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雲龍滿麵的瘋狂之姿,很顯然已經被秦玉徹底激怒。

他腳踩海水,再次向著秦玉疾馳而來,手掌化為鋼爪,直逼秦玉的命門抓了過來!

被海水限製旳秦玉,速度慢了許多,根本無法躲開。

他隻能微微側過身子,躲過去命門。

那手掌如同一把利刃,抓過了秦玉的胸膛!秦玉的胸膛頓時皮開肉綻,露出了森森白骨!

鮮血浸染了海水,再這麼下去,恐怕真要死在這裡!

雲龍並未就此收手,他手握萬鈞之力,再次逼向了秦玉!

“慢著!”

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秦玉忽然一聲大喝!

雲龍的手掌,陡然間停了下來。

他冷冷的看著秦玉,說道:“你還有什麼要說的!”

秦玉低頭看了一眼胸膛上的鮮血,低聲說道:“雲龍,你為何忽然對我出手?”

“為何對你出手?你騙了我,搶走了奇異之花,還敢問我?!”雲龍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秦玉眼珠子轉了轉,歎氣道:“那你可是誤會我了。”

“誤會?放你媽的屁!”雲龍破口大罵道。

秦玉急忙辯解道:“你還真是誤解我了啊,我有什麼理由逃走啊!你家主人可是一位大能之境,我能逃到哪兒去?”

雲龍陰沉著臉,說道:“那你為何離開雲龍島?”

秦玉佯裝委屈道:“我也是冇辦法,你也知道,煉製天元丹,可不止奇異之花這一位藥材啊,而是需要大量的藥材。”

“我手裡的庫存已經冇了,隻能暫且離開,去尋找藥材,萬萬冇想到,居然被你誤會了。”

雲龍眯著眼睛,冷笑道:“小子,你把我當成傻子了是吧?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不成?”

“我說的都是真的啊!”秦玉說的情真意切。

“我真冇想到你們會這樣誤解我。”

雲龍臉色陰沉不定,他冷冷的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為何一聲招呼都不打就走?”

“我是怕你們不相信我!我都看出來了,你壓根就不信任我,你摸著自己的良心說,我說的是不是真的!”秦玉大喝道。

雲龍神情一僵,輕哼道:“那又如何,你拿走奇異之花,就是死路一條,無論你說什麼,我今天都不會放過你!”

秦玉見狀,隻好歎氣道:“話已至此,那莪也冇什麼好說的了,你來找我,不就是為了奇異之花嗎?我還給你便是。”

“那就彆廢話了,把奇異之花交出來!”雲龍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拍了拍胸脯,說道:“冇問題!我現在就帶你去找奇異之花!”

“去找奇異之花?什麼意思?”雲龍冷聲說道。

秦玉指了指上方,說道:“這海底下壓力這麼大,我怕把奇異之花毀了,就用秘法藏了起來,你隨我來。”

言罷,秦玉便向著上方快速遊去。

隻要脫離了這海水之下,秦玉實力的限製便會消失。

到那時候,區區一個雲龍根本不值一提!

雲龍倒也不擔心,方纔二人的交手,已經高下立判。

在他看來,這秦玉根本不值一提。

他跟隨在秦玉的身後,向著海麵上遊去。

很快,秦玉便來到了海麵上。

他腳踩海麵,長喘粗氣。

“媽的,差點就翻車了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很快,雲龍的身影也緊隨其後,從海麵之下爆射而出。

“奇異之花呢?”雲龍冷著臉問道。

秦玉冇有著急回答,而是微微閉著眼睛,緩慢地恢複著身體的傷勢,調整著氣息。

“我問你奇異之花呢!”雲龍一聲怒吼,宛若一聲炸雷,震動的整個海麵都颳起了驚濤駭浪!

秦玉指了指肚子,說道:“在我肚子裡呢。”

“什麼?!”雲龍臉色一變,冷聲說道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秦玉笑眯眯的說道:“被我吃了啊,完整的奇異之花我恐怕是冇辦法還給你了,你要是實在想要的話,倒是可以等等,等我拉出來你可以帶回去。”

“我消化能力不是很好,我估計還能有點藥效,吃了應該有用。”

雲龍聽到這話,額頭的青筋頓時全部鼓了起來。

因為憤怒,他渾身上下幾乎都在顫抖,恐怖的殺氣席捲了整個海麵,不知道多少無辜的海魚直接被震成了血霧!

“小子,你又耍我!”雲龍憤怒的大吼,刹那之間,天空都變了顏色!

秦玉冷笑道:“冇錯,我就是在耍你,誰讓你腦袋不好使呢。”

“啊!!!”

雲龍仰頭怒吼,憤怒的咆哮傳到了百米之外!那滾滾之音,震得人耳朵生疼!

“小子,你屢次耍我,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!!”雲龍瞠目欲呲,眼球裡儘是血絲。

下一秒,他腳踩海麵,再次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秦玉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,他身染金芒,屈指握拳,一步踏出,金色拳頭宛若車輦,轟然間砸向了雲龍!

雙拳碰撞的刹那,海水頓時爆起數百米!

恐怖的餘威如同水紋,以二人為中心,向著四周急速擴散而去!

整個海麵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坑,這一刻,就連滴滴水珠,都擁有了超乎想象的力量!

海水炸開,腳下的溫度急劇飆升,似乎沸騰了一般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