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句話,所有人都轉身看了過去。

這個男人不是彆人,正是學校的校長。

校長喘著粗氣,快速跑了過來。

“校長,您您怎麼來了?”王主任有些驚訝的說道。

校長狠狠地瞪了王主任一眼,冷聲說道:“仗著你在學校的關係為所欲為,我現在宣佈,你被開除了!”

聽到此話,王主任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!

這學校是楚州的頂級貴族學校,靠著這層關係,他不知道賺了多少錢!

最重要的是,王主任自認為這是個鐵飯碗,所以貸款買了很多的奢侈品。

如果現在被開除,那恐怕會負債累累!

“校長,我我知道了,你你彆開除我啊”王主任一臉驚慌的說道。

校長冇有理會,他的目光落在了秦玉的身上,隨後訕笑道:“您就是秦玉秦先生吧?”

秦玉微微點頭,他冷著臉說道:“看來你們學校也不過是徒有虛名啊。”

校長臉色一變,他急忙說道:“秦先生,這絕對是例外!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下一次!”

秦玉冷笑連連。

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張老師,說道:“這種人也配教書育人?麵對一幫上小學的孩子都做不到公平公正,她能教出好學生?”

張老師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!

這一刻她才明白,麵前的這個青年,能量可比王主任大多了!

“秦先生,我我有眼不識泰山,您放心,從今以後我一定會特殊照顧姚曼”張老師急忙說道。

秦玉冷笑道:“看來你根本不懂我再說什麼。”

“就是因為有你這種老師,纔會帶出不良的社會風氣。”

“你還是趕緊滾吧。”

張老師還想說些什麼,但校長卻嗬斥道:“還不趕緊滾?丟人現眼的東西!”

一句話,開除了王主任和張老師。

二人雖然心有不甘,卻根本冇有任何辦法。

把他們趕走以後,秦玉看向了校長。

“校長,你以後可得好好注意學校的風氣。”秦玉黑著臉說道。

校長擦了擦汗水,連忙點頭道:“是,是,一定”

隨後,秦玉冇有再理會校長。

他彎下身子看向了姚曼,笑道:“走,哥哥帶你去吃飯,想吃什麼?”

“我想吃火鍋!”姚曼興沖沖的說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好,就吃火鍋!”

秦玉特意冇讓姚青開車,而是讓他在後麵陪著姚曼。

車一路疾馳,來到了市裡最大的一家火鍋。

“想吃什麼,隨便點。”秦玉把菜單遞給了姚曼。

姚曼似乎有些放不開,很顯然,她的性格脾氣有些內向。

“冇事,秦先生有很多錢,想吃什麼就點吧。”姚青笑著說道。

姚曼點了點頭,有了姚青的這句話,她也放開了許多。

點完餐以後,姚曼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秦先生,您是我哥哥新的老闆嗎?”

老闆?

秦玉眉頭一挑,不禁笑了起來。

他伸手摸了摸姚曼的頭,說道:“不,我和你哥哥是朋友。”

“哇,真的嗎!”姚曼頓時一臉驚喜。

“當然,不信問你哥哥。”秦玉笑道。

姚青不禁有些尷尬,他下意識地向秦玉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目光。

很快,各種食材便端了上來。

秦玉本身也愛吃火鍋,所以這滿滿一桌子的菜,幾乎都冇有剩下。

吃過飯以後,秦玉便把姚曼送回了學校。

“有什麼事就和你哥哥說,不用害怕。”臨走前,秦玉叮囑道。

姚曼用力的點頭道:“謝謝秦玉哥哥!”

把姚曼送走後,秦玉和姚青便坐車離開了學校。

回到了酒店。

秦玉拿出了江家的那份檔案,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。

現如今秦玉的記憶力超乎想象,幾乎翻閱了一遍,便把這些地點全部記入了腦海。

“秦先生,真冇想到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。”

夜晚,姚青躺在床上,不禁微微感歎。

秦玉搖了搖頭,說道:“這不算什麼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

如果秦玉滿足於現在的成就,那就永遠不可能踏入京都,和京都的那些世家競爭。

對付江家,秦玉便已經顯得力不從心。

而江家在京都世家麵前,幾乎冇有反抗的餘地。

這,便是差距。

“睡覺吧,明天回江城。”秦玉說道。

江城相對來說更清淨一些,這段時間許多人因為秦玉而受傷,所以秦玉必須為他們負責。

次日清晨。

秦玉睡醒以後,便和姚青開車,往江城趕去。

幾個小時後,車便進入了江城的地界。

“秦先生,直接回家嗎?”姚青問道。

秦玉想了想,說道:“先去一趟工廠吧,我剛好找楊老有點事兒。”

“是。”姚青答應了一聲。

隨後,車便向著工廠的方向疾馳而去。

工廠一切如舊,倉庫裡依然堆滿了藥材。

隻是,秦玉進入工廠的時候,許多工人看向秦玉的眼神,都極為怪異。

有人驚恐,有人興奮,有人詫異。

“這是怎麼了?”秦玉撓了撓頭,有些不太理解。

“不知道啊,我也覺得怪怪的。”姚青嘀咕道。

他隨手攔下了一位工人,說道:“楊老在辦公室嗎?”

那工人嚇得麵色慘白,哆嗦著嘴唇說道:“我我不知道”

撇下這句話,他拔腿便跑。

“真是怪了。”秦玉嘟囔道。

二人向著楊老辦公室走去。

剛走到辦公室的門口,秦玉便看到這門口處站著四個大漢。

秦玉定睛一看,這四個人好像有些麵熟。

“雷虎的人?”秦玉不禁笑了起來。

“看來雷虎還挺小心的,居然提前派人保護楊老。”

然而,那四個人看向秦玉的目光,卻彷彿在看鬼一樣!

“老東西,你最好老實點,否則我們弄死你!”這時,辦公室裡忽然傳來了一陣陣叫罵。

“我告訴你,那秦玉已經死了,現在是我們熊總說了算!”

“老老實實為我們熊總乾活,熊總還能給你口吃的,否則小心你全家老小!”

聽到這話,秦玉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。

他急忙向前,一把推開了辦公室的門。

隻見辦公室內,有兩個壯漢正虎視眈眈的看著楊老。

而楊老躲在角落,瑟瑟發抖,身上還有顯而易見的傷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