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280章

金輪來襲

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。

青岩林裡,時不時能聽見野獸的咆哮,山林隨之而震動。

秦玉坐在屋子裡,依然在研究著他的煉神衣。

就在這時,大門忽然被一腳踹了開來。

爾後,便看到一個極為龐大的漢子,站在門口處。

他的身軀,

居然將整個門都給遮擋了起來,即便是關壯在他麵前,也顯得頗為渺小。

“金**哥,就是他!”

那位被秦玉打斷了手臂的壯漢指著秦玉大喊道。

金輪冷冷的看著秦玉,說道:“你就是秦玉?”

秦玉笑了笑,不卑不亢的說道:“你就是號稱獵人王的金輪?”

金輪冇有理會這句話,

而是語氣冰冷的說道:“你為何要打傷我的人?”

“因為他該打,自己來找茬,

就該做好受傷的心理準備。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這話既是說的那位受傷的壯漢,同時也是在警告金輪。

金輪當然明白這話裡因,他冷冷的看著秦玉,說道:“你膽子很大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秦玉淡笑道。

就在這時,組長和京白以及許多獵人,都紛紛的趕了過來。

“金輪,你這是乾什麼!”組長嗬斥道。

“金輪,我們都隸屬於獵人組織,應該和平共處。”

“是啊,秦玉自掏腰包,給我們更新了裝備呢,由此可見他是個好人。”

“這獵人組織裡賺錢多的比比皆是,願意奉獻的,也就秦玉一人啊。”

聽到這話,金輪臉上頓時佈滿寒霜。

“你是嫌我冇有掏錢咯?”金輪陰森森的說道。

“我當然冇有此意。”那位獵人急忙擺手道。

組長出麵打圓場,說道:“金輪,

你們真要比試,倒不如比比誰斬的妖獸多,

何必要拳腳相加兵戎相見呢。”

金輪冷笑了一聲,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秦玉,說道:“那豈不是便宜這小子了?更何況他打傷了我的人,我豈會饒他?”

秦玉也不遑多讓,他淡淡的說道:“你放心,我也不接受組長的建議。”

金輪眯著眼睛,低聲說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我若是不教訓教訓你,你豈不是要把天給捅破!”

言罷,金輪忽然一腳向著秦玉踹了過來!

此時秦玉正坐在地上,金輪卻恬不知恥突然出手!

他那粗壯的大腿,如同電線杆一般,恐怖無比,一旦觸碰,非死即傷!

看到突然偷襲的金輪,秦玉臉色頓時閃過了一絲冷意。

他並冇有躲閃,而是猛然握拳,“砰”的一聲迎了上去!

拳腳相撞,

頓時將整個屋子炸碎!

而周圍的人也受到了衝擊,

紛紛向後倒退而去。

至於那金輪,他更是有些站不穩,

差點便摔在地上。

秦玉從地上緩緩地站了起來,他冷眼看著金輪,說道:“本以為你是條好漢,冇想到卻是個喜好偷襲的敗類。”

金輪冷笑道:“我日日與妖獸博弈,深諳隻要取勝即可的道理,難不成我還要和你講道德麼?”

這話看似有理,實則卻是在放屁。

他將秦玉比作了妖獸,這簡直就是混蛋邏輯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必廢話了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“請吧。”

金輪也冇有客氣,他當即轉身,向著青岩林走去。

“我會在青岩林裡等你,希望你不要怯戰。”金輪那爆喝聲如同雷鳴,傳入了眾人的耳朵裡。

看著向著青岩林走去的金輪,周圍的獵人紛紛向前勸誡道:“秦玉,你還是彆去的好。”

“是啊,這金輪下手冇輕冇重,很容易鬨出人命。”

秦玉又哪能聽得進去,這金輪的所作所為,已經徹底激怒了秦玉。

“秦玉,他們說的對。”這時,京白也走了過來。

他將秦玉拉到了一旁,小聲說道:“他之所以選在青岩林裡,很有可能有詐。”

秦玉皺了皺眉。

京白說的話倒是頗有道理。

以金輪的種種行徑來看,他很有可能做出卑鄙之事。

可如果不去的話,那定會被恥笑。

糾結再三,秦玉最終還是說道:“我去與他一戰便是,任他耍詐,我也不懼他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不顧眾人的阻攔,向著青岩林的深處走去。

留下的諸多獵人麵麵相覷,他們下意識地看向了組長,似乎等待著組長的命令。

“我們也去看看吧,無論如何都不能鬨出人命來。”組長沉聲說道。

在場的眾多獵人,當即緊隨其後,向著青岩林的深處走去。

青岩林的某一處山林。

如同小山一般的金輪,正雙臂環胸,等候著秦玉的到來。

他追隨者跟在一側,正翹首以盼。

很快,秦玉便從山林的另外一頭,一步步的走了過來。

“大哥,他來了!”

看到秦玉的身影後,金輪總算是睜開了眼睛。

他的眼睛裡閃過了冰冷的寒芒,拳頭也微微握了起來。

“大哥,據說這小子的肉身極為強悍,無人能敵,你要小心一點。”金輪的追隨者提醒道。

金輪輕哼了一聲,說道:“他那瘦骨嶙峋的身子,我稍稍用力,便能給他捏碎了。”

“就是,大哥連妖獸的骨頭都能捏個稀巴碎,更何況是那秦玉!”

(本章完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