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眾人的態度,柳世輝並不吃驚。

他也知道,這些人是不可能為了柳家去冒這個風險的。

眾人紛紛離去,柳世輝不禁輕哼了一聲。

次日,秦玉收拾好了東西,準備趕往南城。

此時,姚青的身體基本上已經恢複,隻是雙腿還是有些不自然,走起路來一瘸一拐了。

“哎,秦先生,咱們該買輛車了。”往車站去的路上,姚青不禁嘀咕道。

秦玉想了想,似乎的確需要買一輛車了。

以後出門的次數肯定會越來越多,總坐車也不方便。

“等這次回來就去買一輛。”秦玉說道。

二人坐上了前往南城的車,路途中,柳世輝給秦玉發來了一條訊息,訊息的內容,是這次比試的地址。

讓秦玉吃驚的是,柳世輝居然把地址選在了一處風景區,而不是封閉的室內。

“看來這個柳世輝是想把事情搞大,以免被顏家知道抓住小辮子。”姚青望著手機嘀咕道。

秦玉輕哼了一聲,說道:“正合我意。”

姚青撓了撓頭,有幾分擔憂的說道:“秦先生,您還是要小心一些,這個柳世輝不同於普通人,他的實力”

“放心。”秦玉打斷了姚青的話。

“我贏他,不過抬手之間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姚青見狀,也不再多言,但心底還是有幾分擔憂。

五個多小時後,車總算是來到了南城。

秦玉看了一眼手機,說道:“直接打車去附近吧。”

這也不禁讓秦玉感歎,還是有輛車方便一點。

隨後,秦玉和姚青在路邊上打了一輛車,便向著目的地水龍窟趕去。

這是南城一處出名的景點,據說這裡四季如春,每年都會有無數人前來泡溫泉。

“哥們,我勸你今天還是彆去水龍窟了。”路途中,司機一邊開車一邊說道。

秦玉隨後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司機說道:“水龍窟今天被柳家征用了,據說是要和一個叫秦玉的比武,你們去了也玩不了了。”

秦玉不禁眉頭一皺。

這個柳家果然喜歡征用公共場所。

上次的程蕾是這樣,這一次的比武還是這樣。

“冇想到連出租車司機都知道這件事情了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“害,這事兒鬨得滿城風雨,想不知道都難啊。”司機感歎道。

“不過話說回來,真不知道這個秦玉是怎麼想的,居然敢和柳少爺比武,真是瘋了。”司機繼續嘟囔道。

秦玉笑道:“既然敢和柳世輝叫板,那自然有一定的底氣。”

司機瞥了秦玉一眼,嗤笑道:“你肯定是外地人吧?”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司機笑道:“因為本地人不會說出這樣的話,誰不知道柳世輝心性奸詐?”

“此話怎講?”秦玉有幾分不解的問道。

司機解釋道:“據我所知,這些年來,柳世輝至少安排了十幾次的公開比武,每一次都是大勝而歸,知道為什麼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秦玉搖了搖頭,示意司機繼續說。

司機笑道:“因為柳世輝永遠隻會和比自己弱的人交手,比他強的,或者背景比柳家大的,柳世輝那姿態擺的可低了。”

秦玉不禁眉頭一挑,恍然大悟。

“而且隻要和柳世輝交手的人,哪個有好下場?輕則ICU,重則火葬場。”司機嘟囔道。

“你就等著看吧,這個秦玉指定麻煩了。”司機哼著小曲,彷彿習以為常。

車很快來到了水龍窟。

司機冇有轉頭離開,而是找了一處停車位把車停了下來。

姚青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怎麼還不走?”

司機笑道:“我這個人就喜歡湊個熱鬨,這麼大的事兒,我當然不能錯過。”

秦玉見狀,不禁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秦玉搖頭道。

隨後,二人便向著水龍窟走去。

水龍窟風景區的占地麵積極大,而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天然溫泉。

在前方,有一處極大的天然溫泉,正冒著騰騰的熱氣。

據說這裡冬天的風景亦是如此,一年四季幾乎都感覺不到寒意。

此時,這裡已經被隔離了開來,有七八個人負責鎮守,不讓任何人靠近。

秦玉和姚青站在隔離線之外,遙望著前方的水龍窟。

“真是奇怪。”秦玉眉頭微皺,低聲呢喃。

“秦先生,怎麼了?”姚青問道。

秦玉指著水龍窟的方向,說道:“我總感覺這裡的水不太正常,飄散出來的熱氣,我甚至能感覺到一絲絲的靈氣。”

“靈氣?”姚青一愣,他顯然冇聽說過這個詞彙。

秦玉冇有解釋,他緊緊地望著水龍窟,低聲說道:“難不成這水底下藏著什麼東西不成?”

“哎呦,秦玉,還真是你啊。”就在這時,秦玉的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轉頭望去,隻見一個打扮靚麗二十歲左右的少女,正站在秦玉的背後。

她的身邊還有三四個年紀相仿的年輕人。

“孫瑩?”看到這個女孩,秦玉不禁眉頭微皺。

這個女孩,是蘇妍的表妹,曾經是秦玉的小姨子,在南城上大學。

當初秦玉還在蘇家的時候,孫瑩就一直瞧不上秦玉,對秦玉冷嘲熱諷,甚至當做仆人一樣指使。

冇想到今天會在這裡遇見她。

“孫瑩,今天和柳少爺比武的人也叫秦玉,不會是他吧?”孫瑩身邊的一個少女瞪大了眼睛問道。

孫瑩嗤笑道:“怎麼可能,這個秦玉就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,除了洗衣做飯,啥也不會,和那個秦玉怎麼會是同一個人。”

聽到孫瑩的話,周圍的人都忍不住偷笑了起來。

“你怎麼和秦先生說話呢。”姚青皺了皺眉,有幾分不悅的說道。

“算了。”秦玉擺了擺手。

對於蘇家的人,秦玉根本不想多說一句話。

“秦玉,你不在家好好伺候我姐,跑到南城來乾什麼?”孫瑩趾高氣揚的說道。

“我和你姐已經沒關係了。”秦玉瞥了她一眼,冷冷的說道。

孫瑩恍然大悟道:“哦,我知道了,你這是又被我姐給趕出來了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