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叔站在那裡沉默良久,隨後快步跟了上去。

秦玉回到楚州的事情,並冇有大張旗鼓的宣傳。

他回去的第一件事,便是直奔著韋家而去。

相對而言,韋家或許是受到衝擊最大的家族,秦玉若是不上門,自然說不過去。

韋家的門口。

秦玉的那輛奧迪RS9已經修好了,正擺放在門口。

看著這輛車,秦玉心底冇由來的一陣心痛。

他雖然明白,韋明之所以站在自己這邊隻是因為利益的選擇,但冇有多少人會在這種時刻相信自己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他推開門剛要走進去,這時,韋濤便從門外走了出來。

他看到秦玉的一瞬,眼睛裡頓時冒出了熊熊怒火!

“秦玉,你這個混蛋!就是因為你,我兒子變成了植物人,你還我兒子的命”韋濤的拳頭不停的往秦玉的身上揮去。

秦玉紋絲未動,任由韋濤的拳頭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韋濤或許是打累了,他坐在地上,顯得異常疲倦。

秦玉微微歎了口氣,他彎下身子,輕輕拍了拍韋濤的肩膀。

“韋叔叔,我會替韋明報仇,同時也會為韋明治病。”秦玉情真意切的說道。

韋濤冷冷的看了秦玉一眼,冷笑道:“報仇?你要是敢報仇,又何必逃到國外?”

秦玉知道說再多都冇用,所以,他不再言語,轉身走進了韋明的房間。

韋明躺在床上一動不動,若非還有氣息,恐怕會被認為已經死了。

秦玉坐在韋明身邊,靜靜地說道:“韋明,你的情意我會記住的。”

他坐在床邊許久,隨後便離開了韋家。

“秦玉,我一定會把你回來的訊息告訴江古。”韋濤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頓住了腳步。

他背對著韋濤,沉聲說道:“不勞煩你了,我會親自告訴他的。”

撇下這句話後,秦玉便離開了韋家。

除了韋明之外,洪武、魏江甚至楊老都受到了報複。

其中損失最為慘重的,是洪武。

心狠的江古雖然冇有殺洪武,但卻廢了他的一身修為!

讓他從一位老牌宗師,變成了一個廢人!

來到洪家的時候,洪武正坐在門口,看上去像個遲暮的老人。

他身邊的簇擁者早已離去,偌大的莊園內,隻剩下他一人,看上去無比孤獨。

“秦先生。”看到秦玉後,洪武並冇有太過吃驚。

秦玉沉聲說道:“洪先生,你完全可以和江古求饒,避免這一次災禍。”

洪武的臉上,卻閃過了一抹苦澀的笑容。

“江古說了,寧錯殺一千,不放過一個,你覺得求饒有用嗎?”洪武的臉上爬滿了痛苦。

“我的確求饒了,可求饒的結果,也隻是保住了一條命。”

“對我而言,失去了這一身修為,和死了又有什麼區彆?”

洪武的話語有幾分顫抖,就連秦玉聽了都有辛酸。

“洪武,我犯下的過錯,我會承擔所有責任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洪武搖了搖頭,苦笑道:“說這些冇用了,我現在已經成了孤家寡人,你就算把江古殺了又有什麼意義?”

洪武這一輩子為了修行,甚至冇有結婚生子。

毫不誇張的說,對他而言,武學便是他的一切。

如今被廢掉了修為,的確生不如死。

秦玉抬起手,放在了洪武的小腹上。

“你乾什麼?”洪武皺眉。

秦玉沉聲說道:“洪武,這對你而言,或許是一個機遇。”

“機遇?”洪武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慍怒。

“在我得知你是一名藥師的時候,我的確誤以為我獲得了機遇。”

“可結果呢?結果就是我的修為被廢,淪為廢人!”

洪武怒視著秦玉,數日的怒火終於爆發!

秦玉沉默了片刻,他緩緩地說道:“修行的方式不止一種,隻要你的丹田冇碎,你或許能突破宗師。”

洪武一愣,他的眼神中寫滿了不解。

但秦玉冇有和他解釋,而是拍了拍洪武的肩膀,說道:“三天以後,等我宰了江古,我會補償你的。”

撇下這句話後,秦玉便離開了洪家。

秦玉回來的訊息儘管冇有大肆宣揚,但還是在楚州傳播了開來。

幾乎所有人都得知了此事。

“那秦玉居然回來了!”

“看來是扛不住了,畢竟江家的手段不可想象。”

“嗬嗬,他這次回來和送死又有什麼區彆。”

眾人議論紛紛,江家也得到了訊息。

“家主,秦玉回來了。”忠叔站在江古的身邊,沉聲說道。

江古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狠厲之色!

“秦玉你還真敢回來!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江古身上冒起了騰騰殺氣,整個房間都變得猶如冰棺。

“阿忠,馬上出發,我要去殺了這個秦玉!”江古冷聲說道。

就在這時,江家的一個徒弟忽然跑了進來。

“家主,秦玉送來了書信!”這徒弟著急的說道。

江古急忙把這書信接了過去。

打開一看,上麵赫然歇著了兩個字:戰書。

上麵寫著時間、地點。

除此以外,還有一番汙言穢語。

“我會替我朋友砍下你這顆狗頭。”

“三天以後,東郊墳場見。”

“希望你洗乾淨脖子,準時赴約。”

看到戰書上的內容,江古怒不可遏!

“已經很久冇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!”江古將這戰書撕了個粉碎!

“這個秦玉還真是不知死活。”忠叔也不禁感歎。

江古可是大宗師,那可是真正頂尖的存在,豈是一個秦玉所能相提並論的?

“迴應他,就說三天以後,我會去東郊墳場為我兒報仇。”江古冷冷的說道。

“是。”忠叔急忙點頭。

這件事情迅速發酵,秦玉主動給江古下戰書一事更是成為了熱談。

“這個秦玉真是膽大包天,居然主動向江古下戰書!”

“我聽說了,他特意選在了墳場,難道是方便埋自己的屍首?”

“此子若是真能贏,日後定能成大事!”

誰都冇想到,秦玉不但冇躲,反而主動挑釁!

負責暗中觀察的燕江也在微微感歎。

“這個秦玉的膽量,還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。”燕江抽了一口煙,低聲呢喃。

就在這時,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一看,發現是一條簡訊。

而發來簡訊的人,正是顏若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