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古太初淡笑道:“你想知道?”

秦玉冇有說話,隻是死死地盯著古太初。

古太初緩緩說道:“打敗了我,我自然會告訴你。”

“那就彆耽誤時間了!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話音剛落,秦玉身上的氣息便陡然間爆發了開來!

秦玉太想知道古太初嘴裡麵的“他”了!

因為秦玉有一種強烈的感覺,這或許能讓他知道父親,以及自己的身世!

感受到這股氣息後,古太初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鬱。

“好,好,築基期巔峰居然能發揮出如此氣息!”古太初一臉讚賞之意!

但他冇有著急出手,而是抬手輕輕一揮。

暗處負責拍攝的記者,頓時昏厥不起。

整個院子,隻剩下了秦玉和古太初二人!

“動手吧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古太初當即將自己的實力強行壓在了築基期巔峰,隨後便望向了秦玉。

“來吧!”話音剛落,古太初率先出拳,衝向了秦玉!

秦玉也不示弱,當即握拳迎了上去!

這時純肉身的對抗!古太初雖然將實力壓製在了築基期巔峰,但他的肉身,卻依然是五品大宗師!

雙拳碰撞,秦玉倒退了三步,手腕被震得生疼。

而古太初則是蹬蹬蹬倒退了數十步,虎口更是被震得崩碎!

“好強的**!”古太初有些驚訝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單憑肉身,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古太初微微感歎:“相差這麼多境界,你的肉身卻能比我更加強橫,真是讓人吃驚。”

說完,古太初神情變得認真了起來。

他腳下輕輕一踏,一股光芒自他下而上,猶如盔甲般,將古太初包裹了起來!

這個過程極為迅速,幾乎眨眼之間古太初便已經披上了一層盔甲!

“這是什麼?”秦玉不禁微微皺眉,顯得有些吃驚。

古太初淡淡的說出了兩個字:“術法。”

說完,古太初的肉身直接飄到了半空之中!

隨後,古太初大手一揮,渾身上麵的光芒頓時猶如一根根針刺般凸起!

“嗖嗖嗖!”

這光芒極為細緻,幾乎堪比人的毛孔!並且速度極快,堪稱是一場針雨!

秦玉試著用肉身硬抗,卻發現這光芒直接刺入了他的體內!

“噗!”

短瞬之間,秦玉便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彷彿受到了衝擊!

不僅如此,連氣息都開始變得紊亂,幾乎難以控製!

“好神奇的術法。”秦玉臉色微變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強行穩住心神,隨後抬頭望向了古太初。

此時,古太初的第二輪攻勢已經向著秦玉襲來!

“唰唰唰!”

這一次的數量更加龐大,幾乎覆蓋了整個院子!

秦玉臉色頓時大變,他想躲,卻發現無處可躲!

“不行,如果拚術法,我完全不是他的對手。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既然拚術法行不通,那就隻能靠肉身作戰!

於是,秦玉當即一聲爆喝,強忍著術法,握拳衝向了古太初!

可讓秦玉吃驚的是,古太初根本不打算和他拚肉身!

他以極快的速度躲向了一旁,並且控製術法,向著秦玉再次攻擊而來!

秦玉在其後窮追不捨,卻無論如何都摸不到古太初!

短瞬之間,秦玉身上已經中了數百針!

而他的氣息已經被擾亂的幾乎無法控製!

“不好,再這樣下去,我輸定了。”秦玉額頭流下了一絲絲汗水。

“你終究不是我的對手。”古太初淡淡的說道。

話音剛落,第三輪攻勢向著秦玉逼迫而來!

“噗噗噗!”

這一次,秦玉的躲閃變慢了許多!

無數道光芒直接刺入了秦玉的體內!

秦玉的瞳孔變得有些呆滯,身子更是搖搖欲墜。

不出片刻,秦玉便轟然倒地不起。

半空中的古太初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他倒背雙手,緩緩地說道:“肉身雖然強硬,但短板也很明顯。”

說完,古太初自高空中落下,向著秦玉走了過來。

他望著倒在地上的秦玉,低聲說道:“如果我現在有殺心,你已經死了。”

“是麼?”

然而,就在這時,昏厥的秦玉陡然間睜開了眼睛!

“太初聖拳!”

隻見秦玉的拳頭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被金色包裹!

猶如圓日般的拳頭,瞬間便來到了古太初的麵前!

古太初臉色頓時大變!如此近的距離,就算他有再快的速度也難以躲閃!

“太初聖拳!”古太初忽然喊出了同樣的名字!

他的拳頭之上,也染上了金色的光芒!

雙拳碰撞,一道道氣浪向著周圍擴散而去!

本就千瘡百孔的院子,此時更是破爛不堪!

“轟!”

古太初的肉身力量終究是稍遜一籌,他的身體頓時被拳頭上的光芒包裹,肉身直接橫飛了出去!

秦玉喘著粗氣,他強行平靜著紊亂的氣息,有些緊張的望向了古太初。

光芒落下,古太初遍身是血,肉身更是近乎崩碎!

秦玉握著拳頭,再次向著古太初衝去!

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古太初取消了實力的壓製,迅速恢複到了巔峰!

“嘭!”

五品大宗師的古太初,輕鬆的接下了秦玉這一拳。

秦玉不禁懊惱道:“你這是耍賴!”

古太初苦笑道:“我若是再繼續壓製實力,今天恐怕要死在這一拳之下。”

說完,古太初鬆開了拳頭,緩緩說道:“佯裝倒地不起,故意吸引我靠近,然後伺機而動。”

“不錯,你的戰鬥經驗,超出了我的想象。”

秦玉冇工夫聽他說這些,他著急的問道:“我贏了,是吧?”

“你贏了。”古太初微微點頭。

秦玉急忙說道:“好,按照約定,你必須回答我的問題!”

古太初撫須笑道:“你問吧。”

秦玉沉聲說道:“你為什麼也會太初聖拳。”

太初聖拳是父親留下的傳承,古太初居然也施展了同樣的招式!

這不得不讓秦玉吃驚!

古太初看了秦玉一眼,緩緩笑道:“這是你父親傳授給我的,甚至連我的名字,都是你父親贈予的。”

聽聞此話,秦玉的瞳孔頓時猛縮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