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龍的臉色極為冰冷,他一步向前,渾身氣息瞬間爆發。

這股氣息宛若是一顆地雷在眾人麵前炸開,使得眾人連連倒退了數步。

僅僅是餘威,便讓人感覺到了一絲恐懼。

“你覺得可能麼?馬上給我滾!”雲龍大喝道。

秦玉站在那裡紋絲未動,他望著麵前的雲龍,說道:“我不想與你為敵,更不想強奪你們旳奇異之花,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,今天我必須要帶走奇異之花。”

整整五天的時間,才趕到了島上,對於秦玉而言,每一分每一秒都耽擱不起。

僅僅剩下一個月的時間,若是修為得不到提升,那註定會死在高層的手裡。

所以,無論什麼原因,秦玉都絕不會放棄這奇異之花。

“那就不必廢話了,殺了你再說。”雲龍向前踏步而來。

秦玉身上的氣息也在快速的滾動,金芒四起,照亮了大半個雲龍島。

大戰一觸即發,這雲龍的修為深不可測,哪怕是秦玉也無法看穿。

姚夢等人也迅速向前,做好了交手的準備。

“嗡!”

這時,雲龍的身上散發出了一股雪白色的氣息,那氣息在他手中捲動,像是從天上摘下了一朵朵祥雲。

下一秒,雲龍的身軀便緩緩地在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!

秦玉眉頭微皺,他剛要開口,便感覺到後背傳來了疑似異常!

“砰!”

隻見從秦玉背後的虛空之中陡然間壇出了一隻手!手掌屈指而起,宛若是一隻龍爪,狠狠地抓向了秦玉的後背!

這極為尖銳的手指,一把便抓破了秦玉的防禦,身體上瞬間出現了幾條血痕!

秦玉急忙轉身,卻發現背後空無一物!

“不好,此人對空間術法掌控極深!”姚夢驚聲說道。

秦玉臉色不禁一變。

空間術法掌控到這種地步,著實讓人大吃一驚。

秦玉急忙釋放開神識,妄圖找到了雲龍的身影。

可是他卻驚奇的發現,神識根本無法發現雲龍!

隱藏於虛空之中,像是斬斷了聯絡,神識根本無法穿透虛空窺探其真身!

“轟!”

這時,雲龍從虛空中一掌拍出,巨大的氣勁,直接將眾人震退了出去!

他身為雲龍島的守護妖獸,實力自然不必多言,手掌的力量,更是驚為天人!

這一掌之下,不僅僅是秦玉,常莽等人也儘皆被震退!

除了常莽和秦玉之外,其餘幾人都受到了極大地創傷,甚至連五臟六腑都受到了衝擊。

“媽的!”

孔雲不由得大怒,他祭出長槍,對著虛空便是一陣亂刺。

強大的氣息湧動,讓整個雲龍島上似乎都要颳起颶風,但是這長槍根本無法傷害到雲龍!

“轟!”

雲龍從虛空中探出了兩隻大手,催動著光輝,狠狠的碾壓了下來!

“去你媽的!”

常莽一聲怒吼,握拳迎擊,血紅色的光芒爆發而至,頓時震動的整個花田都在晃動!

秦玉眼睛一眯,更是抓住這個機會,一拳砸向了那片虛空!

儘管雲龍快速的收回手掌,但在二人的配合之下,還是受了傷,手掌上出現了血痕。

他的身體再次縮回到了虛空之中,半晌都冇有動靜。

“有本事就出來大戰一場,藏起來算什麼本事!”常莽大喝道。

秦玉卻一直一言不發,在眾人惶恐之際,他與姚夢不自覺地對視了一眼。

兩個人的目光碰撞,似乎誕生了不謀而合的想法。

雲龍的實力絕不止於此,雖然他的每一掌都力道十足,但卻冇有致命的能力。

身為雲龍島的守護異獸,實力自然不言而喻,這足以說明他一直在留手。

而之所以留手的原因,自然不可能是因為秦玉等人的個人魅力,可能性隻有一個,那就是怕毀了這片花田!

想到這裡,秦玉和姚夢同時爆起,雙方的手掌都隱隱散發出了極具毀滅的力量。

“既然這奇異之花我們拿不走,那就乾脆毀掉好了!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那股力量在手掌中凝聚,二人同時爆發,神虹與金芒融合而至,直逼那花田而去!

“找死!”

雲龍的聲音頓時從虛空之中散發,他的身軀在虛空之中疾馳,快速的站在了花田之上,抬出兩隻已經受傷的手掌,迎向了這股力量!

“轟!”

雲龍一邊發動氣息護著這片花田,一邊出手迎擊二人的聯手,這頓時讓他的實力大打折扣。

“砰!”

手掌碰撞的刹那,頓時一片猩紅,他的兩隻手掌彷彿炸成血花一般,慘不忍睹!

秦玉和姚夢對視了一眼,冷笑道:“奏效了。”

言罷,秦玉看向了常莽等人,大喝到:“我和姚夢拖住雲龍,你們去采奇異之花!”

“好!”常莽等人也反應了過來,急忙向著花田飛奔而去。

“找死!”雲龍憤怒的聲音從虛空中傳出,下一秒,他的肉身便呈現在了眾人的麵前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你冇有踏入大能之境,就絕不是我們二人的對手。”

姚夢的實力深不可測,哪怕是秦玉都不敢百分百保證勝她。

而秦玉更是擁有挑戰大能的實力,這二人聯手,不敢想象!

雲龍渾身散發極致的冰冷之意,他冷眼看著二人,說道:“那就來試試看好了!”

就在雙方即將爆發大戰之時,在花田深處的一處山穀中,卻傳出了一道悠悠之音。

“住手吧。”那聲音滾滾如雷,蒼老至極。

聽到這個聲音,雲龍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尊崇。

他急忙轉身,拱手道:“主人。”

秦玉和姚夢眉頭則是緊皺了起來。

“是那位大能的聲音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