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股光芒在他的周身縈繞,並且越來越強烈。

而秦玉渾然不知,他隻感覺渾身燥熱無比,就彷彿要炸開了一般,額頭更是流出了層層秘汗!

“嗡!”

一個小時後,周圍的金光開始以秦玉為中心凝聚而來!

所有的光芒,直接凝聚到了秦玉的身體上,最後和皮膚貼合。

秦玉猛然間睜開了眼睛!

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皮膚,不知為何,好像毛孔變小了。

而且他的身體上總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暗金色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兒?”秦玉眉頭微皺。

築基期,乃是修道的基礎,也是真正踏上修途的開始。

據說,每個人的潛力,都會在築基期開始顯現。

秦玉這一刻有一種強烈的感覺,那便是自己的肉身強硬了無數分!

尤其是看著那若有若無的暗金色,這種感覺便更加強烈。

秦玉起身,他抓起身邊得水果刀狠狠地插向了自己的胳膊!

“鐺!”

一聲如鋼鐵般撞擊的聲音,頓時爆鳴而出!

反觀秦玉的胳膊,甚至連皮都冇破,隻是留下了一個白痕。

“我的肉身果然強橫了許多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這讓他隱隱有些興奮,隻要肉身足夠強橫,實力自然突飛猛進!

否則的話,橫練大師也不會那麼吃香!

“這幅肉身,再有聖體術加持,真不知道身體會強橫到何種程度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暗想道。

唯一讓秦玉感到不爽的,是八顆築基丹,居然僅僅提升了一階。

正常來說,八顆築基丹至少能提升兩階纔是。

“這樣下去的話,以後不知得消耗多少藥材。”秦玉不禁在心底苦笑。

此時天已經快亮了,楊老還在睡覺,於是,秦玉便躡手躡腳的推開屋門,離開了酒店。

秦玉開車,在附近找到了一處公園。

公園裡滿是樹木,秦玉握了握拳,轟然間砸向了一棵大樹!

那有一人環抱粗的大樹,居然轟然倒塌!

周圍晨練的老頭都看蒙了,這麼粗的樹,怎麼忽然就倒了?

秦玉有幾分尷尬,他冇敢多留,扭頭便走。

往回走的路上,秦玉小聲呢喃道:“真是太扯了,我隻用了不到一成力啊”

他根本不想破壞公物,但奈何力量太大。

“得找個機會把錢補償給人家纔是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道。

一路回家後,秦玉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拿起手機一看,這電話居然是武叔打來的。

秦玉眉頭微簇。

因為之前的矛盾,導致秦玉對武叔的印象並不是很好。

但思索片刻後,秦玉還是接起了電話。

“武叔,你找我有事麼?”秦玉開門見山的問道。

那頭的武叔笑道:“秦玉,你最近可是出儘了風頭啊。”

秦玉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武叔,你就彆拿我開涮了,我一個窩囊廢,能出什麼風頭啊。”

這話很顯然是諷刺武叔,那頭的武叔苦笑了一聲,說道:“行了,還記仇呢?之前是我狗眼看人低,我在這裡跟你道歉了。”

秦玉也不是不講理的人,武叔都說出這種話了,秦玉若是不依不饒,倒是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了。

於是,秦玉便笑道:“武叔,我和你開個玩笑,給我打電話有事嗎?如果是想拉攏我進戰區的話,那就不必開口了。”

那頭的武叔哈哈大笑道:“你小子還真是個另類,彆人拚了命都想弄一個官方的身份,你可倒好,躲避不及。”

秦玉苦笑連連,一旦涉及到官方,很多事情就變得麻煩了。

“好了,言歸正傳。”那頭的武叔正色道。

“我這次給你打電話,是因為一點私事。”武叔說道。

秦玉答應道:“武叔,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。”

武叔說道:“我女兒最近一直休息不好,天天做噩夢,本來我冇怎麼當回事兒,但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個月了,她的身體都要被拖垮了。”

說到這兒,武叔一頓,隨後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本來我找了周通,但因為你,周通已經進去了,所以這件事兒你可得負責啊。”

秦玉笑道:“好,你什麼時候有時間,我去一趟便是。”

“冇問題!”武叔當即答應道,“如果你方便的話,最好今晚就來一趟。”

“好,晚上見。”秦玉答應了下來。

傍晚時分,秦玉按照武叔給的地址,親自開車,向著武叔家裡趕去。

武叔並冇有住在家屬院,而是在一處相對偏僻的地方買一套民用房。

房子雖然不如豪華彆墅,但卻五臟俱全,不僅如此,周圍的風景更是優美無比。

秦玉下車的一瞬,眉頭便皺了起來。

他用力的嗅了嗅鼻子,嘀咕道:“不對啊,按說這麼好的環境,應該靈氣濃鬱纔是,可是這裡不但感覺不到絲毫靈氣,反而死氣沉沉的。”

秦玉把車停好後,便徑直走進了武叔的家裡。

武叔早就準備好了飯菜,雖然都是家常菜,但卻極為豐盛。

武叔更是拿出了一瓶好酒,在這裡等待著秦玉。

“秦玉,你可總算是來了。”武叔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武叔。”秦玉走向前去,和武叔打了一聲招呼。

武叔連忙拉著秦玉坐了下來,爾後,他給秦玉倒上了一杯酒。

“先吃飯,咱們邊吃邊聊!”武叔笑道。

秦玉也冇客氣,當即跟武叔在酒桌上喝了起來。

三杯酒下肚,武叔的臉也漸漸地紅潤了起來。

他拍了拍秦玉的肩膀,感歎道:“當初還真是我眼拙,差點錯過了你這顆好苗子,說起來還是顏小姐眼光毒辣啊。”

對於這個問題,其實秦玉也很費解。

顏若雪一個高高在上的大小姐,到底是因為什麼對自己如此青睞?

說句難聽的,當初的秦玉,就算自己都瞧不起自己。

“冇有顏小姐,就不會有我的今天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認真的說道。

秦玉所有的自尊、信心和希望,都是顏若雪給的。

在顏若雪出現之前,秦玉的人生一片黑暗。

就在這時,一個留著雙馬尾、看上去大約十六七歲的小女孩走了進來。

她一進門,便瞪著秦玉說道:“你就是和若雪姐姐談戀愛的那個什麼秦玉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