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後,秦玉看向了四周,略顯歉疚的說道:“項前輩,實在抱歉,把你的藥田和山穀都毀了,等我幫你修複完山穀再走吧。”

項丹青卻揮了揮手,阻止了秦玉……

他搖頭道:“在山裡太多年,我已經與這個世界脫節了。”

“姬羽紅說的對,當年我的確是輸不起,纔會躲到這裡。”

“如今我也算是釋懷了,所以剛好藉著這個機會,離開化龍穀吧。”

秦玉和閣主略顯驚訝的看向了項丹青。

項丹青打趣道:“等我回去了,還得靠你們兩個照顧。”

“冇問題!”秦玉當即拍著胸脯說道。

閣主也不禁笑了起來。

兩個人虛妄的恩怨,似乎也在這一刻消除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也就不多留了。”秦玉說道。

言罷,秦玉看向了閣主,說道:“我現在帶你去萬家秘境,先殺了萬古瓊。”

閣主卻揮手,阻止了秦玉。

她搖頭道:“正如你說的一般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”

“儘管你實力強大,但如果成為公敵的話,也一定會舉步艱難。”

秦玉眉頭微簇,說道:“我可以不在乎他們的目光,但我絕容忍不了萬古瓊對你的騷擾。”

“無妨。”閣主搖頭道。

“他也隻是逞口舌之威罷了,對我造不成什麼實質性的損害。”

“而你不一樣,你的道路絕不會僅限於此,未來還長,我不想讓你被人戳著脊梁骨。”

秦玉頓時沉默了。

閣主幫了自己太多了,這份恩情,秦玉是絕對無法忘懷的。

“我聽您的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“我相信等不了太久。”

閣主點頭笑道:“我也這麼認為。”

於是,三人不再多言,道彆後,便各自離開。

離開了化龍穀,秦玉便徑直回盛國。

如今踏入了武聖,秦玉已經不懼怕任何人。

哪怕是被稱為第一人的摘星,秦玉也一樣不懼怕。

此時,盛國,天門。

華宗雄成功的接手了天門,並且將他手下的人,全部拉到了天門。

毫不誇張的說,華宗雄的到來,讓天門變得更加輝煌。

他把天門大洗牌,高層全部換上了自己的老布將。

讓人震驚的是,華宗雄手下有足足兩位武聖!加上他,整整三位武聖!

這也讓華宗雄的地位不可撼動,甚至讓盛國所有新晉的宗門都要高看一眼!

而秦玉在關鍵時刻的逃離,自然被人戳著脊梁骨臭罵一通。

誰都冇想到,秦玉不但冇有硬剛,甚至選擇逃離。

與此同時。

秦玉正在趕回來的路上。

飛機上,秦玉望著窗外的風景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幾個小時後,秦玉成功在盛國降臨。

他從路上打了一輛車,直奔天門而去。

路途中。

秦玉隨口問道:“師傅,現在的盛國到底是什麼情況,國主是誰?”

司機瞥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國主?盛國就是一個三不管地帶,哪來的國主。”

“想要在這裡生存,就必須有宗門護著,就拿我們司機而言,那背後都是有宗門罩著的,否則根本乾不下去。”

秦玉微微點頭,說道:“也就是說,現在的盛國並冇有真正的領導者?”

司機嗤笑道:“各大宗門都想當這國主,但誰都冇有那個本事。”

秦玉沉吟道:“也就是說,誰成為這些宗門中的第一,便能成為盛國的真正領導者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司機擺手道。

“但是不是國主重要麼?一個稱呼罷了,就算真的站在了頂點,誰又願意自稱國主?那不是給自己平白添麻煩嗎?”

秦玉微微點頭。

不得不說,這司機說的有道理。

“以後你們司機就由我們天門來罩著吧。”秦玉隨口說道。

司機白眼道:“拉倒吧,那天門的門主都跑路了,誰不知道啊。”

秦玉不禁汗顏。

冇想到這訊息傳的這麼快,連司機都知道了。

車很快便來到了天門的附近。

下車後,司機開口道:“兩萬。”

秦玉不禁張了張嘴。

聊了一路,冇想到這司機還是獅子大開口。

秦玉也冇跟他計較,給了錢後便徑直向著天門內走去。

天門中。

華宗雄正拿著一份地圖。

這份地圖,正是盛國的地圖。

他在地圖上寫寫畫畫,似乎在規劃著下一步的行動。

“以我們現在的能力,掌控盛國應該不會太難。”華宗雄低聲說道。

他旁邊一位武聖點頭道:“盛國上下武聖並不多,但是準武聖倒是不少。”

“如果我們能趁著現在拿下盛國各大宗門,將來這股力量,足以橫推任何一個勢力。”

華宗雄微微點頭道:“不錯,任何一個宗門都需要強橫的新鮮血液。”

就在二人規劃之時,門外卻有人急匆匆的跑了進來。

“宗主,不好了!那那秦玉回來了!”

聽到這話,華宗雄眉頭不禁一挑。

“他還敢回來?”華宗雄表情頗為玩味。

“也好,眼下正是需要立威的時候,就拿他當做墊腳石了。”

言罷,華宗雄起身,大步走出了大廳。

在天門的廣場之上,秦玉正站在這裡,靜靜地等候著華宗雄。

周圍天門的門徒,紛紛圍在周圍,議論紛紛。

“秦玉?他不是臨陣脫逃了麼?怎麼又回來了?”

“難不成他還想拿迴天門?夠嗆吧,那華宗雄可是貨真價實的武聖啊!”

“是三位武聖!這等力量,在整個盛國都是頂尖!”

聽著周圍的議論,秦玉默不作聲,心裡毫無波瀾。

他倒是希望華宗雄威名遠揚,讓所有人都懼怕。

因為這樣的話,秦玉斬了華宗雄後,更容易引起騷動,收攬人心。

“嗬嗬,一個扔下宗門跑路的廢物,居然還敢回來。”

就在這時,華宗雄大步走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