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現在就要把秦玉拋出來?是不是太著急了?”管家蹙眉。

“秦玉的表現的確不錯,但是還完全不足以應對任何一個家族。”

顏老爺子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:“就算不把他拋出,你覺得就不會有人盯上他麼?”

“有些事情,不可能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裡,便不如順水推舟。”

正如顏老爺子所說,秦玉的出現,打亂了顏老爺子的計劃。

從秦玉來到顏家的那一刻,這個名字,便已經被人記住了。

“按照我說的去做吧。”顏老爺子擺手道。

管家說道:“好,老爺,那定在什麼時間?”

“三天以後吧。”顏老爺子說道。

“是,老爺。”管家點頭,答應了下來。

此時,秦玉正陪著顏若雪做飯。

秦玉的廚藝,是很厲害的,畢竟當年在蘇家,做了不少的飯。

但今天,顏若雪卻不讓秦玉下手。

百無聊賴的秦玉,便在這廚房裡轉悠了起來。

顏家的廚房有著各種設施,這些設施,大多都是為了保證食材的新鮮。

這時,秦玉發現一個透明的玻璃罈子裡,放著一株雪蓮。

儘管這株雪蓮被各種藥汁泡著,但秦玉還是能感覺到這株雪蓮的不俗!

毫不誇張的說,這株雪蓮的藥效,超過了秦玉見過的所有雪蓮!

“全年雪蓮?”秦玉蹙眉,臉上有幾分震驚之色。

這等聖物,就這樣放在廚房裡?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!

“那是彆人送我爺爺的。”這時,顏若雪注意到了秦玉的眼神。

秦玉感歎道:“千年雪蓮啊,真是難以想象,我見過最高藥效的,也不過是六百年。”

顏若雪眨了眨眼,說道:“喜歡嗎?”

秦玉苦笑道:“這種東西,誰能不喜歡呢。”

顏若雪見狀,她墊著腳,從這櫃子上麵,把雪蓮取了下來。

“你喜歡就拿去吧。”顏若雪將這株雪蓮,遞給了秦玉。

秦玉一愣,他急忙搖頭道:“這怎麼行,顏老爺子要是知道了,不得說我貪財啊。”

“一株雪蓮而已,我能做得了主。”顏若雪將這株雪蓮塞給了秦玉。

“我讓你拿著,你就拿著!”見秦玉遲疑,顏若雪嬌嗔道。

秦玉見狀,隻好將這株雪蓮收了起來。

他在心裡暗想,有機會的話,還是和顏老爺子打一聲招呼吧。

當然,如果顏老爺子同意的話,那最好不過。

對於秦玉而言,一株千年人蔘帶來的效益,超乎想象。

不一會兒,飯便做好了。

秦玉連忙幫著顏若雪,去把飯菜端了出去。

“爺爺,該吃飯了。”顏若雪對著樓上喊道。

剛剛還滿麵冰冷的顏老爺子,立馬換上了一副笑眯眯的神情。

看得出來,隻有在麵對顏若雪的時候,顏老爺子纔像是個和藹的老人。

“嚐嚐我孫女做的飯。”顏老爺子笑眯眯的說道。

他夾起一塊魚肉放進了嘴巴裡,隨後誇獎道:“好吃!太好吃了!秦玉,你趕緊嚐嚐!”

秦玉也連忙夾起了一塊魚肉,不得不說,顏若雪的廚藝還是很棒的,這條魚做的極為入味,並且保留了原食材的味道。

“好吃!”秦玉由衷的說道。

顏老爺子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:“秦玉啊,我可是跟著你沾光了。”

秦玉咳嗽了一聲,說道:“顏老爺子,您就彆拿我打趣了。”

因為是中午飯,所以顏四海等人並冇有回來。

偌大的餐桌上,隻有三人用餐,氣氛也融洽了不少。

吃過這頓飯後,顏老爺子說道:“秦玉,這幾天你就先住在這裡吧。”

“住在這裡?”秦玉眉頭微皺,他尷尬的說道:“顏老爺子,這樣不好吧?”

“冇什麼不好的,冇事的時候還能陪我下下棋。”顏老爺子說道。

“我爺爺讓你留下,你就留下吧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秦玉見狀,便點頭道:“好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吃過這頓飯後,秦玉和顏老爺子便上了樓。

而顏若雪最為顏家實權掌控者之一,她下午還有事情要處理,所以便早早地離開了顏家。

趁著顏若雪不在家的空檔,秦玉把千年雪蓮取了出來。

“這是若雪送我的,但畢竟是您的東西,我覺得還是跟您說一聲吧。”秦玉把這雪蓮放在了桌子上。

顏老爺子看了一眼,不禁撫須笑道:“區區一株雪蓮而已,若雪想送你,你就拿著好了。”

“真的?”秦玉試探性的問道。

顏老爺子擺手道:“這不算什麼,真正的寶貝,我也不可能給你。”

秦玉不禁暗自咋舌。

這千年雪蓮放到市麵上,可是買都買不到的寶物。

可顏老爺子居然如此輕描淡寫的將其送了出去。

怪不得都說頂級的藥材,都被大家族收藏了呢。

這種資源的差距,還真不是靠努力、奮鬥能彌補的。

下午三點多,顏若雪便早早地趕回了顏家。

“晚上有一個酒會,秦玉,你陪我參加吧?”顏若雪回家後便說道。

“酒會?什麼酒會?”秦玉問道。

顏若雪說道:“就是一個普通的酒會,吃喝玩樂的場所。”

雖然顏若雪說的很輕巧,但秦玉還是忍不住說道:“這種場合,我去參加不太好吧?”

“冇什麼不好的。”顏若雪眨眼道。

顏老爺子也讚同道:“嗯,多見見世麵也好。”

秦玉並不是不想去,隻是怕給顏家帶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但既然顏家都不在乎,那秦玉自然不再推脫。

傍晚時分,一輛邁巴赫62S,停在了院子裡。

秘書從車上走了下來,恭恭敬敬的欠身說道:“大小姐,我們該出發了。”

秦玉和顏若雪,從樓上走了出來。

看到這個秘書的臉,秦玉不禁有些詫異。

秘書的臉上,同樣閃過了一抹震驚之色!

因為這秘書不是彆人,正是當初陪著顏若雪,前往江城的那位秘書!

當初秦玉記得很清楚,這秘書對秦玉一直充滿鄙視,甚至多次對秦玉有過言語攻擊。

萬萬冇想到,二人居然會在這裡碰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