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魚,怎麼說話呢!”武叔黑著臉嗬斥道。

被稱作小魚的女生完全不在乎,她跑到秦玉旁邊左看右看,而後嘀咕道:“也不怎麼樣嘛,看起來平平無奇啊,甚至有點老。”

“小魚,不許胡說八道,叫哥哥!”武叔急忙嗬斥道。

秦玉倒是有些哭笑不得,他看向了武叔,說道:“武叔,這就是你女兒了吧?”

武叔苦笑道:“是啊,我女兒平日裡被我慣壞了,秦玉,你可彆介意。”

“冇事。”秦玉搖了搖頭。

隨後秦玉看向了小魚,說道:“聽你說話,你和若雪好像很熟?”

“那是當然!我若雪姐姐對我可好了!”小魚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
秦玉微微點頭,既然她和顏若雪關係好,那秦玉自然不會虧待她。

“好了,小魚,你先回房間,我和你秦玉哥哥聊點事兒。”武叔擺手道。

把小魚打發走以後,武叔便沉聲說道:“當年我為了工作,小魚的媽媽意外去世了,所以這些年我對小魚一直很愧疚,這也就導致她的脾氣性格有點刁蠻,哎。”

秦玉點了點頭,這種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,多多少少都有點可憐。

“來,我們先吃飯。”武叔端起了酒杯。

兩個人喝了兩瓶白酒,武叔在戰區多年,他的酒量也極好,一斤白酒下肚,隻是臉色有些發紅,並未失態。

吃過飯後,武叔起身說道:“秦玉,時間不早了,要不你先去小魚房間看看?”

秦玉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已經知道問題所在了。”

“哦?”武叔一愣,似乎有幾分驚訝。

秦玉說道:“小魚並不是生病,她被臟東西纏上了,但具體是什麼,我也不清楚。”

武叔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,他沉聲說道:“也有彆人這麼說過,但是我根本不相信鬼神之說,不過既然你開口了,我多多少少也有些懷疑了。”

秦玉笑道:“正常,你身在戰區多年,一身正氣,基本上不會有什麼臟東西纏上你,不過小魚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說完,秦玉起身,向著小魚的房間裡麵走去。

走到門口的時候,秦玉說道:“武叔,你就在外麵等我吧。”

“好。”武叔點了點頭。

走進小魚的房間後,秦玉收斂了氣息,關上了門。

而小魚正躺在床上玩手機,看到秦玉後,小魚便從床上蹦了起來。

“你乾嘛?一個老男人跑進小女生的房間,合適嘛?”小魚白眼道。

秦玉哭笑不得,他有些無奈的說道:“你身上有臟東西,你知不知道?”

“切。”小魚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。

“我說大叔,這都什麼年代了,你還信這一套?你也太low了吧?”小魚根本不相信秦玉的話。

秦玉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那你為什麼每天晚上都做噩夢?”

“做噩夢不能代表什麼,那隻能說明我太累了,最近壓力太大了。”小魚故作老成的歎了口氣,看上去頗為搞笑。

秦玉坐在了小魚的旁邊,說道:“你身上真的有臟東西,而且很可怕。”

“切,那你把它叫出來我看看,我一拳就打死它!”小魚握著她的小粉拳,憤憤的說道。

秦玉沉默片刻,而後說道:“你當真要看?”

“對啊,你要是能叫出來我就看,還得仔細看!”小魚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“好,待會兒可彆害怕哦。”秦玉笑道。

“切,說的跟真的一樣。”小魚白眼道。

秦玉懂一點玄術,一眼便能看出小魚身上充滿了邪祟之氣。

但到底怎麼驅鬼,秦玉一竅不通。

他隻能憑藉自己的猜測來試一下。

隨後,秦玉抬起手,往小魚的額頭上放去。

“你乾嘛?”小魚瞪著眼睛說道。

秦玉說道:“幫你驅魔,閉上眼睛。”

“切。”小魚白了秦玉一眼,但還是乖乖的閉上了眼睛。

秦玉能感覺得到,小魚額頭處一片黑氣,這裡便是源頭。

手心放在額頭的一瞬,秦玉便催動靈氣,向著小魚額頭湧動而去。

刹那之間,小魚的額頭處便開始緩緩地蠕動了起來。

“好好痛!”小魚的臉色頓時有幾分難看,小臉也緊緊地皺了起來。

秦玉默不作聲,依然催動著體內的靈氣。

就在這時,小魚額頭處忽然本冒出了一絲絲血跡!

緊接著便看到一道黑影,從她的眉心處奔湧而出!

這黑影出現的一瞬,便向著窗外飛去,似乎想要逃掉。

秦玉冷哼道:“想跑?”

隻見秦玉大手一揮,空中瞬間凝聚起一道藍色的大手!

這隻大手直接捏住了這道黑影,讓其動彈不得!

那道黑影瞬間發出了淒厲的叫聲,聲音中帶著惶恐,又帶著幾分威脅,聽上去極為滲人!

“啊!!!”

小魚看到這一幕,頓時驚恐的大吼了出來!

而在門外的武叔,更是急忙推門而入!

“怎麼回事兒!”武叔著急的大喊道。

當他看到秦玉大手裡捏著的那道黑影後,臉色陡然大變!

“這這是什麼?”武叔臉色有幾分蒼白的問道。

秦玉沉聲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,但這其上的陰氣還真是濃鬱。”

整個房間裡的溫度,都下降了數分!

看到小魚折服驚恐的神情,秦玉也冇心情跟她開玩笑了。

就在秦玉準備捏碎這隻大手的時候,他的腦海裡忽然閃過了一道光芒!

隨後,秦玉身體的毛孔迅速打開,這一團團的黑氣,居然直接被秦玉吸入了體內!

“這這是怎麼回事兒?”就連秦玉自己都愣住了!

這明明是陰氣,和秦玉修行所需的靈氣相悖,自己怎麼可能把這陰氣給吸收了?

最關鍵的是,這陰氣吸收以後,秦玉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實力精進了幾分!

“難道說我能同時修行靈氣和陰氣?”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,隨後頓時狂喜!

若真是如此的話,那修行對於秦玉來說,或許會簡單許多!

那黑氣被秦玉吸收乾淨以後,最後從中飛出了兩隻黑色的小蟲。

“蠱蟲?”秦玉眉頭頓時緊縮了起來。

“西南的蠱蟲。”秦玉手一伸,直接把那兩隻蠱蟲捏在了手裡。

隨後,他將這蠱蟲遞給了小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