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的話,頓時激怒了灰冥。

他臉色變得冰冷,一股殺氣盎然恒生。

“給臉不要臉的東西,真以為我怕你了不成!”灰冥渾身陰氣大作,一道道黑色的光芒,從他的丹田的位置迸發而出。

整個峽穀內,籠罩著一股不祥的氣息。

這股氣息讓人不敢忽視,哪怕是江古,也有幾分忌憚。

“秦玉,你屢次壞我地煞穀好事,今天我若不殺你,妄為地煞穀的穀主!”

灰冥怒吼連連,丹田內的幾道光芒,更是向著中間那具身體流淌而去!

“所有人都為地煞穀的複興獻身吧!”灰冥又是一道怒吼!

他抬起手掌,做出托天之勢!

刹那間,那八位長老的麵容變得扭曲,丹田內的氣息更是直接被強行吸取了出來!

“穀主,你”長老痛苦難當,艱難地看向了灰冥。

灰冥卻冷笑道:“為地煞穀獻身,乃是你們的榮幸。”

說話間,那八位長老的氣息直接被吸取了個乾乾淨淨!

而這時,灰冥的眉心處飛出了一道人影!

人影以極快的速度,向著那具聖體狂奔而去!

“秦先生,不好!絕不能讓他完成奪舍!”江古著急的大喊道。

秦玉眉頭微皺,他已經瞧出了灰冥的意圖,但現在想要出手,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那具身體不簡單啊。”秦玉摸著下巴,低聲呢喃。

但他心底毫無惶恐之意,反而隱隱有些興奮!

自從踏入修途以來,秦玉還未遇上比自己**強橫的人!

眼前的這具聖體,或許會是其中一個!

“來吧,讓我見識見識這所謂的聖體。”秦玉腳下一震,身上頓時爆發出陣陣金色的光芒!

光芒將其籠罩,一眼望去,猶如披上了一層金色的盔甲!

而在陣台中心的那具男屍,被黑氣籠罩著,一陣陣劈裡啪啦的聲音從其中響起。

“轟!”

不出片刻,陣台的中心爆發出了大震動!

整個峽穀被震得轟轟作響,哪怕是相隔甚遠的地牢,都受到了這股氣息的影響!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緊隨其後的程才和唐靈,不禁臉色一變。

他們望著遠處,眼神中寫滿了震驚之色。

“肯定是有人在交手,快,絕對不能錯過這個機會!”程才興奮地說道。

陣台被這股氣息徹底震碎!黑暗也在一刹那收斂!

躺在陣台中心的這具屍體,緩緩地站了起來。

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盪漾而來,讓人有頂禮膜拜的衝動!

這種威壓,像是來自於天生的血脈壓製,哪怕是實力高強,也無法抵抗。

就連江古都雙腿震顫了起來!

“好強大的威壓。”秦玉望著完成奪舍的灰冥,低聲呢喃。

灰冥從陣台中心,向著秦玉緩緩地走了過來。

他的肉身之上雖然無光芒覆蓋,卻一眼便能看出其肉身的不俗。

“真是美妙啊”灰冥舔了舔嘴唇,低頭看著自己的肉身。

感受著這股前所未有的力量,灰冥似乎極為享受。

“本打算用來複活老祖,現在看來,或許冇有那個必要了。”灰冥裂開嘴,冷笑了起來。

他望向了秦玉,陰惻惻的說道:“說起來還得感謝你,這麼好的肉身,讓給彆人還真是可惜了。”

秦玉冷笑道:“這就是聖體?也不過如此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灰冥仰頭大笑了起來。

他的笑聲如同雷滾,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。

“聖體雖然不如混沌體,但相差不大。”灰冥咧嘴冷笑道。

“這幅肉身生前更是踏入了大宗師的巔峰之境,秦玉,你憑什麼和我逗!”灰冥一聲爆喝,滾滾內勁頓時壓迫而來!

“噗!”

江古承受不住這股壓力,嘴巴裡猛然噴出了一口鮮血!

秦玉也感覺胸口處彷彿被什麼堵住了一般,有些難受。

“這聖體果然不俗。”秦玉沉聲說道。

幸好冇讓這石像落在灰冥的手裡,若是讓那老祖複活,恐怕麻煩了。

“秦玉,我已經迫不及待感受這具身體了!哈哈哈哈!”灰冥仰頭大笑,渾身內勁猶如沸騰一般!

隨後,灰冥一步踏向而來,摧枯拉朽的拳頭直逼秦玉的肉身!

“鐺!”

秦玉不躲不閃,證明握拳迎了上去!

“轟隆!”

雙拳的碰撞,引起了空氣的爆鳴!

整個地煞穀徹底承受不住了,在這一刹那開始崩碎!

“不愧是聖體!”秦玉瞳孔一縮,戰意濃鬱!

這還是秦玉第一次遇見能和自己正麵硬鋼肉身的存在!

灰冥也舔了舔嘴唇,咧嘴笑道:“混沌體果然名不虛傳,隻可惜今天你一定會死在這裡!”

說話間,灰冥再次衝了過來!

雙方展開了前所未有的肉搏!

拳拳打肉的打擊,讓現場混亂不堪!

“鐺鐺”之音,更是不絕於耳!

不遠處的江古咬了咬牙,他手捏術法,妄圖幫助秦玉。

無數道內勁化作雨點,直逼灰冥而去。

可讓人震驚的是,江古的攻擊根本無效!甚至都無法傷及灰冥的皮膚!

“怎麼可能!”江古臉色變得極為難看!

灰冥的肉身居然如此強橫?

秦玉就是和這種怪物貼身肉搏?

這幾乎已經超出了江古的認知!

“轟!”

灰冥一聲怒吼,拳頭暴漲數分,狠狠地砸在了秦玉的胸口上!

秦玉的身體頓時射穿了山石,直接倒飛了出去!

“哈哈哈哈!就是這種力量,就是這種力量!”灰冥的興奮地大喊,情緒高亢至極!

秦玉從碎石中爬了出來,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,臉上不禁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。

“這聖體的堅硬程度,甚至比我更強一分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聖體生前畢竟是一位大宗師巔峰,其境界比秦玉高出了太多。

若非秦玉有過五百多次的淬體,恐怕真的會飲恨於此。

“嗖!”

就在秦玉思索之際,灰冥再次衝了上來!

雙方並無華麗的招式,有的隻是樸實無華的拳腳!

“鐺鐺!”

每一拳碰撞,都會讓空氣震顫,雙方的作戰,誰都無法插手!

“那那是什麼?好厲害”趕到現場的程才,不禁震驚的看著天空。

“好像是秦玉誒。”唐靈驚訝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