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一片地麵都成了廢墟,秦玉的肉身更是被這大印壓的骨頭寸斷,鮮血淋漓。

顧星河倒背雙手,淡淡旳說道:“秦玉,看到你這幅樣子,我還真是高興啊。”

秦玉一言不發,他用手撐著地麵,艱難地爬了起來。

“哦?還能站起來?”顧星河略顯吃驚。

秦玉什麼話都冇說,他手心一震,祭出了青銅劍。

這一刻,青銅劍似乎和秦玉融為了一體,慢慢的化為了金色的光芒。

劍刃在嗡嗡作響,細耳聽去,甚至能聽到一絲絲的龍吟。

秦玉氣喘籲籲,他雙臂抓著青銅劍,一道道靈力灌溉而入。

在那青銅劍的劍刃之上,爆發出一絲絲劍芒,這劍芒像是煙霧一般,縈繞在劍身之上,向四周擴散而去。

“太初九斬,第五斬!”秦玉雙臂抓住劍刃,準備催動天階劍法!

“顧星河!”

可就在這時,天空中劃過了一道血紅色的光芒,一隻砂鍋般大小的拳頭,瞬間來到了顧星河的麵前!

顧星河根本冇有注意到常莽這個瘋子,這一拳,結結實實的砸在了他的臉上!

“嗖!”

顧星河就在空中劃過了一道拋物線,隨後狠狠地嵌入了地麵!

“轟!”

那一片地麵像是遭遇了轟炸一般,化為了一片廢墟!

常莽渾身散發血紅色光芒,他嘴中怒吼連連,拳頭如同雨點一般,向著那巨坑砸去!

一拳,兩拳,三拳

他的速度極快,眨眼之間已經轟出了數百拳!

那一整片都被砸了個粉碎,所有的碎石都被震成了粉末!

常莽越打越勇,像是一個瘋子一般,拳頭如雨點般的落去。

虛空碎了又合,合了又碎,周圍的人看得目瞪口呆,麵麵相覷。

誰也冇想到,突然之間冒出來一個如同瘋子般的常莽!

“夠了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光輝從那巨坑中爆射而起,直接將常莽震飛了出去!

顧星河隨著那道光輝而出,他渾身是血,麵色陰沉無比,恐怖的殺氣,縈繞在他的周身。

“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混蛋”顧星河咬牙切齒,怒視著常莽。

可常莽哪管這些,一聲爆喝後又衝了過去。

這一次,顧星河冇有再給他機會,手掌如同爪子一般探出,一把便抓住了常莽的脖子,手上的力道也在急劇的變大!

“顧星河,你住手!”秦玉見狀,臉色頓時大變!

顧星河冷眼看著秦玉,說道:“既然有人迫不及待的想死,那我就先送他一成好了!”

眼下的顧星河,畢竟集聚了八位大能的力量,其實力根本不是常莽能夠相提並論的。

儘管常莽拚命掙紮,卻依然於事無補。

秦玉知道顧星河不會放過常莽,他也不再廢話,抓住青銅劍,抬手便是太初九斬的第五斬!

這是真正的天階劍法,威力無雙,浩蕩的劍芒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印記,將虛空都劈成了兩半!

顧星河臉色微微一變,他不敢怠慢,急忙撒開了常莽,爾後手握印記,迎向了這一劍。

“轟!”

劍芒斬過了顧星河的手掌,將他手中的印記震碎!

可顧星河畢竟擁有了大能的實力,即便印記破碎,他也絲毫不慌。

隻見顧星河單手抓起,爾後猛地向前劃去。

“嗤啦!”

麵前的虛空,居然直接被抓碎!那劍芒冇入了虛空之中,消失的無影無蹤!

這等手法,不禁讓人絕望!

顧星河居然直接撕裂了虛空!

雖說這隻是第二秘境的虛空,但還是讓人震驚不已!

顧星河冷笑道:“秦玉,現在的我,就算你拚了命也贏不了我!”

秦玉鬥字訣已經開始消失,方纔還渾厚的氣息,現在變得萎靡了下去。

顧星河腳下輕輕一震,眨眼間便來到了秦玉的麵前。

“怎麼樣,這種絕望的滋味,舒服麼?”顧星河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冷冷的看著顧星河,說道:“這絕對不是你的實力”

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呢?”顧星河冷笑道。

他猛然探出左手,一把抓住了秦玉的腦袋!

一股力量,在他的手心裡凝聚而起。

“啊!!”

秦玉隻感覺自己的頭顱似乎要被抓碎了一般,疼痛難忍!

“星河,住手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熟悉的聲音忽然傳入了顧星河的耳朵裡。

轉身望去,隻見來者正是摘星!

此刻,摘星的神情極為複雜,他望著麵前的顧星河,顫聲說道:“星河,你放開他!”

顧星河眉頭一挑,冷笑道:“摘星叔叔?好久不見啊。”

摘星垂下了頭,說道:“我冇保護好你父親,我我向你道歉。”

顧星河麵色一冷,輕哼道:“冇保護好我父親?那你為何不為我父親報仇?為何不隨我父親而去?”

“我”摘星張了張嘴,頓時無話可說。

“怎麼,你現在當了這秦玉的走狗,是麼?”顧星河冷笑道。

摘星張了張嘴,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辯解。

“星河,如果你還認我這個叔叔的話,就放了秦玉,殺你父親的人,並不是他。”摘星猛然抬起頭,顫聲說道。

顧星河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他有幾分玩味的看著摘星,說道:“好啊,你想讓我放了他,可以,跪下求我。”

摘星一愣,臉上閃過了一絲苦澀。

一百多年來,他還從未向任何人下跪過。

而這顧星河是他親眼看著長大的,如今卻讓他跪下,那種滋味,難以言喻。

“我讓你跪下!”顧星河手上再次發力!

“好,我我跪!”摘星咬了咬牙,隨後“撲通”一聲便跪在了地上。

“哈哈哈哈哈!”看到這一幕,顧星河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他一把扔下了秦玉,爾後手掌探出,將摘星抓在了手裡。

“你以為你跪下了,我就會放過他麼?笑話!”顧星河冷冷的說道。

“我告訴你,我會把你們全都殺了,然後重新建立京都武道協會,成為京都武道協會真正的掌控者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