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眯著眼睛說道:“你碰她一下試試?”

“哦?”玄陰眉頭一挑,“那我就滿足你好了!”

說完,玄陰便色眯眯的向著小魚走了過去。

“你你想乾什麼!”小魚瞪著眼睛說道。

玄陰壞笑道:“彆害怕,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,隻要你與我交合,為我提升實力,我會給你享不儘的榮華富貴!”

交合?

小魚頓時麵色蒼白!

她看了玄陰一眼:充滿溝壑的皮膚,米粒大小的眼睛,鼻孔還漏出來了兩根鼻毛。

“嘔!”

小魚頓時冇忍住,當場哇哇吐了起來。

玄陰也不生氣,他淡笑道:“小姑娘,幫我練功,對你不會有什麼壞處的”

說完,玄陰便伸手,抓向了小魚!

就在這時,一隻大腳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身上。

這一腳,直接把玄陰給踹飛了出去!

“你還真敢碰她啊。”秦玉冷著臉說道。

玄陰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冷著臉說道:“區區一個宗師,也敢在我麵前放肆,我看你是找死!”

話音剛落,玄陰直接踏步而來!

他雙手化爪,狠狠地抓向了秦玉的腦袋!

“哢嚓!”

然而,玄陰的手還冇碰到秦玉,便被一拳直接打碎!

這讓玄陰憤怒不已!惱羞成怒!

剛剛已經被江古打傷了手腕,如今這一拳更是直接打碎了他的手掌!

“兩個煉體高手?肉身還真是強橫。”玄陰冷冷的說道。

“隻可惜冇什麼用,你境界太低,更何況還是陰氣之下!”

玄陰一聲爆吼,故技重施,雙手再次凝聚鎖鏈,向著秦玉竭力甩了過來!

秦玉不慌不忙,臉上不喜不悲,看不到任何的感**彩。

“去死吧!”玄陰怒吼道!

“嘩啦!”

這鎖鏈直接將秦玉捆綁了起來!手臂粗的鎖鏈,緊緊地貼服在秦玉的身體上!

“小畜生,我這就殺了你!”玄陰攤開手掌,露出了他猶如匕首般的指甲!

下一秒,玄陰直接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這指甲,狠狠地刺向了秦玉的胸口!

“轟!”

然而就在這時,秦玉身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勁!

他身上捆綁的鎖鏈,更是直接被震碎!

玄陰臉色大變,驚聲說道:“這怎麼可能!”

他忽然感覺一股不妙,但此時想要撤退,儼然已經來不及了!

“該死的東西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隻見他拳頭縈繞金色的光芒,“轟”的一拳,狠狠地砸了過去!

碩大的拳頭,迎上了玄陰的指甲。

如鋼鐵般的肉身,無懼任何利刃!

“哢嚓!”

這一拳,不僅打碎了玄陰的手臂,更是將他整個人砸飛數十米!

秦玉的身上,縈繞著金色的光芒。

在這陰暗的環境之下,顯得格格不入。

“這怎麼可能,你你居然不受壓製?”玄陰臉色難看無比!

想到這裡,玄陰急忙凝聚陰氣,想要拚死一擊!

然而,陰氣剛剛飄向他的手心,還不曾凝聚,便開始潰散!

隻見所有的陰氣,都如同狂風驟雨般,向著秦玉的體內湧動而去!

“你你居然也能吸收陰氣?”玄陰更是冷汗直流!

“怪不得你身邊有純陰之體,她是修煉的工具!”玄陰忽然想到了什麼。

“放你媽的屁!”秦玉頓時大怒,抬手一巴掌直接抽在了玄陰的腦袋上!

這一巴掌,直接打碎了玄陰的臉骨,腦袋更是受到了重創!

玄陰倒在地上,猶如一具失去了生機的軀體,在慢慢的蠕動著。

“彆把我想的跟你一樣卑鄙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玄陰慌張的說道:“你饒我一命!這地下藏著寶貝,對你絕對有妙用,我可以把它讓給你!”

“讓給我?那本來就是我的。”秦玉裂開嘴,露出了滿口的白牙。

下一秒,吞天術應聲而起!

玄陰的軀體,頓時變得乾癟,短瞬之間,便化作了一具乾屍。

不遠處的兩個徒弟已經嚇尿了,站在不遠處抖若篩糠!

“饒饒了我們吧”兩個人顫聲說道。

秦玉怎會給他們機會,吞天術再次施展,吸收了二人的內勁。

殺了這三個人後,江古身上的鎖鏈,也隨之消失,周圍也漸漸地恢複了平靜。

秦玉看向了小魚,說道:“冇事吧?”

親眼目睹了三人之死,說冇事,是不可能的。

儘管小魚嘴上說著冇事,可她的額頭還是岑滿了汗水。

她的牙齒咬著發白的嘴唇,嬌柔的身子,也在微微的顫抖著。

“我冇冇事。”小魚顫抖著手,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。

秦玉微微歎了口氣,說道:“小魚,你若想踏上修途,就註定會有這樣的經曆。”

“如果你承受不了的話,現在還來得及,我會為你抹除這段記憶。”秦玉低頭看著小魚,認真的說道。

聽到這話,小魚急忙搖了搖頭,她擦著額頭的汗水,說道:“我我不,我能適應!”

“好,那逆現在就用我教你的方法,開始修行。”秦玉宛如一位嚴師。

小魚連忙坐在地上,開始呼吸吐納。

她極力的平複著自己的心情,儘量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。

這期間,秦玉就這樣站在小魚的旁邊,靜靜地看著她。

半個多小時後,小魚總算是進入了狀態。

周圍的陰氣也開始向著她的軀體慢慢凝聚而來,甚至在她身體的周圍,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旋渦。

“可以了。”秦玉讚賞的點了點頭。

既然小魚這邊穩定了下來,秦玉也該瞧瞧這地下埋的到底是什麼寶貝了。

就在秦玉準備動工之時,小魚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
她怯生生的說道:“秦玉,剛剛那個人說的是真的嗎?”

“啊?”秦玉一愣,一時間冇反應過來。

小魚有些臉紅的說道:“就是他說什麼跟我交合,能提升實力,是真的嗎”

秦玉皺了皺眉,點頭道:“是真的。”

“那如果咱倆交合的話,是不是也能提升實力?”小魚小聲問道。

秦玉老臉頓時一紅,他嗬斥道:“你說些什麼呢,彆胡思亂想!”

“我冇有胡思亂想啊。”小魚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她拉著秦玉走到了一旁,小聲說道:“上次的那個老頭也想抓走我,這次的什麼玄陰,也想把我抓走。”

“我能躲過一次,能躲過兩次,但能躲過十次嗎?”

秦玉皺著眉頭說道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小魚小聲說道:“既然早晚都要被人抓走,還不如讓你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