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的顧星河,渾身都散發著滔天的氣焰,如同汪洋大海一般,澎湃而來,任誰都不敢無視!

秦玉也同樣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股釋放而來旳恐怖到極致的氣息!

這股氣息,甚至超過了那八位高層!

“顧星河?”秦玉臉色頓時冷了下來。

聽到秦玉的聲音,顧星河的眼睛猛然間看了過來!一道精芒,從他的雙眼之中爆射而出,直逼秦玉!

秦玉腳下一震,身體淩空而起,擦著那道光輝而過。

“轟!”

那道精芒擊在地麵上,將地麵砸出了一個巨坑!

“顧星河,你怎麼會在這裡。”秦玉冷著臉問道。

“這句話該我問你纔對!你彆忘了,這裡是我家!”顧星河大喝道。

“今天我就要告訴你們,我顧星河失去的東西,就一定會拿回來!”

言罷,顧星河冇有絲毫的廢話,眨眼間便來到了秦玉的麵前!

這極快的速度,不禁讓秦玉心驚肉跳!

還不等他做出反應,顧星河已經一掌拍向了秦玉!

秦玉來不及躲閃,隻能催動青木真體,雙臂橫於麵前,硬生生的抗下這一掌!

“砰!”

秦玉的整個身體,頓時向著地麵爆射而去!

“轟!”

像是一顆金色的火球般,秦玉的身體陷入了地麵,將地麵砸出了一個深有十餘米的巨坑!

“好恐怖的力量”秦玉從地上爬起,不禁臉色大變!

這看似普通的一掌,卻直接拍碎了青木真體!

秦玉知道,麵前的顧星河,絕不是之前那個弱雞的顧星河了。

所以他也不敢怠慢,當即運行鬥字訣第四層!

一股恐怖的真氣,從這坑中爆射而出,宛若一道光柱,直插天際!

顧星河見狀,眼睛裡閃過了一絲詫異,隨後冷哼道:“怪不得能戰勝我父親,有幾分本事啊。”

就在這時,秦玉從這坑中走了出來。

他抬頭望著麵前的顧星河,冷聲說道:“顧星河,看來你在第一秘境受益頗深。”

“少廢話,我今天來就是為了報仇而來的!”顧星河冇有多半句多言,直接憑空一巴掌拍了過來!

一隻巨大的手掌印,瞬間便拍向了秦玉!

秦玉一聲怒喝,右臂青筋暴起,隨後猛地握拳迎了上去!

“轟!”

這是一次極為恐怖的碰撞,一陣陣氣息向著四周急速擴散而去!

即便圍觀的人群匆忙抵擋,卻還是被拍飛了出去。

毫不誇張的說,這等大戰,就連第二秘境都有些承受不住,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!

而秦玉同樣不好受,這一巴掌幾乎要震斷他的胳膊,那股強勁的穿透力,更是將他的肉身都震的血流不止!

看著苦苦支撐的秦玉,顧星河臉上閃過了一絲譏諷。

“能抗住一掌,那麼第二掌呢?”顧星河二話不說,又是一巴掌拍了過來!

兩道手掌的蝶疊加,秦玉頓時承受不住了,身體被狠狠地拍入了地麵!

“這個顧星河怎麼會有這種實力!”有人驚聲說道。

顧星河冷眼看著秦玉,他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:“秦玉,你不是我的對手,乖乖跪下俯首稱稱,我或許可以考慮饒了你。”

可秦玉又怎是會認輸的人,他從地上再次站了起來,在鬥字訣的加持之下,戰意盎然!

“一拳破萬法!”

秦玉也冇有再多言,渾身的氣息凝聚於右拳,狠狠地砸向了顧星河!

顧星河輕哼了一聲,他抬起手掌,輕描淡寫的抓向了拳頭。

碰撞的一刹那,顧星河臉色忽然微微一變!

這一拳的力量,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!

縈繞在他手掌之上的光芒瞬間被擊碎,肉掌更是幾乎被打爛!

顧星河眉頭微皺,急忙向後爆射而去。

他看著近乎爆掉的右手,臉上浮現起一絲玩味。

“厲害,厲害啊!”顧星河哈哈大笑。

“冇想到我這種狀態之下,你還能傷的到我。”

秦玉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方纔這一拳,是在鬥字訣的加持之下爆發而出。

可即便如此,顧星河還是抗了下來,僅僅是傷了一隻手,甚至連手臂都完好無損。

“那我也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本事吧。”顧星河冷笑道。

他手掌抬起,一道道真氣在他的手掌心裡凝聚。

“扶搖聖印!”

隻聽顧星河口中呢喃,手心頓時浮現大印!

他左手向前輕輕一按,那大印便呼嘯而至!

強勁的壓迫感,幾乎讓人站不起身!方圓數裡之內的人,瞬間便被拍倒在地!

大印未至,地麵便開始崩碎,周圍的虛空,更是如同碎玻璃一般,嘩啦啦直響!

眼看著那大印距離地麵越來越近,終於,圍觀的閣主等人也承受不住了,身體猛地貼在了地麵上,身體更是出現了一道道血痕!

秦玉強撐著這股壓力,他雙臂抬起,金芒四射,爾後抬手迎向了這大印!

大印宛若是一座巍峨大山,壓力十足!

秦玉嘴中怒吼連連,兩條手臂死死地撐著這大印,金色的光芒從他的身上亮起,向著四周擴散而去!

“啊!!”

秦玉口中嘶吼,他的力量已經發揮到了極致,可還是無法阻止這大印的碾壓!

秦玉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開始往外冒血,而他腳下的地麵,更是寸寸斷裂,像是地震了一般!

“轟!”

終於,秦玉徹底承受不住了,肉身被狠狠地壓在了這大印之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