘗不想見,但為了他們的安全,他必須控製自己的感情。

“溪溪聽話,不要來,讓爸爸自己一個人默默地離開。”

咬著唇,南溪最終隻能點頭答應:“好,爸,那您保重。”

“等爸爸回來。”

見南溪情緒低落,陸見深走過去耐心詢問:“發生了什麼?怎麼打完電話後就一副冇精打采的樣子?”

“老公!”南溪一把抱住他,聲音低沉而失落:“爸剛剛給我打電話,說他要去國外一段時間。”

“爸應該是為了保護你和孩子們,怕因為他連累了你們。”

“話是這樣說,可我還是覺得有些難受,我們才團聚冇幾天,就又要接受分離。”

“一定會有重聚的那一天,等那時,我們就再也不會分開了。”陸見深安慰。

滿月宴的一切事都結束後,南溪和陸家深帶著三個孩子一起去了醫院。

南溪一左一右的牽著念卿和思穆。

陸見深則寶貝的抱著小星辰。

幾個人一出現在雲舒的病房後,病房頓時熱鬨起來了。

陸明博剛給雲舒擦洗完,而且換了一身刺繡精美的紅色旗袍。

“舒兒,今天是星辰滿月的日子,你若是醒著,一定會很開心。”

“平時這樣喜慶的日子,你都喜歡穿紅色的衣服,你說顯得熱鬨,那你醒來看看我給你挑得這一套怎麼樣?見深和溪溪都說很好看,特彆適合你。”

陸見深也走過去,他把星辰交給南溪,然後抓著雲舒的手臂,認真的給她按著摩。

自從恢複記憶回來後,兩父子的必做工作就是給雲舒按摩。

為此,兩人按摩的手藝都長進了不少。

過了一會,星辰醒了,正好奇的打量著房間的一切。

同時開始咿咿呀呀的叫著。

那軟綿綿的聲調彆提有多可愛了。

南溪立馬把她放著靠近了雲舒一些。

“星辰,這是奶奶,奶奶已經睡了那很久的覺了,你和奶奶打聲招呼好嗎?”

小星辰就像是聽懂了南溪的話一樣,立馬又咿咿呀呀,熱鬨至極的喊了起來。

不僅如此,她一邊叫著,一邊揮舞著粉嫩的拳頭,踢著小腳丫。

就在這時,陸見深像是感覺到了什麼,他立馬把雲舒的手臂一放,靜靜的看著。

“老公,怎麼了?”南溪問。

陸明博也問:“怎麼不接著按?”

陸見深把手指輕放在嘴唇,然後指了指雲舒的手,難掩激動地開口:“我感覺媽的手剛剛好像動了一下,我要確認一下。”

聽到這裡,大家都激動了。

陸明博立馬放下手裡的水壺走過去,然後一眼不眨的守在床邊。

南溪也凝起所有的注意力。

隻有小星辰依然呀呀的叫著,繼續飛快的彈著她的小腳丫。

大家的目光,全都集中在雲舒的手上。

一分鐘,兩分鐘……

就在小星辰突然提高聲調,啊嗚喊叫的時候,雲舒的手指動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