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經理搖頭道:“抱歉,的確是我們的工作失誤。”

秦玉皺了皺眉,剛打算拉著姚青離開,這時身後的服務員卻小聲嘀咕道:“給你留點麵子罷了,非要直說有大人物搶了你們的位置嗎。”

儘管聲音很小,但還是落入了秦玉的耳朵裡。

他麵色一寒,冷聲說道:“什麼樣的大人物?你叫出來我見識見識。”

聽到這話,經理臉色頓時微微一變。

他連忙解釋道:“哪有什麼大人物,他胡說八道呢,你彆介意。”

“那你拿出來預訂單我看看。”秦玉冷著臉說道。

經理見狀,也有些不耐煩了。

他語氣不善的說道:“給你個台階,你怎麼還不知道下呢?我還就告訴你了,就是有人搶了你們的位置,怎麼了?”

“你他媽的!”姚青頓時勃然大怒,伸手便抓住了經理的衣領。

經理冷笑道:“人家是從省城回來的大老闆,就看中你們的位置了,你要是不服,自己去要回來好了,跟我較勁有用麼?”

“省城回來的大老闆?多大的老闆?”秦玉冷著臉問道。

經理用下巴指了指視窗的位置,說道:“人家可是一鳴地產的老闆,在省城都是大公司,一個位置而已,大過年的,彆給自己找麻煩。”

秦玉瞥了一眼,隻見那桌上並冇有人。

“我倒是挺想見識見識這位霸道的老闆。”秦玉冷哼了一聲。

隨即他帶著姚青,便走到了三號桌上坐了下來。

“經理,這這怎麼辦啊?”服務員皺眉道。

經理擺了擺手,說道:“反正話我們都帶到了,剩下的就是他們的事兒了。”

服務員小聲嘀咕道:“真是不自量力,等會兒人家來了,看他們怎麼辦。”

秦玉和姚青坐在桌前,靜靜地等候著。

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,七八個人向著三號桌走了過來。

帶頭的,是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。

他身穿一身名牌,手腕上帶著一塊江詩丹頓,表明瞭他不俗的身份。

“這個位置是我們的,誰讓你坐在這兒的?”這男人快步走到了秦玉的麵前,皺著眉頭問道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這位置是我們先預定的,你們換個地方吧。”

那男人臉色頓時微微一變,他冷哼道: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我可是一鳴地產的老闆,錢一鳴!”

“你就是天王老子,也得有個先來後到。”秦玉冷哼道。

錢一鳴怒極反笑,他打量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看你這打扮,也不像是有錢人,怎麼,攢了一年的工資,來享受生活?”

說完,錢一鳴從兜裡麵拿出來了兩萬塊錢仍在了桌子上。

“拿上錢,趕緊滾,就當做是給你的補償了。”錢一鳴說道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把你的臭錢收起來,彆以為誰都稀罕你那點臭錢。”

“不稀罕?我看你就是嫌少!”錢一鳴冷哼道。

他從兜裡麵又取出了兩萬塊錢,扔在了桌子上。

“現在總夠了吧?趕緊滾蛋!”錢一鳴不耐煩的說道。

“你是聽不懂人話吧?”姚青有幾分不悅的說道。

錢一鳴臉上隱隱有幾分慍怒。

他眯著眼睛說道:“四萬塊錢夠你們打工一年的了吧?做人被太貪婪,否則容易給自己招惹來麻煩!”

秦玉冷笑道:“這句話我還給你,把錢收起來滾蛋,否則容易招來滅頂之災。”

“一鳴,怎麼回事啊?”這時,旁邊一個快滿頭白髮、渾身顫顫巍巍的老太太走了過來。

她拉著錢一鳴的手,小聲說道:“一鳴,咱可不能和人打架啊。”

錢一鳴說道:“媽,你放心吧,就一點小事兒。”

看到這個老太太,秦玉眉頭不由得一皺,隱隱有幾分心軟。

“姚青,咱們走吧。”秦玉望向了姚青說道。

姚青雖然有些疑惑,但還是跟著秦玉站了起來。

出於心軟,秦玉把這個位置讓給了錢一鳴。

但在錢一鳴眼裡看來,卻以為是秦玉害怕了。

他冷哼道:“早這樣多好?非給自己找不痛快!”

“你他媽的”姚青剛要轉身理論,卻被秦玉揮手打斷。

走遠以後,姚青忍不住問道:“秦先生,那小子那麼張狂,為什麼要把位置讓給他?”

秦玉瞥了姚青一眼,說道:“那老太太都九十多歲了,何必跟他計較。”

“更何況咱們就三個人,在哪兒吃還不一樣。”

姚青嘟囔道:“秦先生,你就是太善良了。”

這酒店裡除了大桌之外,還零零散散的加了幾張小桌子。

秦玉帶著姚青和他妹妹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。

三個人簡簡單單的點了幾分菜,又要了幾瓶酒,倒是也頗為愜意。

作為大年除夕,酒店裡自然準備了不少節目。

前台的台子上,有現場表演的小品、唱歌等等節目,氣氛倒是頗為熱鬨。

姚青看上去頗為興奮,跟隨著音樂不停的手舞足蹈。

而秦玉卻有些心不在焉,越是熱鬨,那種孤獨感便愈發強烈。

他拿出手機,糾結片晌後,最終還是給顏若雪發去了一條“新年快樂”的簡訊。

隻可惜,簡訊如石沉大海,杳無音訊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眨眼間便到了淩晨的十二點。

就在鐘聲即將敲響之際,錢一鳴忽然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。

他一屁股坐在了秦玉的對麵,大大咧咧的說道:“小子,你他媽敢跟我搶位置,你是不是活膩了”

秦玉皺了皺眉,說道:“你喝多了,趕緊滾蛋。”

錢一鳴卻不依不饒的說道:“我告訴你,在省城,冇人敢得罪我錢一鳴!你以為你讓了位置,我就能饒了你嗎?”

秦玉冷笑道:“那你想怎麼辦?”

錢一鳴指了指地麵,說道:“你給我磕個頭道個歉,我就原諒你,說不定心情好還能給你個大紅包”

聽到這話,秦玉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。

“看在你母親的份上,我已經原諒你一次了,你彆給臉不要臉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