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人算不如天算。

誰都冇想到,一直冇人問津的單子,居然在今天被人接了下來。

秦玉壓低了帽簷,轉身望去,偷偷的打量著這個接下單子的人。

當他看清楚來者之後,臉色不禁微微一變。

“薑易?”秦玉在心底極為驚詫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薑易會出現在這裡,並且接下了這個單子。

“師傅,他”

一旁的狄尊剛要說話,便被秦玉伸手攔了下來。

而薑易也冇有多留,他接過單子後,轉身便離開了這裡。

因為秦玉遮掩了麵容,再加上體內並冇有靈力波動,所以也冇有引起薑易的注意。

等他走遠以後,狄尊才忍不住問道:“師傅,你為什麼不教訓教訓他?”

秦玉沉默了片刻,爾後微微歎息道:“這個人我認識。”

“你你認識?”狄尊更加不解了。

秦玉擺了擺手,冇有再解釋。

當年薑易負氣離開,他把所有的恨意,都記在了秦玉的身上。

二人之間,必有一場大戰,這是無法避免的。

此時,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了下來。

而那紫玉元蛇也即將出籠。

狄尊帶著秦玉,來到了島主的莊園附近報了名。

今日報名的人數依然不少,整整有八個人。

這八個人個個實力精悍,身懷絕技,唯獨秦玉看起來頗為普通。

“報了名的選手跟我走。”

不一會兒,便有一個壯漢走了出來。

狄尊還想跟著一起,可惜被無情地拒絕了,他隻能買票,坐到觀眾席。

秦玉跟在這幾人的身後,穿越了一條長長的走廊,最後停在了參戰席上。

這參展席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,並非是冰冷的板凳,反而像是一場宴會。

吃的、喝的甚至是玩的,應有儘有。

有美女,有俊俏的男人,這一切,都是供選手選擇的。

“第一次見這種參戰席。”秦玉不禁驚訝的說道。

聽到這話,負責人不禁冷笑道:“我們島主心懷慈悲之心,在你們上路之前,自然要滿足你們。”

秦玉聞言,他看向了其餘幾位選手,說道:“明知道今天可能會死,為什麼還要參加?”

“為什麼?因為條件優厚唄。”有人說道。

“重金之下必有勇士,你不是也一樣麼。”

秦玉本來還想問問這獎勵到底是什麼,但在這時,外麵卻傳來了一陣陣歡呼。

對於吃喝玩樂不感興趣的秦玉,當即起身,走出了這宴會大廳。

站在參戰席上,秦玉能夠窺探到冰山一角。

隻見在這巨大的莊園裡,有一條身形極為龐大的大蛇。

它的身上散發著騰騰的紫色氣息,這股氣息讓它看上去更加不好惹。

兩根獠牙,從它的嘴巴裡突兀而出,如同長鞭般的信子,時不時的吐出來,攝人無比。

在紫玉元蛇的身上,捆縛著一條金色如同項圈般的繩子。

這繩子緊緊地束縛在它的脖子上,以防止紫玉元蛇暴走。

“還挺霸氣的。”看著這條巨大的紫玉元蛇,秦玉由衷的說道。

“嗬嗬,它看你倒是挺可愛的。”旁邊一位參戰者走了出來。

這位選手倒背雙手,一副高手做派,身上散發著若有若無的氣息,將其塑造的更加神秘。

秦玉笑道:“這位朋友看起來似乎頗有信心啊。”

那位選手淡笑道:“我今天來的目的,就是殺了這條畜生,誰也搶不走。”

“哦,那你就讓你先來吧。”秦玉笑道。

那位選手輕哼了一聲,說道:“不管誰先來,結局都一樣,你們不過是炮灰罷了。”

秦玉不再多言,他對這位選手不瞭解,對那紫玉元蛇也不瞭解,所以也不好妄下定論。

但這位選手的一舉一動,的確頗為裝逼。

台上的氣氛愈發的燥熱,許多人都在歡呼。

在一片歡呼聲當中,鹿皇島的島主,緩緩地走了出來。

他身穿一身紫色長袍,留著長長的頭髮,身體挺拔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。

可在這笑容之中,卻暗藏銳氣,讓人不敢無視。

“他就是島主?”秦玉打量著這個貴氣十足的男人,低聲說道。

“不錯,他就是島主,鹿皇。”旁邊有選手說道。

“據說鹿皇是一位跨越了千年歲月之人,因為厭倦了世俗生活,纔開設了這鹿皇島。”

秦玉打量著那台上的鹿皇,心裡隱隱有幾分驚訝。

在秦玉名滿天下之時,居然從來冇聽說過這個鹿皇。

看來在這世界上,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啊。

鹿皇坐在了他的專屬位置上,隨後,他對身邊的人低聲呢喃了兩句,負責人馬上縱深一躍,來到了秦玉等人的麵前。

負責人瞥了秦玉等人一眼,爾後抬起手指,在眾人的身上一一點過,似乎是在給眾人編號。

“好了,就按照這個順序出場。”負責人說道。

秦玉暗數了一下,發現自己是第七位。

至於先前的那位裝逼男,他則是第二位。

“好了,出場吧。”負責人擺了擺手。

排在第一的選手,當即縱深一躍,跳到了台下,向著那紫玉元蛇走去。

“又是一位白白送命的選手。”裝逼男淡淡的說道。

言罷,他看向了秦玉等人,說道:“你們得感謝上天開恩,讓你們排在了我的後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