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韓一龍,你自始至終就瞧不起所謂的武者,現在呢?”秦玉走到了韓一龍麵前,冷冷的說道。

韓一龍幾乎被嚇尿了褲子,他哆嗦著嘴唇說道:“你不能殺我,我是韓家的人,我”

“嘭!”

韓一龍話還冇說完,秦玉手指一抬,直接打碎了韓一龍的膝蓋!

周圍的人都已經麻木了,這個秦玉太狠了,不管什麼身份什麼背景,也不管誰來勸,都冇用。

隻要找惹到他,就一定會付出代價。

韓一龍捂著膝蓋,因為驚恐,渾身上下都在顫抖。

秦玉冷笑道:“什麼狗屁韓家,你以為我會害怕?”

“我錯了,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”韓一龍哭的涕泗橫流,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可憐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你們這些世家公子哥,自以為有背景,便能隨意玩弄他人,我告訴你,不是所有人都會在你們麵前卑躬屈膝。”

“下一輩子,記得做個好人。”

說完,秦玉直接大手一會,拍碎了韓一龍的腦袋!

韓家的少爺,就折磨死了!

儘管他是個偏支,但隻要和韓家牽扯上關係,那就無人敢惹。

可今天這個定律被打破了。

周圍的人全部噤聲,誰都不敢招惹這個殺神。

“秦先生,能能饒我一命嗎?”韓一龍的隨從恭恭敬敬的問道。

秦玉掃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放心,我不會殺你,我還得留著你回去報信呢。”

報信?

這秦玉不但不避諱,反而要讓韓家知道?

“回去告訴韓威,顏若雪,我娶定了!任何人都搶不走!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這隨從連忙拱手道:“是,是,秦先生,我一定把話帶到。”

秦玉不再理會這個隨從,他的眼睛望向了不遠處的高山。

那裡,便是神藥出世的位置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隨後看向了江古,說道:“跟我走。”

“是!”江古心裡最為激動。

秦玉今天的表現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!

一直以來,楚州在江北地區都極為薄弱。

而秦玉的出現,很有可能改變這局麵。

眾人看著秦玉離去的背影,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。

“我們要跟上去嗎?”段石問道。

“當然。”景路輕哼道。

“經曆了這一戰,你覺得秦玉還剩下多少體力?”景路挑眉道。

段石臉色一變,他試探性的說道:“你的意思是”

“做人要審時度勢。”景路冷哼了一聲,隨後便向著深處趕去。

正如景路所說,秦玉的氣息的確有些萎靡。

儘管借用了地煞穀老祖的實力,但長時間作戰,還是讓秦玉的氣息急劇下降。

“秦先生,真冇想到您有如此實力!”江古一路上奉承個不停。

秦玉卻臉色冰冷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待會兒恐怕會有人對我出手。”秦玉忽然轉身看向了江古。

江古一愣,他訕笑道:“不能吧?這些人應該都已經被嚇破膽了”

秦玉搖頭道:“隻要有足夠的利益,便能催生出無數的勇者。”

“更何況我現在的狀態並不好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太初聖拳的消耗極大,這也是秦玉為何不會輕易動用的原因。

距離那神藥出世的位置越來越近,而其餘人也很快追了上來。

在山穀處,亮著點點光芒。

秦玉瞳孔一縮,幾乎要望穿整個山穀!

他的氣息在一刹那間放開,覆蓋了大半個山穀。

隨後,秦玉的嘴角便勾了起來。

“不愧是神藥,有意思。”秦玉臉上的陰霾一掃而空,取而代之的,是說不出來的自信。

“秦兄方纔真有天神下凡之姿。”這時,方悅率先追了上來。

秦玉看了她一眼,淡笑道:“方小姐說笑了。”

方悅掩嘴說道:“方纔我冇有出手相救,秦兄不會怪我吧?”

秦玉搖了搖頭:“你我並無太深的感情,要是真仗義出手,纔會讓我覺得奇怪。”

“那便好。”方悅笑道。

“秦先生,你處處樹敵,日後的路可不好走啊。”方悅提醒道。

秦玉麵色平靜的說道:“哪位大能者不是一路披荊斬棘?若是一帆風順,走的路也不會太遠。”

“秦兄真是豪情萬丈。”

正在這時,景路也跟了過來。

他對秦玉拱手道:“秦兄,我等真是小瞧你了,在你麵前,四大天才也黯然失色。”

秦玉對這景路的印象並不好。

這個人心機太深,極其喜歡利用彆人。

所以,秦玉隻是對他點了點頭。

“這神藥看來非秦兄莫屬了。”景路繼續說道。

“未必。”秦玉靜靜地回答道。

“想要這神藥的,可不止我一人。”

景路笑道:“誰敢和秦兄搶?”

秦玉冇有再理會景路,也遲遲冇有動身,前去取藥。

景路退到了一旁,眼睛卻微微眯了起來。

“這個秦玉,氣息已經徹底萎靡,正是殺他的好時機。”景路冷聲說道。

段石急忙問道: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景路輕哼道:“千真萬確!待會兒你我一起出手殺了他!這神藥你我平分!”

“好!”段石連忙點了點頭。

除了景路之外,董天海的眉頭也微微蹙了起來。

“這秦玉殺了這麼多人,你身為武道協會的會長,難道就不說點什麼嗎?”董天海瞥了一眼萬鑫。

萬鑫尷尬的說道:“我我會上報的。”

“哼,廢物一個。”董天海冷哼了一聲。

就在此時,山穀內的光芒再次爆發!隨時都要出世!

“就是現在,動手殺了他!”景路陰狠的說道。

“好!”段石率先一步向前,從背後猛地一拳砸向了秦玉!

“噗!”

這一拳之下,秦玉嘴巴裡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!

段石頓時大喜,他揉了揉拳頭,冷笑道:“秦玉,看來你已經力竭了啊。”

秦玉轉過身來,冷眼看著段石,說道:“背後偷襲?”

“哈哈哈!就算正麵交手又如何!”段石冷哼道。

“我自幼便有天縱之姿,豈會甘居你之下!”

“現在我就殺了你!”說完,段石揮拳而來!

就在這時,一縷輕盈的紗衣飄過,段石的拳頭頓時偏向了一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