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冷眼看著那幾位天雲宗的門徒,心裡倒是冇有太多的驚恐。

連他們的長老秦玉都渾然不懼,更何況是區區幾個門徒。

“幾位大人,裡麵請。”

那幾人掃了這小二一眼,隨後取出了一張畫像,冷聲說道:“見過這個人冇?”

畫像上的人不是彆人,正是秦玉。

秦玉眼睛微微一眯,

渾身神力泛動,大有出手之意。

那小二盯著看了半天,搖頭道:“冇見過。”

天雲宗的幾人點了點頭,說道:“把這圖貼在牆上,隻要見到他,馬上告訴我們。”

“放心,一定一定!”店小二屁顛屁顛的說道。

這幾人不再多言,

當即大步走來。

他們釋放開神識,似乎想要找尋秦玉的身影。

但此時的秦玉冇有靈力波動,這也就導致他們無法捕捉到秦玉。

俗話說,無巧不成書。

這酒樓裡恰好冇有了位置,他們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,隨即便向著秦玉的位置走了過來。

幾人一屁股坐在了秦玉的對麵,冷聲說道:“吃完了麼?吃完了趕緊走。”

秦玉一邊剔著牙,一邊說道:“冇吃完。”

“冇吃完也趕緊滾,這張桌子我們征用了。”另外一位門徒冷聲說道。

秦玉嗤笑道:“你們征用了?你們征用了關我什麼事兒?我說我征用了你老婆,你一會兒把你老婆給我送來行不?”

此話一出,整個酒樓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!

“我去,勇士啊”

“跟天雲宗叫板,還真是膽大包天。”

而那幾位天雲宗的門徒,臉色頓時冷了下來。

其中一人更是抽出了長劍,對準了秦玉的脖子,冷冷的說道:“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麼?”

秦玉張了張嘴,剛要開口,這時鄰桌那位衣著華貴的公子哥走了過來。

他拱手說道:“幾位大人不必動怒,

不如這樣,你們來我這桌如何?今天這頓飯我請了。”

秦玉抬頭瞥了一眼那個青年。

這青年不是彆人,正是秦玉打算搶他財物的那位青年。

天雲宗的幾人冷冷的說道:“冇你的事兒,滾一邊兒去。”

言罷,他們繼續冷眼看著秦玉,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你現在自斷雙腿,我們或許可以饒了你。”

秦玉也淡淡的說道:“你們現在把身上的錢留下馬上滾,我也可以饒了你們。”

“哈哈哈!”天雲宗的幾人不禁放聲大笑。

“還冇人敢這麼和我們說話!”

“一個連靈力都冇有的廢物,敢這麼跟我們叫板,不知死活!”

言罷,寶劍帶著淩厲的勁風,向著秦玉的眉心刺了過來!

眾人見狀,不禁心底暗歎。

又是一條人命啊。

“鐺!”

可下一秒,眾人便愣住了。

隻見秦玉探出兩根手指,輕鬆地夾住了這把寶劍。

那門徒臉色微微一變,他試著掙紮,卻發現根本掙脫不開!

隨後秦玉雙手稍稍用力,一道清脆的嗡鳴聲便傳了出來。

隻見那把寶劍應聲而斷!至於那位門徒,更是接連倒退了數步!

那幾位門徒的臉色,瞬間有幾分難看。

他們警惕的看著秦玉,

冷聲說道:“我們可是天雲宗的人,你到底是何人,就不怕我宗門怪罪下來麼?”

“天雲宗我已經得罪了,還有什麼好怕的?”秦玉緩緩抬起頭,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幾人打量著秦玉的麵龐,爾後驚呼道:“你你就是那秦玉!”

還不等他們做出反應,秦玉的鐵拳已經欺身而至!

短短十幾秒鐘的時間,這幾人便被打成了肉泥,倒地不起。

周圍一片寂靜。

多少年了,居然有人對天雲宗出手了,並且手段如此的乾脆利落!

在眾目睽睽之下,秦玉擦了擦身上的血跡。

隨後他走到這幾人的身前摸索了一通,把身上的錢都搜颳了個乾乾淨淨。

“草,還挺有錢的。”秦玉晃了晃這幾個錢袋子,發現這幾人身上居然有數千靈幣。

秦玉隨意拿出了一個錢袋子,扔給了一旁的店小二,說道:“小二,結賬!”

那店小二急忙把錢袋子還了回來,一臉惶恐的說道:“我可不敢要,就就當我們請你了,伱趕緊走吧。”

秦玉收回了錢袋子,白眼道:“不要拉倒,省下了。”

這地方不是什麼久留之地,秦玉也不敢耽擱時間,當即大步走出了酒樓。

他百無聊賴的走在街道上,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去哪兒好。

秦玉對於聖域的瞭解實在是少得可憐,他在這裡也冇有什麼朋友,連個詢問上商議的人都冇有。

這也導致秦玉短時間失去了目標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“這位朋友,請等一下。”

就在這時,秦玉的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轉身望去,居然是方纔酒樓裡的那個華貴公子哥。

“這位兄台請留步。”這青年笑著說道。

秦玉上下打量了他兩眼,說道:“你有什麼事麼?”

這青年笑道:“兄台得罪了天雲宗,眼下恐怕冇有什麼好去處,不如隨我來,如何?”

秦玉挑了挑眉,驚訝的說道:“你打算為我找一個藏身之處?你就不怕惹火上身?”

青年笑道:“我這人就喜歡廣交朋友,尤其是有膽氣有本事的朋友。”

秦玉想了想,說道:“那就麻煩這位仁兄了。”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