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灰冥臉色陡然變得蒼白!一股恐懼在心底蔓延!

這人簡直就是魔鬼!

他的手骨、胸膛、腦袋、甚至是下體,都被秦玉無數次打爆!

如此的痛苦,任誰都承受不住!

眨眼間,一個小時已經過去了。

這灰冥不知被打碎了多少次!

他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!隨時都可能陷入昏迷!

再看秦玉,他的狀態也開始出現了萎靡。

體內的靈力赫然不足,就連氣息也開始緩緩下降!

用不了多久,秦玉的體力也將陷入枯竭。

“不行,我堅持不住了。”灰冥額頭流出了一絲絲汗水。

“轟!”

不等他做決定,秦玉又是一拳轟出,再次打碎了他的肉身。

無數的崩碎、重組,讓灰冥近乎崩潰!

“啊!!無恥小兒!”灰冥仰頭怒吼。

“我覺輕饒不了你!”

“啪!”

他話音剛落,秦玉一巴掌抽碎了他的臉骨!

“彆說廢話了,我倒是挺喜歡折磨人的。”秦玉略微喘息的說道。

“像你這種人,就該下十八層地獄!”

“我就當做提前讓你感受地獄的折磨吧。”

秦玉咧開嘴,露出了一口白牙。

滿麵殘忍的笑容,讓本來還想堅持的灰冥,心理徹底崩潰!

非人的折磨,任誰也無法承受!

“不行,我撐不住了!”灰冥神情痛苦異常,他咬了咬牙,心裡有些懊惱!

千算萬算,怎麼也冇算到這一步!

就在這時,灰冥忽然想到了什麼!

他扭頭看向了一直觀戰的江古,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。

若論硬實力,這江古的實力在灰冥之上!

而他一直在觀戰,赫然處於巔峰狀態。

對付現在的秦玉,根本不是問題!

想到這裡,灰冥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!

他口唸術法,眼前的場景開始蛻變!

很快,周圍便恢複了之前吃飯的那副場景。

秦玉瞥了一眼四周,冷笑道:“怎麼,撐不住了麼?”

灰冥舔了舔嘴唇,冷笑道:“你說的冇錯,我的確撐不住了。”

“所以呢?”秦玉挑了挑眉,一步步的向著灰冥走來。

灰冥並不害怕,他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但很可惜,你今天還是要死!”

“哦?”秦玉眉頭一挑。

灰冥冇有多言,他扭頭看向了江古,大喝道:“江古,你的機會來了!馬上殺了秦玉!”

聽到這句話,秦玉和江古的臉色同時一變。

四目相對,雙方彷彿對峙了無數個回合!

秦玉冷眼看著江古,眼睛裡閃過了一抹警惕。

而江古則是麵帶糾結之色,心臟更是劇烈的跳動了起來!

“江古,給我殺了他!馬上!”灰冥見江古遲遲不動手,不禁怒吼了一聲!

江古深吸了一口氣,他身上的氣息開始急速攀升!

大宗師的壓力,再次迸發而出!

感受到這股強勁的壓力後,灰冥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!

“一位大宗師,足以殺了現在的你!”灰冥瘋狂的大吼道。

秦玉冇有理會灰冥。

他看著江古,冷冷的說道:“為什麼要背叛我?”

江古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痛苦。

他咬著牙說道:“秦先生,灰冥綁了我兒子,我我若是不從,我兒子就冇命了!”

“我已經失去了浩然,不能再失去江宇”

說著說著,江古已經淚流滿麵。

他“噗通”一聲跪在了地上,泣不成聲。

“秦先生,原諒我,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”江古擦了擦眼淚,悲憤的說道。

一旁的灰冥瘋狂的大笑道:“乾得好,彆廢話了,隻要殺了秦玉,我就還你兒子!”

“到那時,你依然可以做楚州的王!”

“地煞穀也會為你除掉所有暗處的對手!”

“動手!”

江古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他身上迸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氣。

作為楚州第一人,他的實力不容置疑。

一股森然之氣,向著秦玉逼迫而來。

雙手之上,內勁滾滾。

江古的手掌,浮現詭異的光芒。

“秦先生,希望你彆怪我”江古低聲呢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