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225章

霸道的鹿皇

聽到裝逼男的話,周圍的人都冇有吭聲。

看他如此自信的樣子,秦玉也有些摸不準。

他根本看不透這個裝逼男到底是什麼修為,自然也無法下定論。

很快,第一位選手已經往台上走去。

他手掌微微晃動,一震閃爍神芒的霧氣,便在他的手心凝聚。

片刻過後,

一般寶劍便落在了他的手掌當中。

這把寶劍閃爍七彩琉璃之光,像是取自天邊的琉璃石打造而成,美麗無比,又充滿凶險。

他知道這紫玉元蛇渾身都佈滿毒氣,處之即傷,所以不打算與其有觸碰。

台上的鹿皇,

手掌輕輕一揮,

那紫玉元蛇便彷彿恢複了生機。

它那眸子裡閃爍著冰冷的黑色光輝,

讓人不寒而栗。

“哈!”

下一秒,這選手一聲爆喝,寶劍閃爍長虹,狠狠地斬向了紫玉元蛇!

紫玉元蛇卻紋絲未動,任由他的寶劍落在身上。

“嗤啦”

寶劍劃過它的軀體,擦出了一條條如同火星般的長痕!

這寶劍居然未能傷其半分,眾人見狀,無不驚詫!

裝逼男冷哼道:“這紫玉元蛇身上的每一塊鱗片都堅硬無比,那寶劍雖然鋒利,但想要刺破這鱗片,恐怕還有些難度。”

“嘶!”

就在這時,紫玉元蛇的嘴巴裡吐出了一口帶著強烈毒性的紫氣!

這股紫氣瞬間包裹了第一位選手,一聲聲淒厲的慘叫聲,從那紫氣中傳出!

“啊!!!”

紫氣極為濃鬱,根本無人能看得清楚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秦玉有些好奇,他催動荒神眼,穿透了紫氣,

直逼內景。

隻見那紫氣中的選手渾身已經潰爛,

一片片碎肉從他的身上跌落而下,

鮮血淋漓,慘不忍睹。

他那神識想要從**中脫離逃亡,可脫離肉身的刹那,便被這毒氣所淹冇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短短十分鐘的時間,第一位選手便已經落敗。

台下一片唏噓,也有人在歡呼,氣氛極好。

似乎冇有人在乎一條性命的消失,每一個人都在滿足著自己變態的**。

“果然如此。”裝逼男冷哼了一聲。

他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:“小子們,看好了,紫玉元蛇是怎麼死在我手裡的!”

說完,他身體爆射而出,在半空中不知道轉了多少圈,最後穩穩噹噹的落在了紫玉元蛇的麵前。

不得不說,他的這一套動作極為華麗,雖然裝逼,但卻將氣氛烘托到了**。

裝逼男望著麵前的紫玉元蛇,冷聲道:“不過是一條畜生罷了,畜生就是畜生,

隻能任人宰割!”

紫玉元蛇冷冷的看著裝逼男,似乎不太清楚他再說什麼。

所有人都在望著裝逼男,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手段。

就連秦玉也在好奇,這裝逼男莫非是什麼隱世的頂尖強者?

就在這時,裝逼男動了。

他手心一番,居然拿出了一把神笛。

這笛子似乎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器,在他的手心裡閃爍發光。

爾後,裝逼男將笛子放在嘴前,吹動了起來。

一道道幽冥之音,從笛子中傳出。

這股聲音像是能夠撥動人的神識,撩撥人的心絃,極為詭異。

而那紫玉元蛇也在這一刹那受到了觸動,原本冰冷的雙眸,此刻居然變得有些茫然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秦玉迅速明白了過來。

這笛子恐怕是用來召喚或者說是控製妖獸的,裝逼男是想用這種方法,來降服這紫玉元蛇。

不得不說,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方法。

在這悠悠之音下,紫玉元蛇似乎變得毫無攻擊力了。

裝逼男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狠毒,隻見他手中忽然閃爍如同圓盤般的光輝,向著紫玉元蛇的脖頸斬去!

這光輝的邊緣閃爍著寒芒,鋒利無比,幾乎要劃破虛空!

“給我死!”裝逼男一聲怒吼,大喝連連!

可就在這時,一直茫然的紫玉元蛇忽然恢複了神識。

它碩大的蛇尾,以極快的速度抽了過來。

隻聽“啪”的一聲。

眾人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,那裝逼男便直接被抽出了血霧。

而他手中爆射而出的光輝,也被輕鬆地躲了過去。

眾人見狀,頓時更加震驚!

他們一直關注於紫玉元蛇那強橫的肉身以及毒性,殊不知這紫玉元蛇還擁有著極快的速度以凶悍的力量!

一時間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台上甚至有選手心生退意,打算離去,但被負責人給攔了下來。

“我我不想上去了”排在第三的選手,顫顫巍巍的說道。

“我本來想靠著速度,來斬殺紫玉元蛇,可我冇想到紫玉元蛇的速度會這麼快”

“我的戰略已經失敗了,我要退賽!”

說完,這第三名選手轉身就要跑。

正在這時,一道紫芒從最高處的台上射來!

光芒瞬間洞穿了選手的腦袋,連同元神一同抹殺!

抬頭望去,隻見出手的人,正是島主鹿皇!

這不禁讓秦玉心生寒意。

“這島主果然是個心狠手辣之人啊。”秦玉眯著眼睛,低聲說道。

抬手間便抹殺了一位武聖,這鹿皇的實力可見一斑。

“既然參加了,任何人不得退賽。”鹿皇淡淡的說道。

他的聲音如同雷滾,從四麵八方襲來,足以見證他渾厚的靈力。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