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很快藥神閣便反應了過來。

他們的丹師幾乎遍佈全國,肯定是某個藥神閣成員在煉製丹藥。

古太初的府邸之內。

秦玉手裡的丹藥一顆又一顆的蹦了出來。

五分鐘後,秦玉的手裡已經多了整整八顆增元丹!

“八顆的數量,還不錯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道。

根據傳承裡麵的記載,增元丹對實力的提升極大。

秦玉又吸收了地煞穀老祖的神識,想來踏入辟穀期,問題應該不大。

古太初和姚青就這樣在門外靜靜地等候著。

他們不知道裡麵什麼情況,隻知道秦玉在煉製丹藥。

半分鐘後,木門打了開來。

秦玉手裡拿著八顆增元丹,臉上更是帶著一絲笑容。

“秦玉,情況怎麼樣?”古太初問道。

秦玉笑道:“非常順利,不過接下來恐怕要麻煩你幫我護法了。”

古太初微微點頭道:“這個自然冇問題。”

秦玉掃了一眼四周,沉聲說道:“有冇有相對空曠一點的地方?”

古太初不解的說道:“空曠一點的地方?”

秦玉解釋道:“我怕突破的時候,會有天劫。”

這句話倒是提醒了古太初!

修仙本就是逆天之為,自然會引動天劫。

通常來講,隻有踏入了元嬰期之後,纔會引動天劫。

但也有傳聞,說天縱之纔在築基突破時期,便會引來天劫。

古太初思索片刻,說道:“好,你跟我來。”

於是,古太初帶著秦玉離開了府邸。

兜兜轉轉,三人一同來到了一處山脈。

“這裡通常不會有人來,你大可在此處突破。”古太初說道。

秦玉掃視了一眼周圍的環境,確定不會損壞物品之後,便點了點頭。

他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,將增元丹塞進了嘴裡,開始突破築基期。

與此同時,江北武道協會的視頻已經製作成功,並且順利發行。

這條訊息發出的一瞬間,便引爆了幾乎整個武道論壇!

對於他們而言,一個底層的普通人去挑釁京都韓家,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!

“這個秦玉是誰啊,居然敢挑釁韓家公子?”

“我去,這也太扯了吧!”

“人和人不能比,對咱們而言,生怕招惹到韓家這種世家,而人家卻主動挑釁!”

“我記起來了,這個秦玉好像就是前不久的那個楚州王!”

一瞬間,幾乎所有人都在看這條新聞!

而評論更是瞬間達到了上萬條!

江北武道協會看到如此爆炸的瀏覽,不禁一臉興奮!

“若丹,這次你做的不錯!這個月的獎金翻倍!”負責新聞部的領頭人興奮地說道。

李若丹頓時欣喜若狂,急忙說道:“謝謝部長!”

這條新聞持續發酵,幾乎所有人都在議論此事。

對於秦玉的行為,他們是既佩服,又覺得秦玉在送死。

“要知道人家韓威在京都都是赫赫有名的天才,在加上韓家的資源背景嘖嘖,難以想象。”

“秦玉代表的是我們普通人的階級,我倒是希望他能贏。”

“誰又不希望呢?這些世家仗著關係背影,根本不把我們普通人放在眼裡,老子早就受夠了。”

“話雖如此,隻是秦玉真的能行嗎?”

“說不定人家是下一個葉青呢。”

此時,京都韓家。

韓威正在打坐,他的麵前,更是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極品藥材以及丹藥。

對於韓威來說,他幾乎可以把這些極品丹藥當成糖豆來吃。

隻要天分夠強,韓家可以用無窮無儘的資源把韓威砸成一名頂級武者。

就在此時,門忽然被撞了開來!

隻見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,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。

韓威的眼睛,陡然間掙了開來!

一股恐怖的氣息,更是將那位中年男子直接震的吐血!

“我不是說了麼,在我打坐的時候,不要來打擾我!”韓威冷冷的說道。

這男人從地上艱難地爬了起來,他顫顫巍巍的說道;“對對不起,韓少爺,但是現在有一個重要的訊息,必須告訴您。”

韓威冷哼道:“什麼訊息這麼重要?”

“您還是自己看吧”男人顫顫巍巍的把手機地鐵了韓威。

韓威瞥了手機一眼,隨後臉色便漲的通紅!

“這個秦玉,簡直是在找死!”韓威猛地把手機摔了個粉碎!

他怒氣沖沖的說道:“一個底層的爬蟲,居然敢跟我叫囂,他算個什麼東西,有什麼資格跟我叫板!”

對於韓威這種世家而言,忤逆他便是大逆不道!

一旁的中年男子瑟瑟發抖,不敢做聲。

韓威死死地握著拳頭,冷冷的說道:“真以為有顏若雪保著你,我就不敢怎麼樣嗎!老子現在就去江北,捏死你這個臭蟲!”

“少爺,您千萬彆衝動啊!”這男人連忙攔住了韓威。

他顫聲說道:“秦玉說了,如果他死了,一定是因為你怕他成長起來。”

“若你現在出手的話,就等於默認了。”

“到那時候,韓家可能會被整個武道恥笑啊”

此話頓時讓韓威更加憤怒!

他根本想不到,自己堂堂世家之子,居然被一個底層給如此玩弄!

最重要的是,就算心裡有火,也根本無可奈何!

現在的韓威,赫然被秦玉逼到了騎虎難下的局麵。

“而且我聽說顏家老爺子似乎也很看好這個秦玉。”男人又添上了一句話。

聽到此話,韓威總算是冷靜了下來。

雖說韓家不弱於顏家,但顏老爺子做事的風格,讓整個京都都聞風喪膽!

當年同為頂級世家的孫家,因為羞辱了顏若雪,被顏老爺子硬生生的逼出了京都!

這種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人,哪怕是韓威也不願意去招惹。

“呼”韓威深吸了一口氣,強行忍著心底的怒火。

“好,好,我就滿足他好了!”韓威語氣冰冷的說道。

“半年以後,我會親手宰了這個雜碎!”

京都,顏家。

顏若雪看著武道論壇上的訊息,臉上不禁浮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。

這時,顏老爺子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他笑眯眯地說道:“若雪,什麼事這麼開心?”

顏若雪把手機遞給了顏老爺子,笑道:“爺爺,秦玉的膽識、思維,都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想象,我果然冇有看錯他。”

“哦?”顏老爺子似乎有些吃驚。

他接過手機後,看向了螢幕上的內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