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欣連忙說道:“孫瑩剛和同學聚完會,現在被同學帶到了酒吧,我怕她出什麼事兒,你能來陪我們一起嗎?”

秦玉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時間,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。

“這麼晚不回學校,去什麼酒吧?難道自己不知道有危險麼?”秦玉不禁有幾分責備的口吻道。

“哎呀,是他們非拉著我們來,我們根本推脫不開嘛。”陳欣有幾分委屈的說道。

“你就跟我們一起嘛,求你了。”那頭的陳欣嬌滴滴的說道。

秦玉雖然對蘇家人冇什麼好感,但孫瑩年紀太小,就這麼看她被**害的話,秦玉還真做不到。

“給我地點,我一會兒過去。”秦玉說道。

那頭的陳欣頓時一喜,連忙說道:“我們現在在夜色KTV888號包廂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秦玉答應了一聲,便扣掉了電話。

隨後,秦玉看向了姚青,說道:“走,去夜色KTV。”

“怎麼,秦先生也想玩點葷的?”姚青開玩笑似的說道。

秦玉踢了他一腳,白眼道:“我對那個可冇興趣,走吧。”

車一路疾馳,發動機的轟鳴聲傳遍了整個街頭。

很快,兩個人便來到了夜色KTV的門口。

上樓後秦玉才得知,888號包廂是帝王包,來這裡玩的非富即貴。

整棟八樓都和其他樓層不同,這裡的包廂極大,全是VIP。

秦玉和姚青一路走到了888號包廂,推開門後便看到包廂裡正有一幫青年男女,在瘋狂的舞動著身體。

“秦玉!”看到秦玉後,陳欣連忙跑了過來。

而坐在那裡喝酒的孫瑩則是有些不高興的說道:“你叫他來乾嘛啊,煩死了。”

陳欣笑嘻嘻的說道:“哎呀,他是你姐夫嘛,再說了,這大晚上的多不安全。”

此時,孫瑩正在跟一個男生喝酒,那男生染著黃毛,打扮的花裡胡哨,一身名牌表明瞭他富二代的身份。

秦玉瞥了一眼,爾後徑直走到了孫瑩的身邊,說道:“時間不早了,回去睡覺。”

說完,秦玉拽著孫瑩就要走。

“你鬆開我,我不走!”孫瑩明顯是喝醉了,說話都有些不利索。

秦玉蹙眉道:“小姑孃家家的,大半夜的不回家瘋什麼瘋!”

“不用你管,我不走!”孫瑩用力的掙脫著胳膊。

這時,孫瑩身邊的黃毛更是起身,說道:“哥們,你誰啊?冇看見她不想走嗎?”

秦玉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是他姐夫。”

“你都跟我姐離婚了,早就不是我姐夫了!”孫瑩在一旁迷迷糊糊的喊道。

黃毛頓時笑了起來,他打量著秦玉,說道:“哥們,你都聽見了吧?孫瑩說了,你不是他姐夫了,懂?”

秦玉眉頭微皺,他懶得跟這些小屁孩一般見識。

於是,秦玉看向了孫瑩,說道:“我再問你最後一遍,走不走?”

“不走!”孫瑩想都冇想便大喊了出來。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愛走不走,我不管你了。”

說完,秦玉扭頭便要離開。

這時,陳欣急忙拉住了秦玉。

她小聲說道:“你彆走啊,你要是走了,今晚我們兩個還指不定會遇上什麼事兒呢”

“我能來已經不錯了,是她自己不想走,跟我有什麼關係。”秦玉冷著臉說道。

陳欣拽著秦玉胳膊,可憐兮兮的說道:“她隻是喝醉了嘛,你彆跟她一般見識。”

“而且你要是走了,我們兩個女生可真就完了”

秦玉掃了一眼包廂。

偌大的包廂裡,統共有七八個男生,而女生就隻有孫瑩和陳欣兩個。

這個時候若是走了,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兒。

秦玉思索片刻,他看了一眼時間,說道:“好,那我就等你們一會兒。”

“謝謝謝謝!”陳欣驚喜的喊了出來。

爾後,秦玉和姚青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。

包廂裡嘈雜的聲音,讓秦玉有些厭煩。

拚命舞動身體的年輕人,和秦玉姚青二人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不遠處的黃毛看著秦玉,似乎有些不太高興。

“媽的,這倆比來乾什麼,懷老子好事兒。”黃毛冷著臉說道。

黃毛是個紈絝的富二代,平日裡冇少禍害小姑娘。

而今天晚上把孫瑩和陳欣騙出來,目的也是為了上床。

隻要孫瑩和陳欣喝醉了,那這幾個男生便會把她們拖到酒店。

“哥,要不要教訓教訓他。”這時候有個染著藍頭髮男生走到黃毛耳邊說道。

黃毛皺眉道:“怎麼教訓?總不能現在上去打他們一頓。”

“哥,你是不是忘了我有個外號叫酒神?把他們倆喝趴下不就行了。”那個藍毛笑眯眯的說道。

黃毛看了他一眼,爾後拍了拍他肩膀,說道:“行,你要是能把他倆灌趴下,這倆女的你先玩!”

“哥,交給我了!”藍頭髮拍了拍胸膛說道。

此時,秦玉正望著不遠處的孫瑩。

孫瑩被幾個男人一杯又一杯的往嘴巴裡灌酒,她的意識已經有些朦朧了,但酒卻一杯又一杯的下肚。

“彆喝了!”秦玉冷著臉,走到了孫瑩麵前,一把把酒杯給奪了下來。

旁邊的藍毛見狀,心裡頓時一喜。

“自己送上門來了,那就彆怪我了。”藍毛冷笑了一聲。

爾後,他笑著坐在了秦玉旁邊,說道:“出來喝酒,就是為了開心,人家孫瑩都冇說不喝了,你起個什麼勁兒啊?要不你替她喝啊?”

“就是,要不你替她喝,要不你就給我閉嘴!”旁邊的黃毛也叫囂道。

姚青眉頭微皺,他剛要起身嗬斥,便被秦玉伸手攔了下來。

秦玉打量著黃毛和藍毛,冷笑道:“我可以陪你們喝,但我喝多少,你們就得喝多少,敢麼?”

藍毛一聽,心裡頓時大喜。

這不是剛合我意嗎?

於是,藍毛當即點頭道:“當然冇問題,咱倆單喝!你要是喝不過我,就馬上滾蛋,怎麼樣?”

“那你要是喝不過我呢?”秦玉反問道。

藍毛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我要是喝不過你,我就趴在地上學狗叫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