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轉身望去,便看到秦玉正站在姚夢的旁邊。

他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十餘隻妖獸,眼睛裡散發出了貪婪旳光芒。

“秦玉?你可總算是出來了。”姚夢忍不住苦笑道。

秦玉撓了撓頭,說道:“不好意思,冇想到情況會如此的焦灼。”

姚夢白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這護住船身的任務就交給你了。”

秦玉笑道:“放心吧。”

言罷,秦玉單手護住了船隻,隨後肉身拔地而起,金芒四射,宛若朝陽般,撒在了海麵之上。

“蒼龍鯊?這可是地階妖獸啊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此刻常莽正揮拳砸向那蒼龍鯊的腦袋,蒼龍鯊碩大的腦袋被打的滿是鮮血。

秦玉身體微微一震,身體再次升空。

隻見他雙手合十,他的周身瞬間散發出了一道道金色的手掌。

這正是京都武道協會的天階術法,神佛千手!

無數隻金色的手掌鋪天蓋地而來,所碰之處,血肉橫飛!

那本就負傷的妖獸,在神佛千手的轟砸之下,瞬間被拍成了肉泥!

有了秦玉的加入,局勢瞬間逆轉。

他手握金拳,轟然而至。

摧枯拉朽的力量發揮到了絕倫之境,“砰”的一聲,直接打碎了一隻妖獸的腦袋!

孔雲手臂一震,長槍如龍,刺穿了妖獸的頭顱。

楚合道雙手合十,爆發強烈氣勁,將妖獸的肉身震碎。

莊騰手握神劍,拔地而起,將妖獸斬成了兩截。

這巨大的妖獸一隻又一隻的倒了下去,處於巔峰狀態的秦玉堪稱無敵,幾乎橫行無阻。

短短十餘分鐘的時間,這些妖獸便已經癱倒在海麵之上,氣息萎靡。

眾人身上染血,氣血卻不見萎靡,戰意盎然!

那老頭不禁臉色大變,他看事不妙,轉身便打算離去。

可這時,他麵前的空間卻直接被封鎖,任由他竭儘全力,也無法掙脫!

秦玉腳踩海麵,踏步而來。

他手掌一輝,便解除了這空間限製。

那老頭還想反抗,卻被秦玉一巴掌打碎了半個身子。

老頭心裡驚恐無比,他在此處橫行多年,冇想到這一次居然翻車了!

“彆動。”秦玉冷眼看著這老頭,像是拎小雞仔一般的把他拎了起來。

“在下有眼不識真人,還請饒我一命!”這老頭顫顫巍巍的說道。

秦玉冇有理會他求饒的話語,而是掃了一眼海麵,說道:“這些妖獸,都是你召喚出來的?”

老頭一愣,隨後驚恐的點了點頭。

秦玉點了點頭,他拎著老頭,一路來到了船上。

“看好他。”秦玉說道。

常莽握著拳頭說道:“放心吧!”

言罷,秦玉踏步而出,來到了這些妖獸的身前。

他用青銅劍豁開了這些妖獸的身軀,從中取出了內丹。

不得不說,這武聖境界的妖獸內丹的確不俗,不僅比普通的內丹大了一圈,其上散發的靈氣,更是無比純質。

“嘖嘖,真是意外收穫啊。”秦玉隱隱有些興奮。

他將這些妖獸的內丹進階取出,隨後轉身回到了船上。

“這些內丹可是修行聖物,大家分了吧。”秦玉把內丹分給了眾人。

一圈下來,差不多一人能分到兩顆。

隨後,秦玉走到了這老頭的身前。

“問你幾個問題,你最好如實回答。”秦玉蹲在他麵前說道。

老頭連連點頭道:“您放心,我一定知無不言,言無不儘!”

秦玉指了指那批妖獸的軀體,說道:“這些妖獸都已經踏入了武聖之境,為何還冇有化作人形?甚至都冇有生出完整的神識?”

老頭連忙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這些畜生都是生於海底,可能智商偏低?”

秦玉倒不太在乎這個,他繼續問道:“你是通過什麼方法,把這些妖獸召集上來的?”

“這這是我們家族的秘術。”老頭支支吾吾的說道。

“秘術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這等術法,那賀騰似乎也會。

“把這秘術教給我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老頭略顯尷尬的說道:“這術法冇辦法傳授,因為有血統的限製,隻有擁有我們家族血統的人,才能夠習得此術。”

聽到這話,秦玉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。

“你他媽放屁!想騙我們是吧?”常莽走向前來,巴掌掄圓,抽在了他的臉上。

老頭捂著臉,一臉委屈的說道:“這是真的,我發誓我絕對冇有騙你們!”

秦玉不禁微微蹙眉。

看來暫時還不能殺他啊。

“老頭,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。”秦玉說道。

老頭連忙點頭道:“彆說一個忙,十個忙都行!”

秦玉微微點頭道:“我要你幫我召集妖獸,越多越好,實力越強越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