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從踏入修道之途後,秦玉的聽力提升了數倍。

儘管二人說話的聲音很小,但秦玉還是聽的一清二楚。

他站在房間裡,冷冷的看著武叔,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。

武叔望著秦玉房間的方向,一句話都冇說。

片晌後,武叔擺了擺手,說道:“回楚州。”

經曆了這件事情後,武叔對秦玉的印象有所改觀。

但他也的確有幾分懷疑。

“武先生,這件事情絕不能就這麼算了,要不要我暗地裡幫助沈天?”武叔手下的人陰惻惻的說道。

武叔沉默了片刻,爾後襬了擺手。

“從今天起,秦玉和沈天之間的事情,我不會插手。”武叔歎氣道。

“武先生,可是”

“不必多言。”武叔揮手,打斷了他的話。

武叔離去以後,秦玉便開始了他的計劃。

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賺錢,總不能一切都靠著顏若雪。

他坐在房間裡,開始煉製養元丹。

這種丹藥很簡單,但對身體卻有妙用。

如今這個世道,很多人都被酒色掏空了身體,看似身體健壯,實則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。

而養元丹,正是調整身體的靈丹妙藥。

直到傍晚時分,秦玉才把丹藥煉製完成。

除了這批養元丹之外,秦玉還特意煉製了一顆水韻丹,準備送給顏若雪。

僅僅這顆水韻丹,便花費了秦玉三個小時。

而煉製水韻丹所用的藥材,更是秦玉精挑細選,從這批幾乎廢棄的藥材中選出了最好的幾株。

“一直以來也冇給顏小姐送過禮物,這個就當做是一點心意了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道。

他去兩元店裡買了一個木盒,把水韻丹裝了進去。

隨後,秦玉便拿著水韻丹,向著顏家莊園趕去。

來到顏若雪的家裡後,顏若雪正在打電話。

看到秦玉後,顏若雪當即掛掉了電話,有幾分驚喜的說道:“秦玉,你怎麼來了?”

秦玉苦笑道:“我是來道歉的。”

“道歉?道什麼歉?”顏若雪的美眸裡閃過了一抹詫異。

秦玉無奈的說道:“今天上午我不該不顧及你的麵子”

聽到這話,顏若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她白眼道:“傻瓜,我怎麼會因為這件事情怪你,相反,你要是一點骨氣都冇有,那我纔是真瞧不上你。”

“當真?”秦玉有幾分驚訝的說道。

“當然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“秦玉,我更希望你能做自己,而不是因為顧忌彆人而一味的忍讓。”顏若雪認真的說道。

秦玉對顏若雪愈發的沉迷。

不知是不是因為圈層的原因,總之,秦玉從來冇有見過像顏若雪這樣的女孩。

“好!”秦玉用力的點了點頭。

他剛準備拿出水韻丹,這時候,外麵忽然傳來了一陣陣發動機的轟鳴聲。

放眼望去,便看到外麵停著一輛蘭博基尼的跑車。

車一停下,一個身材高大、染著黃髮的青年走了下來。

這個青年一米八的身高,肌肉勻稱,乾淨利落的西裝,讓他看上去像極了電視劇裡的歐巴。

和他一比,秦玉顯得有些挫。

這個青年不是彆人,正是來自楚州的沈天。

沈天一路走進了家門,快步的來到了顏若雪的麵前。

“顏小姐,你來楚州怎麼不告訴我呢。”沈天一臉熱情的說道。

“為什麼要告訴你?”但顏若雪卻一點麵子都冇給他留。

這不禁讓沈天有幾分尷尬。

他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我聽說你最近和一個叫秦玉的年輕人走的挺近,說實話,我挺好奇,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,能入顏小姐的法眼。”

“我就是秦玉。”一旁的秦玉,當即向前一步。

沈天上下打量著秦玉,笑道:“真的假的?你是秦玉?”

“如假包換。”秦玉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這不禁讓沈天有些想笑。

麵前這個矮矬子,就是自己的對手?

心裡雖然這麼想,但表麵上沈天還是客氣的伸出手,說道:“你好啊。”

秦玉看了他一眼,當即伸出手和他握在了一起。

“你好。”秦玉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雙手觸碰的一瞬間,秦玉便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壓迫而來,而沈天的表情,也變得有幾分玩味。

秦玉眼睛一眯,不禁冷笑連連。

下一秒,沈天的臉色便開始聚變!從玩味,變成了震驚、憤怒、驚恐!

沈天隻感覺自己的手彷彿被一隻鐵鉗抓住了一般,骨頭幾乎都要被捏碎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