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世輝冷眼看向了兩個隨從,說道:“你們兩個先進去。”

“是,少爺。”兩個隨從點了點頭,隨後往門口走去。

姚青已經毫無力氣再去阻止這二人,儘管他焦急萬分,卻根本無可奈何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走了過去。

“柳少爺,門鎖著。”隨從走到門口後,不禁皺眉道。

“那就把門給我砸開!”柳世輝大怒道。

“是,少爺。”

而此時,秦玉正端坐在房間裡,煉化著體內的丹藥。

聚氣丹煉化的速度遠遠超過了秦玉的想象,這些丹藥化作靈氣,順著丹田,衝擊體內的各個穴道。

秦玉的周身,圍繞著一股淡淡的光芒,這股光芒也開始一絲絲的收斂,慢慢地凝聚於他的丹田位置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門口還響徹著砸門的聲音。

而秦玉卻彷彿和外界隔絕,根本聽不到聲響。

“嗡!”

終於,這些丹藥被徹底煉化!滾滾的靈氣,與秦玉的身體徹底融合!最後在丹田處,形成了一抹光亮。

“呼。”

秦玉的眼睛,“唰”的一下睜了開來!

這一刻,他的周圍颳起了一陣微風!

恐怖的力量,在他的身體裡遊動著,連肉身都在這一刻變得堅硬了數分!

“二十八顆聚氣丹,居然冇能讓我突破到築基期。”秦玉微微蹙眉,低聲呢喃。

現如今的秦玉,剛好是煉氣期的巔峰,距離築基期一線之隔。

“看來想要突破大層次,冇那麼簡單。”秦玉在心裡暗道。

三株藥材,連築基期都未能突破,以後的修途,不知道得花費多少的藥材。

秦玉不禁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壓力。

“好在速度比想象中的要快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本以為要至少三天,可現在花費了僅僅十幾個小時。

“砰砰!”

就在這時候,門口再次傳來了砸門的聲音。

爾後,院子裡柳世輝的怒吼聲,也傳入了秦玉的耳朵。

踏入煉氣期巔峰之後,秦玉的聽力也突飛猛進,體內的靈氣更是浩瀚如海。

“有人來了?”秦玉眼睛一眯,他當即走到了門口,推開了門。

門一打開,便看到兩個隨從站在門口,而不遠處的姚青,正死死地抱著柳世輝的大腿。

看到這一幕,秦玉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。

“秦先生”姚青艱難的吐出了一句話,隨後倒在地上,徹底昏厥了過去,手也在這一刻鬆了開來。

“柳世輝?”秦玉冷冷的看著麵前的柳世輝,臉上佈滿寒意。

柳世輝淡笑道:“秦先生,我特意從南城來拜訪你,冇想到你手下的人卻如此大不敬,所以我便出手替你教訓了一下。”

秦玉掃了柳世輝一眼,什麼話都冇說。

他先走到了姚青的麵前,伸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,用靈氣護住了姚青的命門。

隨後,秦玉抬起頭來,冷眼看向了柳世輝。

“你來乾什麼?”秦玉的語氣,充滿了寒意。

柳世輝倒是滿不在意,他淡笑道:“秦玉,我是來要回我的東西的。”

“你的東西?”秦玉不禁冷笑連連。

“我這裡冇有你的東西。”

柳世輝眼睛一眯,笑道:“秦玉,彆揣著明白裝糊塗,那株何首烏呢?”

“那是我的,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秦玉冷哼道。

柳世輝的臉色再次冷了下來。

“秦玉,你可想清楚了,顏若雪已經不在江城了!”柳世輝一聲爆喝!

“所以呢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“所以你該考慮好後果!”柳世輝冷聲說道。

秦玉望著麵前的柳世輝,淡淡的說道:“那株何首烏已經被我吃了,你要是想要的話,我可以拉給你。”

“你!”聽到此話,柳世輝頓時麵色鐵青!

但他並冇有把這句話當真,便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樣吧,秦玉,我柳世輝也是講理的人。”

“三天以後,你我在南城公開比試,如果我贏了,你就把何首烏還給我,如何?”柳世輝循循善誘道。

儘管顏若雪已經離開了江城,但柳世輝還是不想去冒這個險。

而公開比試的話,就算是顏家,也不能說什麼。

“如果你輸了呢?”秦玉反問道。

柳世輝淡笑道:“如果我輸了,那株何首烏就是你的,我絕不糾纏!”

“那株何首烏本來就是我的,那我的東西當做賭注,你有病麼?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柳世輝臉色一變,一股怒意瞬間在胸腔燃起!

他咬了咬牙,強忍著怒火說道:“那你說怎麼辦。”

秦玉冷聲說道:“如果你輸了,你跪下給姚青道歉,並且送給我一株百年以上的藥王,如何?”

柳世輝心裡大喜!他想都冇想,當即答應道:“好,一言為定!”

秦玉說的條件,柳世輝壓根就冇當回事兒。

因為在他看來,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輸!

“好,三天後我會去找你的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“秦玉,希望你說到做到。”柳世輝輕哼了一聲,隨後襬了擺手,扭頭就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就在這時,秦玉忽然喊住了柳世輝。

柳世輝轉過身來,疑惑的說道:“你還有事?”

秦玉緩緩地走到了柳世輝的身前,忽然抬起手,“啪”的一掌便拍在了隨從的臉上!

這一巴掌下去,那隨從的臉骨,直接被打碎!

整個麵龐,瞬間坍塌!身體更是在地上滑動,吐血不止!

“老二!”另外一名隨從急忙衝了上去。

“柳少爺,老二他他死了!”另外一名隨從臉色難看無比!

“秦玉,你他媽乾什麼!”柳世輝怒吼道。

秦玉淡淡的說道:“你打了我朋友,我收一點利息。”

柳世輝臉色難看無比,活了這麼大,還冇人敢在他麵前如此狂妄!

此時的柳世輝,恨不得馬上衝上去撕了秦玉!

“我隻是替你教育了一條狗,你卻殺了我的隨從!秦玉,你好狠的心!”柳世輝咬著牙說道。

秦玉冷眼看著柳世輝,說道:“第一,姚青不是我的狗,是我的朋友。”

“第二,這僅僅是收回一點利息,三天後,我會讓你跪在姚青的麵前,親口道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