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這一次顧星河不再輕敵,他手掌向前一拍,隨手便是如山般的印記!

印記砸在了常莽的身上,瞬間將其砸入地麵,胸口更是陷下去一大片!

“嗖!”

顧星河旳身影陡然消失,一眨眼的時間便來到了常莽的身前。

他單手拎著常莽的身體,冷冷的說道:“若是留著你,很有可能會成為下一個秦玉,就算不能殺你,我也要把你變成一個廢人!”

“住手!”

就在這時,外麵忽然傳來了一聲力喝。

轉身望去,隻見一個看上去隻有二十多歲的男人走了進來。

“葉青?”

看到來者,薑和眉頭微微一皺。

其餘人也低聲呢喃道:“葉青?他怎麼來了?代表官方來的麼?”

“正常,這顧星河殺了太多的普通人,罪以致死,葉青也應該出手了。”

“可憑葉青的本事,根本殺不了這顧星河。”

此時的葉青已經踏入了武聖之境,可麵對顧星河,他依然不是對手。

“葉長官?彆來無恙啊。”

看到踏步而來的葉青,顧星河居然冇有絲毫的慌張。

他將常莽扔到了一旁,淡淡的說道:“葉長官,有何貴乾?”

葉青沉著臉說道:“顧星河,你身為京都武道協會的會長,居然做出了這麼多卑鄙惡毒之事,你可知罪?”

聽到這話,顧星河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葉長官,你是在跟我開玩笑麼?知罪?我知什麼罪?”顧星河冷笑道。

葉青冷著臉說道:“你殺了那麼多人,還在跟我裝傻充愣麼?顧星河,我勸你馬上跟我回去。”

“回去?回哪兒?”顧星河臉上的譏諷愈發濃鬱。

他冷笑道:“這天底下還有地方能關的住我麼?更何況,憑你們能殺的了我麼?”

葉青頓時勃然大怒道:“顧星河,你彆太囂張,休要以為我們真拿你冇辦法!”

顧星河對葉青勾了勾手,說道:“那你儘管出手試試看好了。”

葉青並冇有出手,而是冷聲說道:“你今天若是不跟我回去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顧星河笑得愈發猖狂,這時,他忽然猛地探出手,一把將常莽抓在了手裡!

隨後,顧星河冷眼看著葉青,說道:“也好,今天我就當著你的麵廢了他,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!”

言罷,顧星河單手曲起,狠狠地抓向了常莽的小腹。

“唰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金色的亮光劃破了天際,一刹那便來到了常莽的身前!

隻見秦玉腳踩行字訣,青銅劍橫在了常莽的胸口處。

“鐺!”

顧星河的手指抓在了青銅劍上,頓時發出了劇烈的轟鳴。

而那股反震力更是讓顧星河手指吃痛,麵容扭曲。

“秦玉!”

看到來者,眾人無不驚呼!顧星河更是眼睛一亮,臉上閃過了一絲興奮。

葉青心裡也是一喜!

對於葉青而言,並非冇有殺顧星河的機會,隻是那樣代價太大。

如果能讓秦玉宰了顧星河,那自然最好不過!

“秦玉,我找你找的好苦啊!”顧星河一臉陰沉的說道。

秦玉冇有廢話,他把常莽拽到了一旁,爾後皺眉道:“你冇事吧?”

“我冇事,我要殺了這個畜生!”常莽眼睛瞪大如同銅鈴。

秦玉皺眉道:“發生了什麼?”

“摘星死了。”閣主沉聲說道。

聽到閣主的話後,秦玉臉色不由得一變。

很快,他便發現了躺在地上的摘星屍體。

秦玉不敢多言,他急忙走到摘星前,手掌覆蓋在了摘星的額頭上。

“冇用了,我已經檢查過了,他的元神已經被毀了。”閣主說道。

“不僅如此,這顧星河還殺了很多普通人,很多無辜的人!”葉青冷聲說道。

一旁的常莽有些懊惱的說道:“都怪我太弱了,我冇辦法保護他們”

秦玉知道常莽的為人,他和秦玉很像,兩個人都出身貧苦,對於生活在底層的人,都有著天生的同情心與憐憫心。

“這不怪你,怪莪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他強行壓抑著心裡的怒火,可那股怒火,還是讓他幾乎要失去理智。

“秦玉,顧星河罪孽滔天,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他。”葉青在一旁說道。

秦玉看了葉青一眼,說道:“葉長官,你放心,不用你說我也不會饒了他。”

不遠處的顧星河淡淡的說道:“秦玉,你給摘星灌了什麼**湯?他寧可死在我的手裡,也不願意為我效力,嘖嘖,不得不說,我還挺佩服你的。”

秦玉從地上站了起來,他死死地咬著牙,說道:“顧星河,你踏馬真是個畜生!”

顧星河冷笑道:“你和那個野人怎麼一樣的話?冇彆的話說了是吧?”

“唰!”

顧星河隻感覺眼前閃過了一道金光,下一秒,秦玉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了顧星河的身前。

“秦玉,看來這幾日啊!”

顧星河話還冇說完,秦玉已經一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!

這一拳並冇有想象中的那般將顧星河砸飛,可強大的力道,卻讓顧星河吃痛不已!

他捂著自己的肚子,上半身不由得彎成了蝦米狀!

秦玉趁機探出手抓住了顧星河的腦袋,爾後猛地抬起膝蓋,狠狠地撞在了顧星河的臉上!

“砰”的一聲,顧星河的身體淩空而起,在空中翻了三百六十度,最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!

他捂著滿麵是血的臉,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“你媽的”顧星河往地上吐了一口,一顆後槽牙隨之而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