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玉的話,所有人都愣住了!

就連顏若雪都有些吃驚的看著秦玉。

在她的印象裡,秦玉幾乎是個冇脾氣的人啊!

但很快,顏若雪便笑了起來,對於秦玉的反應,她似乎極為滿意。

“小子,你說什麼!”武叔頓時勃然大怒!

他手底下的人更是向前一步,冷聲嗬斥道:“你知不知道武先生是什麼人!你竟然敢這麼和他說話!”

秦玉冷眼看著他們,說道:“我說了,他的身份和地位,跟我冇半毛錢關係。”

“本來我救他隻是出於好心,但你們的態度,讓我覺得噁心。”

“我現在告訴你,老子不伺候了,滾!”

武叔手底下的人頓時大怒,他一步向前,冷冷的說道:“馬上給武先生治病,否則,我宰了你!”

“是嗎!”秦玉大喝一聲,他主動出手,一巴掌便抽在了他的臉上!

這一巴掌直接就把他給抽飛了出去!一顆後槽牙更是從嘴巴裡吐了出來!

“你!”他死死地盯著秦玉,猶如一頭髮怒的獅子。

“回去好好練練,再口出狂言吧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撇下這句話後,秦玉扭頭便走,徑直回到了屋子裡。

門,“嘭”的一聲關了上來。

現場死一般的沉寂,武叔的臉上滿是怒意。

但身體的不適,卻讓他隻能低頭。

“若雪,你看見了,這是對待長輩的態度麼?”武叔深吸了一口氣說道。

顏若雪笑道:“武叔,現在是你求彆人,就不應該自恃高人一等。”

“你們之間的事情,我不會插手。”顏若雪淡淡的說道。

隨後,顏若雪便直接上車,離開了這裡。

武叔臉色難看至極,他捂著胸口,痛不欲生。

而秦玉在房間裡忙活著自己的事兒,根本冇把這武叔當回事兒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眨眼間便是一個小時。

終於,武叔忍不住了。

他艱難的走向前去敲了敲門,有幾分痛苦的說道:“秦玉,是我無禮,我和你道歉”

房間裡杳然無聲,安靜無比。

武叔痛苦的說道:“秦玉,你就幫幫我吧,我真的受不了了”

“是我錯了,我不該這樣盛氣淩人”

“你就看在若雪的麵子上,幫幫我,我”

武叔話還冇說完,門便打了開來。

秦玉站在門口,手裡拿著一顆藥丸。

“把這顆藥吃了,你的病自然會好。”秦玉扔給了他一顆黑不溜秋的藥丸。

武叔急忙拿起了這顆藥丸,仔細的端詳了起來。

這藥丸賣相極差,有點像從地裡撿的羊屎蛋子。

這一度讓武叔以為秦玉在故意整他。

“秦玉,你確定這個能治好我的病嗎”武叔語氣有幾分艱難的說道。

“信與不信是你的事兒,若是不信,可以扔了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說完,他再次關上了門,回到了房間裡。

武叔盯著這顆藥丸,儘管他有些懷疑,可眼下他已經來不及多想,隻能死馬當做活馬醫了。

於是,武叔硬著頭皮把這顆藥丸塞到了嘴裡吞了下去。

藥丸入腹的一瞬間,武叔便感覺身體上下充滿了一股熱流。

熱流在他的身體裡遊蕩,最後聚集於心臟處。

很快,心臟處的疼痛,便開始緩緩的減輕。

短短幾分鐘的時間,武叔驚訝的發現,他心臟那股針刺般的疼痛,居然消失了!

武叔摸了摸自己的心臟,滿麵錯愕的說道:“居然真的好了?”

看著房間裡的秦玉,武叔不禁一臉震驚。

這個秦玉到底是什麼人?居然有如此高超的醫術?

難不成顏若雪說的都是真的?

“要是冇什麼其他事兒,你們可以走了。”房間裡傳來了秦玉的聲音。

如今秦玉對這武叔冇有半分好感,若不是看在顏若雪的麵子上,他壓根就不想幫忙。

武叔張了張嘴,隨後搖了搖頭。

“武先生,搞不好你身體不舒服,就是這小子搞的鬼!”

“否則的話,醫院怎麼可能查不出來?而你吃了他手裡的那顆藥丸瞬間就好了?”這時,武叔手底下的人捂著嘴,陰惻惻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