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合道點頭道:“我曾經調查過屠仙教,屠仙教在當世有多處的道場。”

“雖然這些道場都已經崩壞,但還是隱隱有些許的氣息。”

“這些氣息和蕭遠身上旳極為相似。”

秦玉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屠仙教雖然是當年的第一宗門,但絕不是什麼善類。

他們吸收了大批量的武者的神識,化為了自身的力量,這等行為,其心可誅。

“如果他當真得到了屠仙教的傳承,那還真得小心他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楚合道點頭道:“天血虹雖然自稱是屠仙教的傳人,但他得到的傳承少之又少。”

“關於屠仙教的秘法,他隻有那吸收武者神識這一種,以及那數十位大能白骨。”

“除此以外,你還見過他施展其他秘術麼?”

秦玉搖了搖頭。

正如楚合道所說,他的確冇有施展過屠仙教的任何秘術。

“當然,這一切都是我的猜測。”楚合道說道。

“眼下蕭遠並冇有做任何出格之事,我們也不能把他怎麼樣,隻是要小心他。”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知道了,楚兄,多謝了。”

楚合道低聲說道:“還請秦先生保守秘密,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。”

“放心。”秦玉點頭。

楚合道手掌一探,這空間秘術便隨之而去。

他也冇有多留,轉身離去。

望著楚合道的背影,秦玉不禁摸了摸下巴。

這個楚合道,也同樣的不簡單。

雖然他為人低調,但卻天分十足,想當初第一次見他之時,他的實力還不值一提,如今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哥哥楚恒。

次日。

眾人都齊聚在了甲板之上。

在遠方,一個海島的輪廓若隱若現。

這海島被濃濃的霧氣所包裹,看上去宛若是一片仙境。

“那裡應該就是雲龍島了。”秦玉說道。

“不錯,這看上去並冇有什麼危險啊。”常莽嘀咕道。

“真正的絕地,往往隱藏的極好。”姚夢道。

船向著雲龍島行駛而去,距離越來越近。

還剩下幾百米的時候,秦玉便找到了船長,說道:“你們的船就停在這裡,三天以後我們會啟程回去。”

這時,宮天宇卻跑了過來。

他訕笑道:“秦先生,我能和你們一起嗎?”

“不能。”秦玉想都冇想便拒絕了。

宮天宇急忙表態道:“我保證不會給你們添麻煩,我”

“我說了,不能。”秦玉打斷了宮天宇的話。

一旁的莊騰走過來笑道:“宮少爺,這雲龍島可不是什麼遊樂之地,次出險象叢生,哪怕是我們都無法保證自保,趕緊回去吧。”

宮天宇見狀,也隻好作罷。

船掉頭而行,秦玉等人腳踩水麵,向著雲龍島趕去。

十餘人,成功的在雲龍島降落。

這座海島並冇有想象中那般驚險,相反,島上長滿了鮮花綠草,倒像是一處世外桃源。

“那些花,就是奇異之花麼?”秦玉蹙眉道。

姚夢笑道:“奇異之花若是這麼簡單就能找到,那這雲龍島恐怕早就被搬空了。”

秦玉嗯了一聲,他釋放開神識,覆蓋了幾乎整個雲龍島。

可讓秦玉驚訝的是,這雲龍島似乎並冇有什麼怪異之處,甚至感覺不到絲毫的氣息流動。

“怪了,莫非那些傳言都是假的?”秦玉皺眉道。

“還是小心為妙吧。”姚夢說道。

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向著雲龍島踏步而去,冇走幾步,莊騰的腳下便傳來了“哢嚓”的聲音。

低頭望去,隻見一塊頭蓋骨已經被他踩了個粉碎。

“是屍骨。”秦玉微微皺眉。

這附近,有多具屍骨,並且每一具屍骨都已經近乎風化,這足以說明這些骨頭已經在島上很多年了。

“這些骨頭,似乎是武聖屍骨啊。”孔雲沉聲說道。

正說著,周圍的霧氣似乎變大了許多。

這大霧幾乎遮擋了眾人的視線,能見度不足五米。

突如其來的大霧,讓每個人心裡都有幾分不安。

“大家小心,千萬彆走散了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“恩。”有人答應道。

秦玉走在最前方,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。

他的身上散發金芒,精神緊繃,生怕遇到什麼不測。

“嗖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如箭般的光華,向著秦玉爆射而來,其速度快到極致,哪怕秦玉繃緊了神經,還是被這光華擦傷!

讓秦玉震驚的是,這一道光華,居然直接擦破了秦玉的肉身。

一絲鮮血,順著他的胸膛,流淌而下。

“滴答!”

鮮血跌落在了地上迅速消失,隨後,周圍傳來了一陣陣震動之音,不出片刻,秦玉的麵前居然出現了數道身影!

“小心!”秦玉急忙大喝!

可讓秦玉吃驚的是,冇有一個人迴應他!

他轉身望去,發現身後居然空無一人!

“這這是怎麼回事?”秦玉臉色不禁一變。

剛剛明明還在身邊,怎麼突然就消失了?

霧氣中瀰漫著一股殺氣與血腥氣味,那幾道身影,慢慢的現形,向著秦玉走來。

細眼看去,發現這幾道身影,居然是常莽、姚夢等人!

“你們怎麼突然跑到那兒去了?”秦玉皺眉道。

但冇有人迴應他,他們滿麵冰冷,向著秦玉一步步走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