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跟隨在顏老爺子的身後,走出了彆墅。

而後,他們乘坐了一輛車,向著不遠處相對偏僻的房子緩緩駛去。

車行駛了接近半個小時,最終來到了這一處房前。

房子不大,卻有重兵把守。

僅僅是門口,便有三位大宗師在此候著。

“老爺。”看到顏老爺子後,這兩名大宗師連忙拱手欠身。

顏老爺子擺了擺手,他帶著秦玉,走到了房門前。

門,用的是特殊材質支撐,鎖更是麵部識彆。

顏老爺子走向前去後,門便緩緩地打了開來。

而後,一股強烈的藥香氣,頓時撲麵而來!

秦玉深深地吸了一口,頓時感覺渾身上下,神清氣爽!

放眼望去,在這房子裡麵,更是放著一個又一個的藥瓶!

“這這是什麼?”看著整整一個倉庫的藥材,秦玉不禁瞪大了眼睛!

顏老爺子淡淡的說道:“這都是我這些年的收藏。”

“收藏?”秦玉嚥了咽口水。

這房間裡至少收藏了超過百株藥材,而且每一株的年限,都不低於五百年!

和顏老爺子的這個倉庫比起來,什麼董天海根本不配稱之為藥王!

“喜歡麼?”顏老爺子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忍不住說道:“喜歡,這誰能不喜歡。”

顏老爺子瞥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那我告訴你一個讓你絕望的訊息,韓家的庫存,比我隻多不少。”

“換句話說,韓威根本不需要為了藥材而去發愁。”

秦玉早就想到了這些世家不缺資源,但他怎麼都冇想到,差距會這麼大!

連五百年的藥材都不值一提,千年的藥材更是能當成胡蘿蔔啃!

這普通人該如何彌補這其中的差距?

“倘若有一天,你真的贏了韓威,這些藥材,都是你的。”顏老爺子淡淡的說道。

秦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他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真的嘛?”

“當然。”顏老爺子說道。

“但現在不能給你,這些可都是寶貝,萬一你被韓威宰了,那豈不是都浪費了。”顏老爺子嘟囔道。

秦玉:“”

看到秦玉這幅表情,顏老爺子隨手拿了一株,遞給了秦玉。

“送你一株,拿著走吧。”顏老爺子擺手道。

秦玉咳嗽了一聲,他接過了這株藥材,拱手說道:“多謝顏老爺子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二人走出了倉庫,倉庫的大門,緩緩地關了上來。

接下來幾日,顏老爺子冇有和秦玉下棋,而是整日外出,看上去頗為忙碌。

直到這一天清晨。

顏老爺子精心打扮了一番,看上去精神煥發,任誰看過去,也不像是命不久矣的狀態。

“爺爺,你今天怎麼打扮的這麼精神?”顏若雪見狀,不禁有些驚訝。

顏老爺子淡笑道:“今天放下手頭所有的事兒,跟我去西岸莊園。”

西岸莊園,是顏老爺子的另外一套房產。

那裡建於大山之上,幾乎整日都處於空閒狀態。

“西岸莊園?爺爺,咱們要換地方住嗎?”顏若雪問道。

顏老爺子擺了擺手,神秘兮兮的說道:“爺爺想提前過壽,走吧,那邊都安排好了。”

顏老爺子過壽的訊息,早就已經傳出去了,可顏若雪居然絲毫不知情。

“秦玉,你也跟我一起去吧。”顏老爺子看了秦玉一眼說道。

秦玉點頭道:“好。”

三個人上了車,向著西岸莊園趕去。

山上早已佈置好了現場,而碩大的莊園門口,更是早早地停滿了豪車。

主人還未到,前來祝壽的人,卻已經絡繹不絕。

韓蒙和韓威,更是早早地來此恭候。

期間,無數人前來攀交關係,都被韓懞直接無視。

他們的目的隻有一個,那便是顏老爺子。

路途中,顏若雪依偎在顏老爺子的身邊,笑嘻嘻的說道:“爺爺,你今天看起來格外精神,至少年輕了十歲!”

顏老爺子也哈哈大笑道:“那爺爺以後天天這麼穿!”

看著兩個人溫馨的情景,秦玉卻笑不出來。

因為他看得出來,儘管顏老爺子強打精神,但卻依然難掩身體虛弱的事實。

很快,車便來到了西岸莊園。

車剛停下,周圍便有無數人蜂擁而至,等候著顏老爺子下車。

“愣著乾什麼,還不趕緊去給顏老爺子開門。”暗處,韓蒙冷冷的看向了韓威。

韓威連忙點了點頭,快速的向著車前跑了過去。

他用內勁撥開了圍在車前的眾人,隨後親自為顏老爺子打開了車門。

可車門打開後,率先映入眼簾的不是顏老爺子,而是秦玉。-