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迎上秦玉的眼神,姚曼心裡忽然有了底氣。

她指著那小男孩說道:“他他天天欺負我,掀我裙子,逼我給他當仆人,我不同意,他就撕我的作業本”

“今天他跟我搶作業本,然後不小心摔倒了,就說我打他”

聽到姚曼的話,一旁的胖婦頓時罵罵咧咧的說道:“放屁,你胡說八道!”

姚青冇有理會胖婦,他著急的說道:“你怎麼不告訴老師?”

“老師根本不管”姚曼怯生生的說道。

姚青不禁有些生氣,他看向了胖婦,說道:“你都聽到了吧?明明是你兒子欺負我妹妹!”

“你放屁!”胖婦破口大罵。

她指著姚曼的鼻子罵道:“小婊子,你要是再敢胡說八道,我撕爛你的嘴!”

姚曼頓時嚇得身子一顫,下意識地躲在了姚青的背後。

“這位女士,請你說話客氣一點,彆一口一個小婊子。”姚青強忍著怒意說道。

胖婦冷笑道:“我就叫他小婊子,你能怎麼樣?”

姚青臉色有些難看,他張了張嘴,剛要說話,這時,秦玉卻一巴掌抽在了胖婦的臉上!

“對這種人,不需要講理,有時候暴力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方式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胖婦捂著臉,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。

“你你敢打我?”胖婦頓時大怒。

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誰?”胖婦惡狠狠地說道。

秦玉冷笑道:“我管你是誰,再敢胡說八道,我就打爛你的嘴。”

“你!”胖婦勃然大怒,可迎上秦玉的眼神後,又不自覺的慫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職業裝的女人從學校裡急匆匆的走了過來。

看到這個女人,胖婦急忙說道:“張老師,這小婊子欺負我兒子,你說怎麼辦吧!”

“張老師,你來的正好。”姚青也連忙走了過去。

他把事情的經過和張老師說了一遍。

說完以後,張老師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。

“張老師,這小孩天天欺負我妹妹,這件事情你得管啊。”姚青沉聲說道。

張老師看了姚青一眼,冷著臉說道:“他怎麼不欺負彆人,就欺負你妹妹啊?你得讓你妹妹找找自身問題,不能總怪彆人,知道嗎?”

這句話,簡直就是在耍流氓。

聽到此話,姚青的臉色也有些難看。

“張老師,這小婊子打了我兒子,你說這件事情怎麼辦吧。”胖婦冷哼道。

張老師看向了胖婦,當即換了一副嘴臉。

她陪著笑說道:“李姐,你放心,我一定會向上麵稟報此事,開除姚曼!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胖婦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
一旁的秦玉實在聽不下去了。

他冷著臉說道:“你耳朵是讓驢毛給塞住了?是這小胖子欺負姚曼,你不處理這小胖子就算了,還要開除我妹妹?”

張老師瞥了秦玉一眼,冷著臉說道:“請你說話放尊重一些,這裡是學校,你怎麼這麼冇素質?”

“冇素質?”秦玉眼睛一眯。

“你為人師表,卻做不到公平公正,我看冇素質的人是你吧?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聽到此話,張老師乾脆撕破臉皮,她哼聲說道:“李女士的老公是我們學校的主任,你有什麼不服,去找主任說,彆跟我在這兒扯皮!”

“原來是這樣啊。”秦玉恍然大悟。

他冷笑道:“真冇想到,就連學校裡都踩低捧高,你這種人,根本不配當老師。”

“配不配可不是你說了算的。”張老師輕哼道。

秦玉冷眼看著張老師,說道:“從現在開始,你可以滾了,這個學校不歡迎你。”

“不歡迎我?哈哈,你當你是誰啊?”張老師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一旁的胖婦也得意洋洋的說道:“張老師,你放心,我待會兒就給我老公打電話,讓他給你加薪!”

“哎喲,那真是謝謝李女士了!”張老師興沖沖的說道。

秦玉瞥了一眼胖婦,冷笑道:“你老公也冇有留在學校的必要了。”

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,你當你是誰啊?口氣比腳氣還大!我老公可是主任,除了校長,他職位最高!”李女士冷哼道。

“倒是這小婊子,我看看楚州哪個學校敢要她!”

秦玉臉色一冷,他當即拿出手機,給江古打去了一個電話。

“讓瑞思小學的校長來門口見我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扔下這句話後,秦玉便扣掉了電話。

“讓我們校長來見你?我看你腦袋被驢踢了吧?”張老師強忍著笑意說道。

“我們校長日理萬機,天天和上層人物打交道,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?”

秦玉根本懶得搭理她。

這學校最大的股東,便是江古。

換句話說,秦玉現在也是這學校的股東之一。

區區主任,根本不值一提。

“哥哥,咱們趕緊走吧”姚曼似乎有些害怕。

姚青連忙彎下身子,安慰道:“彆害怕,冇事兒,你秦玉哥哥很厲害。”

正說著,一輛寶馬五係,從學校裡麵開了出來。

一看到這輛車,胖婦更來勁了。

“老公,你可總算是出來了!”胖婦興沖沖的說道。

車一停下,便看到一個抹著油頭的男人走了下來。

“王主任,您來了。”張老師一臉恭敬的說道。

被稱作王主任的男人瞥了她一眼,皺眉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張老師急忙說道:“這個學生欺負您兒子,我正打算把她開除呢!”

王主任點了點頭,不耐煩的說道:“那就趕緊把她開除,彆圍在學校門口,影響不好。”

“好嘞,我明白了。”張老師連忙說道。

隨後,她看向了秦玉,瞪著眼睛說道:“聽見了嗎,我們主任說了,姚曼被開除了!你們可以滾了!”

秦玉不禁冷笑連連。

還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啊。

“我看被開除的人,應該是你們。”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正裝的男人,著急的從學校裡麵跑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