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心中暗喜,這紫金葫蘆需要大量的靈力支撐,秦玉也施展不了太多次。

看著奔襲而來的顧子真,秦玉也是戰意盎然。

“武聖巔峰又如何,來!”

秦玉身體閃爍金光,秘術儘顯,一場純粹旳大戰霎時開啟!

顧子真身為武聖巔峰,實力超乎想象,比摘星更加強大!

他身懷秘術,隨便拿出一件,便不亞於摘星手!

而對於武聖而言,每提升一個境界,靈力便會更加渾厚!

雙方大戰數十回合,顧子真的氣息絲毫不見萎靡,反而越戰越勇!

秦玉亦是如此,他身懷必勝的決心,以命搏命,多次將顧子真震退!

顧子真憤怒無比,他出道多年,武聖初期在他眼中宛若螻蟻。

可今日的秦玉,卻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!

“必須得速戰速決!”顧子真在心中狂吼!

那秘境出口的封鎖,最多維持一個小時,本以為能迅速解決戰鬥,卻不料秦玉如此難纏!

“嘭!”

秦玉手握如海般的浩瀚之力,打的整個秘境都在顫抖!

雙拳碰撞,便有大片的空間塌陷,打的人心中驚駭!

秘境畢竟不是真正的世界,在這等規模的大戰之下,顯得孱弱不堪,再打下去,整片秘境恐怕都要坍塌!

“顧子真,你和你兒子一樣,都是廢物!”秦玉邊打邊諷刺。

“你兒子在我手裡宛若一條死狗,你也一樣!”

“啊!!小畜生,我要宰了你!”

這等精神攻擊,自然讓顧子真更加憤怒!

他的血氣翻湧,手中的秘術愈發強大,將秦玉震得連連倒退!

不得不說,顧子真的實力比想象中還要強大的多!

“小畜生,給我去死!”

顧子真心神一動,從第二秘境的虛空之中居然探出了一根黑漆漆的長矛!

長矛鋒利無比,幾乎一瞬便洞穿了秦玉的肉身!

顧子真抓住這個機會,口中默唸術法,那長矛像是在秦玉身體裡紮根一般,蔓延到了五臟六腑,爾後更是直逼元神而去!

秦玉暗道不妙,他猛吸一口氣,雙手同時打出一拳破萬法,砸向了顧子真!

如此恐怖的力量,就算是顧子真也不敢怠慢。

他隻能暫且放棄粉碎秦玉元神的想法,抽身離去。

大戰已經持續了許久,二人身上皆是血跡斑斑。

秦玉微微喘著粗氣,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光芒。

他打算施展鬥字訣,以鬥字訣斬殺顧子真!

否則的話,這場大戰不知道要持續多久!

仙鶴已經抽身而出,他用晶瑩的手掌,拍碎了那兩位武聖的肉身和元神,此刻正站在遠處旁觀。

周圍的武侯更是死傷大半,所剩無幾。

輝煌的第二秘境,今日卻顯現出了衰敗跡象。

“需要我幫忙麼?”仙鶴以神識傳音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不需要,以他現在的狀態,我贏他隻是時間問題。”

仙鶴見狀,也不再多言,他倒背雙手,靜靜地等候著。

就在這時,那封鎖的入口,忽然炸裂了開來!

一道道氣息外泄,封鎖的秘術在這一刻消失了!

殘存無幾的武聖,拚了命的向著那出口逃竄而去,以免被這八道光柱斬殺。

而秦玉則是看了顧子真一眼,嗬斥道;“顧子真,你可敢與我出去一戰!”

“我在第二秘境便能斬了你,何須出去!”顧子真一聲爆喝,身上光芒如瀑,橫掃一切。

秦玉轉身躲開,那光芒頓時在秦玉身側炸開,第二秘境滿目瘡痍,慘不忍睹。

“這可由不得你!”秦玉冷哼了一聲,他拋下這句話後,腳踩行字訣,向著出口爆射而去!

“小畜生,哪裡跑!”顧子真一聲怒吼,快速追了上來!

但他來到出口處時,卻頓住了腳步,冇有繼續追出去,像是在忌憚著什麼。

“怎麼,顧老狗,你不敢出來了嗎!”秦玉聲音如洪鐘,震得整片天地都在嗡嗡作響!

“堂堂第二秘境的境主,居然是個膽小如鼠之輩!你身為武聖巔峰,難道怕我一個新晉武聖嗎!”

“小畜生,你找死!”

顧子真一聲爆喝,終究是從這第二秘境中飛奔而出!

他手若鷹爪,直逼秦玉的腦袋而來!

秦玉身若閃電,倒退而去,隨後一聲怒吼,金芒如注從他的右臂爆射而出,迎向了顧子真!

“轟!”

這是驚天動地的巨響!比起那驚雷不知道震撼多少倍!

整個京都,乃至周邊都被這一聲巨響所震動!

“什麼情況?”許多人紛紛從家門中走出,抬頭看向了那天空。

“好像是秦玉!”有武者識出了秦玉的身影!

“秦玉?他的對手是誰?那個老頭怎麼從來冇見過?”

“那好像是顧子真!第二秘境的境主,真正的頂尖強者!”

“顧子真?顧星河的父親?那個在百年以前被譽為天下第一人的顧子真?”

“秦玉要逆天而戰嗎!這麼多年過去了,顧子真恐怕已經踏入大能之境了吧!”

潮水般的言論迅速湧來!

短短的一瞬,無數的武者便蜂擁而至!

他們看著半空中對峙的二人,全都充滿震撼之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