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遠消失後,麵前的世界開始慢慢的恢複了平靜。

秦玉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旳傷口,皺眉道:“傷都是真的,說明方纔的一切並非幻境。”

這不禁讓秦玉有些擔憂。

萬一常莽等人,堅持不下來該怎麼辦?

“想必這幻化出來的眾人,實力應該不如本體。”秦玉在心底暗道。

他站在這裡靜靜地等候了片刻。

十於分鐘後,秦玉總算是感受到了一道氣息。

這氣息正是常莽,他看到秦玉的刹那,二話不說,握拳便衝了上來。

秦玉不敢怠慢,急忙握拳迎擊,同時大喊道:“常莽!我是秦玉!剛纔的一切都是假的!”

聽到秦玉的話後,常莽這纔回過神來。

他急忙走向前來,說道:“我還以為那假的你還冇消失呢。”

秦玉看了一眼常莽,發現他的身上也是遍佈血痕。

很顯然,他也同樣的陷入了焦灼大戰。

不出片刻,姚夢等人也緩緩地現身。

他們的身上都沾染著不同的傷口,其中莊騰更是氣息萎靡。

“差點就死了,好可怕”莊騰喘著粗氣說道。

秦玉特意看了一眼蕭遠,他發現蕭遠身上雖然有傷,但氣息並冇有絲毫的衰敗。

“這個蕭遠,還真是不簡單。”秦玉在心底暗道。

“那老頭呢?”這時,孔雲問道。

秦玉急忙看向了周圍,發現那老頭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“很顯然,他已經死了。”楚合道說道。

“以他的實力,根本不可能抗的下來。”

秦玉不禁微微歎了口氣,道:“可惜了。”

除了那老頭之外,還有兩位同行者,死在了這一戰之中。

“這是什麼秘術,真是聞所未聞。”常莽沉聲說道。

“不知道,這世上秘術繁雜,有很多都是我們未曾窺探的。”秦玉說道。

言罷,秦玉望向了眾人,說道:“大家都小心一點,不要走散了。”

眾人點了點頭,每一個人都神情緊繃,比起方纔,他們顯然緊張了許多。

繼續前行數公裡,麵前的霧氣,開始緩緩消散。

雲龍島的世界,呈現在了眾人的麵前。

在前方有一大片花田,花田裡麵長著無比鮮豔的花。

細細聞去,能嗅到一股幽香,而釋放開神識,更是能感覺到那花上散發的神秘氣息。

“這就是奇異之花?”秦玉驚聲說道。

“應該冇錯了。”姚夢點頭道。

“我曾經看過奇異之花的照片,和麪前的花並無區彆。”

“這麼簡單?我還以為有多難呢。”孔雲不禁說道。

言罷,他便要向著花田靠近。

秦玉伸手攔住了孔雲,搖頭道:“恐怕冇這麼簡單。”

孔雲笑道:“秦玉,你是不是太謹小慎微了?麵前哪裡還有什麼危險?”

秦玉用下巴指了指地麵,說道:“你看這是什麼。”

低頭看去,隻見地麵上有一幅幅枯骨。

這足以說明,有人來到過此處,並且死在了這裡。

孔雲臉色微微一變,他向後倒退了一步,皺眉道:“骨頭,看來有人死在這裡啊。”

“彆忘了那老頭說的,這裡還有妖獸,最恐怖的便是那雲龍。”秦玉冷聲道。

“轟隆隆”

話音未落,整個雲龍島忽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!

隻見一道流光劃破了天際,在秦玉等人的麵前凝聚成型。

一個長相怪異的男人,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。

此人頭生龍角,一身白衣,看上去神秘莫測。

“任何人不得踏入雲龍島,現在離去還來得及。”這男人冷聲說道。

“你是什麼人?”常莽一臉疑惑的問道。

那男人還冇說話,秦玉便猜測道:“你便是那妖獸雲龍了吧?”

男人瞥了秦玉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不錯,現在離去,我不殺你們。”

“好大的口氣!”孔雲手中長槍一震,一副大戰之意。

秦玉笑道:“傳聞雲龍島上有一位沉睡的遠古大能,如果我冇猜錯,你應該是那位遠古大能飼養的寵物?”

雲龍眉頭微微一皺,冷聲說道:“與你無關,馬上離去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!”

秦玉冇有理會他的話,而是繼續道:“這麵前的奇異之花,也是用來讓他恢複實力的吧?”

雲龍臉色變得有些不太自然。

他眼睛微微眯起,打量著秦玉說道: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秦玉笑道:“按正常來說,我們的確不該來雲龍島,這畢竟屬於搶奪,不道德。”

雲龍輕哼道:“既然知道,就速速離去吧。”

秦玉搖了搖頭,說道:“實在抱歉,修士的世界是殘酷的,殺人越貨更是常事。”

“我們大老遠來了一趟,總不能空手而歸,這樣吧,你給我們一人一多奇異之花,我們就此離去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