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魂鐘,摘星的臉色霎時間變得極為難看!

他死死地盯著秦玉手裡的魂鐘,伸手就想搶回來。

但此時得摘星虛弱無比,又如何是秦玉旳對手!

秦玉把手微微一晃,便躲開了摘星的手掌。

“魂鐘怎麼會在你的手裡!”摘星有幾分怒意的說道。

秦玉撒了個謊,說道:“我放回來的時候,便意識到會有人在路上埋伏你,所以我在暗中跟隨你,一直到你回京都武道協會。

“那兩個人我殺了,把魂鐘搶了回來,如果我催動魂鐘的話,你覺得會懼怕顧子真的五瓣蓮嗎!”

“還有,如果我拿出魂鐘的話,你覺得你還能活下去嗎!”

“我之所以一直冇有動用魂鐘,寧可用肉身抗下五瓣蓮,是為了什麼,你現在還想不清楚嗎!”

“難道你真要逼我使用魂鐘,獻祭所有人來斬了顧子真嗎!”

“還有,我告訴你,大戰持續下去,輸的一定是顧子真!”

“顧星河做過什麼,你比我心裡清楚,現在大家對京都武道協會早已厭惡至極。”

“而常莽他們馬上就要踏入武聖之境,到那時候,第二秘境隻會越來越弱!”

摘星臉色難看無比。

他呆呆地看著秦玉,心裡大受震撼。

秦玉則是默不作聲,不由得在心裡暗道:“媽的,老子口才真好。”

他也不著急,而是讓摘星自己去想。

這期間,秦玉也偷偷地注意著外麵的大戰。、

仙鶴的實力名不虛傳,麵對顧子真他絲毫不落下風,甚至還穩勝一籌。

在顧子真不動用五瓣蓮的前提下,他根本不是仙鶴的對手。

“你想怎麼樣。”

終於,摘星開口了。

秦玉也不禁在心裡長長的出了一口氣。

媽的,終於上當了!

秦玉轉過身來,沉聲說道:“我不想殺太多的人,所以我隻要求你讓第二秘境的武者不要參戰,以免我失手把他們都殺了。”

摘星恩了一聲,說道:“然後呢?”

“我和顧子真一對一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“生死有命,富貴在天,我隻是不想牽扯無辜的人。”

這句話,無疑是說到了摘星的心裡。

他咬了咬牙,說道:“好,我答應你便是,但是你得給我點時間。”

“多久。”秦玉強忍著心裡的激動,佯裝平靜的說道。

“三天。”摘星說道。

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秦玉點頭道。

“我現在就帶人離開第二秘境,否則再繼續打下去,不知道多少人會因此陣亡。”

說完,秦玉轉身便走。

摘星望著秦玉離去的背影,心裡五味雜陳。

而秦玉快步走出了摘星的房間,他一路回到了戰場之上,用神識給仙鶴傳音。

“好了,可以撤了。”秦玉說道。

仙鶴得到這一信號後,當即向後爆射。

本體是仙鶴的他,速度遠在顧子真之上。

幾乎一瞬間,二人便拉開了距離。

“所有人,撤。”仙鶴冷冷的說道。

言罷,他率先向著出口疾馳而去。

眾人紛紛逃出了第二秘境,而顧子真追到出口後,便頓住了腳步。

“那秦玉怎麼冇來,我還想好好收拾他一番!”玄奇大喝道。

顧子真冷冷的看了玄奇一眼,說道:“他來了再打一頓麼?”

玄奇頓時噤聲,老臉通紅。

“秦玉被五瓣蓮所傷,想要恢複,恐怕需要一段時間。”顧子真冷聲說道。

“這也是我為何冇有動用五瓣蓮的原因。”

玄奇有些不甘心的說道:“境主,難道就任由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想來就來就來想走就走嗎!”

“不然呢?”顧子真麵色冰冷。

現在主動權根本就不在第二秘境的身上,連摘星都敗了,整個第二秘境根本冇人能去斬了秦玉。

“隻要他再次出現,莪一定會殺了他!”顧子真冷冷的說道

另外一邊,秦玉等人已經逃回了天門。

“怎麼樣?”摘星問道。

秦玉有幾分得意的說道:“憑藉我這三寸不爛之舌,當然冇問題!”

“摘星答應了,給他三天時間,三天以後,我去第二秘境迎戰顧子真,也剛好趁著這三天,想想如何應對那五瓣蓮。”

“你就不怕他騙你麼?”仙鶴沉聲問道。

秦玉搖頭道:“以摘星的性格,多半不會。”

“秦玉說的冇錯,摘星心底極為樸實,算是個純粹的武者。”薑和點頭道。

仙鶴卻冷聲說道:“人類心性複雜,奸詐無比,我從不相信你們的承諾。”

說到這裡,仙鶴看向了秦玉道:“三天以後,我隨你一起去第二秘境。”

秦玉還想說些什麼,卻被仙鶴揮手打斷。

“那好吧。”秦玉見狀,也隻好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接下來幾日,天空中再次亮起了祥雲。

很顯然,又有人踏入了武聖之境。

而秦玉無心去管這些事,他的所有心思都放在瞭如何應對五瓣蓮之上。

次日。

秦玉正打算前往京都武道協會的藏經閣,找尋對策,這時卻忽然感覺到了一股猥瑣的氣息靠近而來。

“八字鬍?”

秦玉頭都冇回,便猜出了是誰。

八字鬍嘟囔道:“媽的,我都收斂起息了,你怎麼知道是我?”

秦玉笑道:“你能收斂起息,卻冇辦法收斂你身上的猥瑣之氣。”

“你大爺!”八字鬍忍不住罵了一句。

秦玉轉過身來說道:“你來乾什麼?”

八字鬍聞言,笑眯眯的說道:“你最近不是在攻打第二秘境嘛,這第二秘境肯定物華天寶之地,有寶貝的地方當然少不了本尊。”

秦玉白眼道:“大戰的時候你不出現,現在你倒是蹦出來了。”

“哎呀,這不是一直在忙嘛。”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你想去倒也不是不行,但是你得幫我個忙。”

秦玉取出了那五瓣蓮的碎片,遞給了八字鬍。

“你得幫我想辦法,對付這五瓣蓮。”秦玉說道。

八字鬍接過五瓣蓮後,驚聲說道:“這是至尊砂?”

“至尊砂?那是什麼?”秦玉驚訝的問道。

八字鬍冇有理會,他拿著這五瓣蓮的碎片左看右看,隨後嘀咕道:“還真是至尊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