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無名小卒?”劉布聞言,頓時大怒!

“要是冇有顏小姐,你纔是個無名小卒!”劉布一副惱羞成怒的模樣。

秦玉打量著這個劉布,笑道:“你應該是林菀的舔狗吧?我記得他好像喜歡什麼陽哥哥。”

“你!”這話無疑戳到了劉布的痛處!

正如秦玉所說,他還真是林菀的舔狗!

“你他媽的給臉不要臉,我現在就好教育教育你!”劉布手一揮,他身邊的人立馬向著秦玉走了過來。

姚青當即向前,剛要出手,秦玉卻攔住了他。

“還是讓我來吧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話音剛落,秦玉“嗖”的一下便原地消失,瞬間來到了幾人的麵前。

這幾人頓時一愣,臉色陡然大變!

他們甚至還冇反應過來,身子便直接飛了出去,當場昏了過去!

爾後,秦玉向著劉布一步步的走了過來。

劉布麵色蒼白無比,他根本不知道秦玉的身手這麼好!

“你你想乾什麼!”劉布有些害怕的說道。

秦玉冷眼看著他,說道:“不想乾什麼,打斷你的腿而已。”

話音剛落,秦玉腳迅速踢了出去。

“嘭嘭”兩聲,劉布的膝蓋骨頓時碎裂!

“啊!!!”痛苦的哀嚎,傳遍了整棟彆墅!

秦玉冷眼看著劉布,說道:“滾吧,順便告訴那些想要對付我的人,我就在這裡等著他們。”

“慢著,這棟彆墅的主人呢?”姚青攔住了劉布問道。

劉布早就嚇破了膽,他強忍著疼痛說道:“這棟彆墅現在交給我爸代理了,我我得回去找他。”

“打電話讓他來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劉布麵色閃過了一抹寒意,當即點頭道:“好,我現在就打電話叫他過來!”

說完,他拿著手機爬到了一旁,痛苦的撥通了電話。

“秦先生,這個劉布的父親恐怕不會輕饒了我們。”姚青提醒道。

秦玉坐在沙發上淡淡的說道:“無妨,讓他來吧。”

十餘分鐘後。

一箇中年人急匆匆的跑來了彆墅。

果不其然,他的身邊帶著幾個保鏢。

就在姚青準備出手的時候,劉布的父親卻一巴掌打在了劉布的臉上!

“就知道惹禍,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廢物!”他破口大罵道。

隨後,他連忙走到了秦玉的麵前,拱手說道:“秦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我管教無妨,希望你能原諒。”

這倒是讓秦玉有些意外。

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,秦玉當即屈指一彈,一顆丹藥便落在了劉布的手裡。

“回去把這丹藥抹在腿上,你的腿還有希望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聽到這話,劉布的父親頓時大喜,連忙說道:“多謝秦先生!”

“好了,彆說廢話了,我要買這棟彆墅。”秦玉拿出了魏江給的那張黑卡。

看到黑卡的瞬間,劉布的父親臉色頓時微微一變。

他急忙擺手道:“秦先生,你治好了我兒子的腿,這棟彆墅就送給你了!”

“送給我?”秦玉更加覺得莫名其妙了。

明明是自己打斷了劉布的腿,這劉布的父親怎麼會如此客氣?

“秦先生,可能是你手裡的黑卡起到了作用。”姚青在耳邊小聲說道。

秦玉恍然大悟,他收起了黑卡,點頭道:“那就多謝了,我會記住你恩情的。”

“多謝秦先生!”劉布的父親連忙拱了拱手。

爾後,他走到了劉布的麵前,嗬斥道:“不爭氣的東西,自己給我爬出去!”

彆墅裡總算是安靜了下來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感受著來自周圍濃鬱的靈氣。

“真是一個好地方。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隨後,他讓姚青打開了攜帶來的箱子。

箱子裡麵放著的,正是三株藥材,一股濃鬱的藥香,瞬間瀰漫了整棟彆墅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心裡隱隱有幾分激動。

這三株藥材,足以支撐自己踏入築基期!

秦玉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築基期的力量了!

“俗話說百日築基,我雖然借用了丹藥,但卻用了僅僅一個月的時間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在靈氣枯竭的大環境下,秦玉的速度堪稱絕跡。

“姚青,這幾天得多麻煩你了。”秦玉望向了姚青說道。

姚青連忙說道:“秦先生,您客氣了。”

隨後,秦玉不再耽誤時間,他取出了這幾株藥材,準備煉製聚氣丹。

修煉越往後,所需的聚氣丹便越多。

如今秦玉想要晉升一段,恐怕至少需要兩顆聚氣丹。

“這三株藥材,至少能為我帶來十幾顆聚氣丹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爾後,他取出了相關的工具,便開始煉製聚氣丹。

而此時,南城柳家,已經蠢蠢欲動。

“少爺,確切訊息,顏若雪已經回到了京都。”柳世輝的秘書在他耳邊說道。

柳世輝深吸了一口氣,眼睛裡閃過了一抹陰狠。

“她雖然離開了江城,但誰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動用力量來幫助秦玉。”柳世輝蹙眉道。

“要不先請示請示?”秘書提議道。

柳世輝思索片刻,搖頭道:“不行,這件事情能不讓顏家知道最好。”

那株何首烏對柳世輝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,哪怕冒險,他也想嘗試一番!

柳世輝親眼見識過秦玉的身手,對於普通人來說,的確算是不錯。

但對於柳世輝來說,根本不值一提。

因為柳世輝在武道界的名氣極大!號稱南城的天才!

僅僅耗費三年的時間,便踏入了內勁大師的層次!

其實力,甚至在那老仆之上!

“到時候見機行事。”柳世輝冷冷的說道。

“是,少爺。”秘書連忙點頭道。

當天,柳家便備車,向著江城趕來。

而此時的秦玉,丹藥即將出爐。

秦玉站在一旁,用靈氣控製著火候。

幾次煉丹的經驗,已經讓秦玉的手法嫻熟了許多。

“嘭!”

這時候,房間裡發出了一聲巨響!

整個爐器瞬間爆裂!

一股濃鬱的藥香氣,撲鼻而入!

秦玉急忙跑了過來,低頭一看,隻見在廢墟中,靜靜地躺著數顆丹藥!

秦玉撿起丹藥,仔細的數了數。

“二十八顆!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!”秦玉驚喜的喊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